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瞳耀】听说我曾流过产(极致沙雕の下end)

当当当当~!强行完结辣!回头一看其实全文一共也就7000字……

  • 非ABO设定。生子情节并不存在。只是不小心流过产(。

  • 只是瞳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ABO世界罢辽√

  • 作者承认自己是恶趣味120级满经验玩家。

  • 好八既然已经完了而且这么短我就直接丢链接了:   中上   中下   




展大博士三言两语攻破嫌犯心理防线,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白羽瞳眼见那个精神状态明显不正常的家伙脚下踏空偏了半步,立刻飞扑上去制服,赵虎紧随其后协助收场,本次任务完美落幕。

 

然而困难的在后边。

 

马韩看着三个人押着嫌犯走下来,一脸疑惑:“赵富是Beta,不受里边诱导剂的影响——白sir,展博士,你们二位没事吗?”

 

她一向是个行事大咧咧的Alpha,口没遮拦,话一出口边上一群人的目光登时唰唰唰扫过来。白羽瞳天生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要是他俩这会儿不表现得“正常”一点,能被没眼力见的缠着问上三天三夜,说不好还得去什么生物研究所配合调查。他立刻把戴着手铐的犯人往赵富那儿一推,揽上了展耀的肩。

 

干嘛?展耀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伸手就想拎开肩膀上的爪子。

 

别动。配合。手上微微用力,白羽瞳的眼睛里放着锐利的光,耳朵尖上的三角耳钉闪了闪。

 

肩窝靠近脖子的位置被人用巧劲一掐,展耀从太阳穴一路麻到了尾巴骨,腿一软就顺势往边上栽。他脑袋一转骂耗子的话就在嘴边,生生被白羽瞳先发制人:“他发情期到了,我送他回去。”

 

说这话的时候白羽瞳甚至淡定自若地扬了扬下巴,收获一大片“原来如此”的慨叹。展耀简直不敢相信这厮能没皮没脸到这个程度,抬肘一击,没成想落了个空——白羽瞳上身一倾手上一捞,他一米八的大高个就稳稳落在人家怀里了。

 

“别动,”他听见白羽瞳压低了声音,在自己耳边喷着热气儿,“装晕。”

 

“你知不知道发情期到底是什么意……”

 

“我知道,所以你现在要是不装晕,等会儿就得装点别的了。”

 

一向以伶牙俐齿讲遍天下无敌手的展博士彻彻底底语塞了。他只能死命偏过头去把脸往白羽瞳怀里埋,就怕自己演技太差憋不住当场啐这白老鼠一脸。然而本来连耳朵带脸就已经烧得通红滚烫,这会儿再一闷,简直憋得晕眩。猫从来不是什么能忍辱负重的生物,展耀嘴一咧牙一呲直接就着这么个姿势狠狠咬了一口。

 

王韶见着白羽瞳脚步一僵,凑上来想帮忙,被公孙哲拽住,只好停在原地苍白地问了一句:“怎么了白sir?”

 

“人家自家的情趣,咱们插不上手。”公孙哲冷冷一瞥,说话声音不大,可展耀敢打赌SCI全员都听见了,他几乎要瞪着眼睛挣扎下来冲过去理论,腿弯被人轻轻一捋,什么力气也没了。

 

眼见众人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白羽瞳这才抱着某位相当不安分的“Omega先生”走向他的兰博基尼,门一开人一塞,绕到另一侧上车,这才算完事儿。两边车门合上的瞬间展耀赶紧松了松领口的扣子大喘气,好容易缓过来一点立刻就扑上去掐他:“白羽瞳!你坏我名声!看我不……”

 

侧窗被人叩了两下,白羽瞳手忙脚乱把展耀往下一摁,窗户开了条缝儿,王韶的声音传进来:“那白sir我们就先带着犯……”

 

他话说到一半停住了。展耀平日里穿得一丝不苟的长风衣落在旁边,大半个身体倚靠在白羽瞳这边,脑袋似乎埋在某个不可说的位置,只露出泛着红的耳根和后脖颈。

 

“白白白白sir,展博士,你你你们忙,我们就、就先走了。”王韶硬着头皮白驰上身地和自家上司打了招呼,赶紧转身就跑,刚窜出去两步又折返回来忍不住补充道,“车侧窗有单向膜没事儿,前边还是能看见的,还有展博士毕竟刚小产不久……再见!”

 

不过一两分钟外头就散了个一干二净。展耀维持着大头冲下的姿势,又对着白羽瞳那八块硬邦邦的腹肌被捂了半天,抬起头的时候眼前看到的全是糊成一团团的色块,压根儿看不清哪儿是鼻子哪儿是眼,只能愤愤然凭着手感张牙舞爪地上手瞎挠:“你这群属下满脑子都是什么黄色废料,啊?!演戏演戏演个屁,说好了装晕你摸我腿干嘛?”

 

“……别动。”

 

“呸!我不干了!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就变成Omega,还发情期,还流产……凭什么你就那么轻松,我就要辛辛苦苦演戏啊?不行,臭老鼠你也得给我心理平衡一下!”

 

“你要我也演吗?”

 

突然被紧紧握住双手手腕,展耀挣了一下,没能成功。他自知这会儿算是他恼羞成怒借题发挥了,难免有些心虚理亏,可嘴上还是犟:“那是!我前半个月扮小产虚弱这两天还得演发那什么,你倒好,扫厕所都有一个两个给你打掩护,你也得给我演个……”

 

话说一半展耀猛然醒觉似乎哪里不对。如果让白羽瞳演Alpha的日常,那意味着……眼前的景象已经开始渐渐清晰,同时越发清晰的还有展耀那相爱相杀二十多年的亲密发小的脸。

 

“好啊,我演。”展耀被迷迷糊糊吻住的时候听见对方从喉咙里挤出沉闷的声音,“现在,按照剧本,面对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Alpha该硬了。”

 

 

 

后来白磬堂怎么也想不明白,隔壁家的小耀被黑警虐打昏迷入院、自家弟弟亲密照料担忧落泪,这没什么问题,毕竟他俩从小一块儿长大——

 

“可你俩怎么……突然想要结婚?”白磬堂拎着她的手包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她知道以这两个弟弟长年累月这么处下来迟早有一天得变成一家人,可她实在难以理解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夜之间都发生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突飞猛进的发展。

 

躺在病床上的展耀偷偷看了身边的白羽瞳一眼,发觉对方正好也在看他,热气腾地一下冒上脸来。

 

白羽瞳憋着笑说:“因为呀,他有了咱们白家的孩子,可惜不幸流产啦!”

 

“我可去你的吧!”

 

飞来一枕再度糊住了白警官英俊潇洒的脸,白磬堂木然地杵在原地给民政局的朋友打了电话:

 

“喂,我,对。下午立刻派两个人来给我办手续。不是我,是我弟弟……不能拖,他们两个,必须立刻给我去结婚!”

 

立刻结婚,不吃狗粮。

 

好想公孙。




  • 大概就是他们回来了但是大姐仍然只能吃狗粮的故事。

  • 发出大姐的呐喊——

  • 没了。

【瞳耀】听说我曾流过产(极致沙雕の中下)

  • 有些话放在文章最后。想看我开麦的可以直接拖到末尾。我知道有人因为这个题材watching me呢(笑。本章夹带私货严重,仅系作者个人看法,与角色无直接关联。

  • 非ABO设定。生子情节并不存在。只是不小心流过产(。

  • 只是瞳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ABO世界罢辽√

  • 作者承认自己是恶趣味120级满经验玩家。

  • 这篇文章有了一个独立的tag想必大家应该都发现了_(:зゝ∠)_




这段时间里,楼上楼下的同事们近期经常能遇见奔跑着来借厕所的24楼SCI组员们。他们迈着坚定又整齐的步伐向我们走来,高喊着“奖金第一、如厕第二”的口号,为自家洁癖十级的组长排除万难、不畏牺牲、英勇奋斗。即便如此,白羽瞳也从来没觉得十五天有这么漫长。而且神奇的是,半个月以来SCI一个案子也没有。好像只要他和展耀“不方便”,所有重大案子统统绕路靠边,必须等他俩把档期空出来才行。

 

展耀倒是过得滋滋润润。每天上班时间来打个卡,就能钻进白羽瞳办公室里躺上一整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谁有点好吃的好喝的都得孝敬过来一份,完全不用他自己费劲动弹。就是有时候挺烦,但凡他多看一会儿论文资料,一定能有人来敲门提醒他别太费眼睛——展耀绝对有理由怀疑白羽瞳的办公室里给人装了摄像头,跟7-11似的全天二十四小时实时监控。好嘛,他本来啥事儿也没有,生生给当成个易碎品供了起来,怪不自在的。

 

等第十六天到来的时候,清晨的SCI接到了电话。白羽瞳和展耀第一时间从一尘不染的洗手间与堆满零食的组长办公室里冲出来,正对上匆匆忙忙搁下薯片的王韶:“白sir,有情况!”

 

“说!”

 

“有一穷凶极恶拐卖幼O的Beta在某酒吧中摔碎了两盒诱导剂,导致群A乱舞,场面十分混乱,该凶徒要求立刻为其提供大量抑制剂和出逃车辆。目前已在疏导Alpha离开现场,但仍有许多幼年Omega人质受控,上边命令我们执行任务!”

 

“Let's move!”

 

白羽瞳一声令下,除却蒋翎留守大本营,其余人员集体出动。他们俩这十来天也不是白费的,都认真查询了这个世界的特殊设定,回家后翻来覆去地讨论了许多次,这才能勉强在王韶那一大串案情简介后仍然能维持住相对淡定的表象。然而此类事件白羽瞳确实没有任何处理经验,他特地落后半步,想趁着独处时与展耀再商讨几句一会儿的行动方案,却见自家的迷糊小堂弟磨磨蹭蹭不肯出去。

 

白羽瞳眉头一皱:“怎么了,白驰?”

 

“白白白白、白sir,展博士,”白驰支支吾吾了半天,好容易把舌头捋直了一些,“我、我觉得……我觉得可能展博士今天最好还是,还是不要去现场比较好。”

 

“什么意思?”

 

“我……展博士……您……”

 

展耀见这可怜孩子被冷面无情白组长唬得脖子一缩,赶紧温声补充道:“白驰,你不要紧张,慢慢说。为什么觉得我今天不应该去案发现场?”

 

白驰豁出去了,眼睛一闭脚一跺嚷嚷出来:“展、展博士,您发情期就在这两天啦!去诱导剂扩散的地方好危险的!”

 

发情期三个字宛若当头一棒,敲晕了猫脑袋。白羽瞳第一时间察觉到发小骤然洞开的黑暗力量,手忙脚乱推了一把仍然懵懂的堂弟:“去去去赶紧的,你们先上车——猫,我们……出发?”

 

白驰踉踉跄跄拔腿就跑,白羽瞳没理他,只紧紧盯着展耀闪着凶光的圆眼睛,手试探地搭上了对方紧绷的肩膀,试图传递过去一点信任。过了几秒展耀终于松了松后槽牙,愤愤然啐了一口:“呸,这什么性别分化,啊?合着我是Omega就不能去现场了?Alpha就天生强势,Beta就普普通通,Omega注定只能当温室里的小花了?”

 

“当然不。你看,就算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展耀是Omega,他也仍然成为了SCI的副组长。”

 

白羽瞳永远知道展耀介意的是什么。就像他说的,所谓的ABO第二性别分化其实并非主因;重要的是,性别上的差异是否会造成个体性格的影响。Alpha必须武力爆表肩能扛鼎吗?Beta注定泯然众人碌碌一生吗?Omega只能作为柔弱的代名词和繁衍后代的主人公吗?

 

没有人能够否认性别分化给不同人群带来的共性影响,但这并不是给予他们刻板印象的理由。其实就算在他们原来的世界里,这样的现象也层出不穷——爱打扮的男孩子就一定“娘里娘气”,大大咧咧的小姑娘就是所谓“女汉子”;甚至,“娘”和“女汉子”的调侃本身也带有明显的性别刻板印象因素。

 

而在如今这个所谓的ABO世界里,展耀绝不会因为那几张身份证明上的性别标注而勃然大怒,但他并不希望伴随这个性别而来的是某些隐喻满满的固有标签。当然,他们查阅过资料,从生理构造来说,Omega确实比较吃亏——遇上Alpha的信息素压制和天然的发情周期他们往往无法自控,然而这也并非他们生来低人一等的正当理由。

 

白羽瞳揽着展耀的肩膀,走到电梯前边摁下按钮,轻声说:“你知道的,猫,白驰是为了你好——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这个世界的展耀,那么这个世界的白羽瞳一定会拦下他,因为对于一个即将发情的Omega来说,此时此刻前往那样的一个犯罪现场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但现在,身处此地的是我和你,我们没有生理上的顾虑。”

 

“——但会有心理上的。”展耀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很难想象这里的展耀是如何一步一步踏着非议与流言走到了这个位置。即便Omega足够强,在世人眼中,首先注意到的恐怕也并非他的能力,而是他的性别。

 

“那你会退缩吗?你会哭哭啼啼地守在SCI,等待你的战友凯旋归来吗?”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向两侧退开,白羽瞳撑住一侧门框扬了扬下巴,以一种近乎挑衅的语气问道,“今天的凶案现场您还去吗,第二性别Omega的展博士?”

 

展耀十分优雅地迈步,在电梯里站定,略一颔首:“当然。生理上的问题不存在了,至于心理上的——我可是心理学专家,第二性别Alpha的白警官。”

 

“好好好,你是研究心理学的专家。”白羽瞳笑着跟进来,指尖触亮了楼层,“我呢,只要能够研究明白你,就够了。”




  • 我也不知道这个沙雕短文啥时候结束。并不保证下章完结。

  • 一些话:关于今天的扫雷文事件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没闻的就别闻了并不香)。作为一个冷酷无情爬墙er围观过不少圈子,类似的事情也很多。我的个人看法是,作为同人创作者谁也不比谁高贵,没有谁有居高临下指点的权利,这是其一;其二,在落笔时作者应当对笔下角色负起责任,玩梗可以,过度不行,切忌为了玩梗而玩梗,我们的文章内核与角色设定不应被全然抛却

  • 事实上,我的这篇沙雕文创作初衷应当也已经对我的上述观点做了一个比较明确的反应。我不会十分直截了当地、怀有俯视地对部分作者的写作加以个人评价,因为谁都有过稚嫩的时期,我们无法否认创作者落笔时内心怀揣的热爱;但是,与此同时,我希望圈子能够进步,作品质量能够提高,我们能够齐心协力一起往更好的方向发展。我很愚钝,也很无措,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写下这篇颇为沙雕的文章或许是我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 愿我的文字能给予读者们快乐;如果除却快乐还能有一些别的东西,我倍感荣幸。

【瞳耀】听说我曾流过产(极致沙雕の中上)

  • 我发现好像三章又写不完orz……大写感谢 @清江 太太的打赏和喜欢!开心地飞起来1551!

  • 非ABO设定。生子情节并不存在。只是不小心流过产(。

  • 只是瞳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ABO世界罢辽√

  • 作者承认自己是恶趣味120级满经验玩家。

  • 这篇文章有了一个独立的tag想必大家应该都发现了_(:зゝ∠)_




民政局的同僚们来的时候目光灼灼写满问号,走的时候两眼发直脚下打飘。毕竟都是端着统一出厂铁饭碗的公务员,平时他们也不是没和SCI打过交道。

 

就是没想过还能这么打交道。

 

“所以我的性别是Alpha,你是Omega?”白羽瞳翻来覆去地看新鲜出炉的一对红本本上寥寥几行字,把一对往日里明亮的眼珠子揉了又揉,“我们刚才手机搜出来的那些,不是假的?”

 

展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别盯着我肚子看!我打包票,除了淤青没别的!没有孩子!没有流产!没有生殖腔!”

 

白羽瞳讪讪地收回眼神,晃来晃去满屋子找不到个合适的焦点。这太尴尬了。三天前他能够眼睛不眨一下地和展耀鼻子凑着鼻子对视五分钟,也能一块儿在床上滚来滚去只为抢一角安睡的地盘,可现在不一样了:性别不一样,关系不一样,相处模式自然也没法儿再和从前一样。

 

“医生怎么说的?我得在这儿躺多久?”展耀呲了呲牙,有点不耐烦。

 

“哦,医生说你虽然腹部受击打比较严重,但还好没内出血,昏过去的主要原因是前段时间太累,又有点脑震荡,醒过来就没大碍了……”

 

他正这么说着,就看见展耀就扭着上身试图坐起来。他刚要帮忙去摇起病床,猛然一个激灵回过神,双手珍而重之地扶着展耀的肩膀就往回摁。

 

“爪子拿开。怎么了?”

 

白羽瞳沉默了半秒,硬着头皮开口道:“但我刚才查了,说是意外流产最好得在床上休……”

 

“死老鼠你要我说几遍!老子肚子里没你的种!现在没有过去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飞来一枕糊住了可怜兮兮的白警官的脸,以至于一向耳聪目明的他没能听见病房外推着小车路过小护士们叽叽咕咕的八卦:

 

“诶诶诶24床的那个孕夫好帅哦!”

 

“是啊他老公也好帅的!”

 

“可是听说他们……不太对诶!”

 

“啊,我也听说了,好像下午民政局来人的时候他俩不太乐意。”

 

“怎么回事啊到底?”

 

“你没听见刚才那屋吵架呐?”

 

“听见啦,这话怎么说?”

 

“哎呀,我估计啊,没了的孩子啊,不是白衣服那位的!”

 

“嚯!难怪刚才病床上那个说什么‘肚子里没你的种’——对上了!”

 

“嗨呀,不过你看见他俩那一来一去的眼神交流了么?就典型的一路火花带闪电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的那种!”

 

“那怎么能没瞧见呢?我都想着下回查房得戴墨镜了!”

 

“我可告诉你,以我纵横绿色网站粉红论坛黄色社交软件的多年经验,这二位背后绝对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上回我给你推的顾北城系列是不是还没有看?强A倔O,这当中一定有一段O以为怀了别人的孩子然后A醋意大发导致孩子没了结果最后发现其实这个可怜的孩子就是A的娃的情节。然后O要痛不欲生,A要苦苦认错;他们要和好,吵架,分手,再和好,再吵架,再分手——直到拥有第二个孩子。”

 

“姐妹,行家呀!”

 

护士们渐行渐远了,但八卦并没有;我们需要知道,医院作为世界七大八卦流传地之一,绝不会辜负吃瓜群众对它的期望。当天若干个手术台上、每时段的定点查房和问讯处的窃窃私语里,都在讲述一个当代顾北城的故事。

 

于是次日早晨,当白羽瞳扶着非要出院的展耀踏进警局大楼时,接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复杂目光。所有人看见他们时都要沉沉地叹口气,然后闭紧嘴巴,低下头去,又用余光死死锁定他们的位置。

 

这种令人浑身发冷的沉默持续到他们在电梯里撞上包局。

 

电梯门缓缓关上,隔绝了外头那些令人窒息的注视。白羽瞳和展耀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异口同声道:“包sir,早上好!”

 

然而他们并没有等到这位一向对他们疼爱有加的上司的微笑。包局那张黝黑的脸上闪过一连串的复杂情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把视线停留在面色仍然有些苍白的展耀身上。

 

猫科动物的天然直觉让展耀背后毛孔统统炸开,他软了软腿脚,边上白羽瞳赶紧把他扶稳了。

 

“你们啊……工作哪里有身体重要?胡来!”包局见状,更是语重心长,“小耀,最近别出外勤了,啊,意外流……至少得休息半个月。白羽瞳!”

 

“……到。”

 

“展耀休息的这半个月,你给我把厕所洗了!”

 

白羽瞳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人生中第一次货真价实被赶去洗厕所,背后有着这样沉重的爱恨纠葛。

 

然而此刻他身边的展耀却意识到了:这一切,恐怕只是个开始。




  • 没有针对任何作者的意思。

  • 我酷爱沙雕罢辽(。

  • 但我确实针对部分文章。嗯。同理,看不惯别点进来看。我也没直说。嗯。我很怂。嗯。

【瞳耀】听说我曾流过产(极致沙雕の上)

  • 非ABO设定。生子情节并不存在。只是不小心流过产(。

  • 只是瞳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ABO世界罢辽√

  • 作者承认自己是恶趣味120级满经验玩家。

 

 

 

展耀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一天一地的雪白晃得他眼睛也疼,手挪着想盖一盖眼皮,这才发现左手挂着吊针右手被人紧紧攥着。

 

“你醒啦!”白羽瞳第一时间从不安稳的浅眠里挣脱出来,撑着床站起来又是掖被角又是端水,手忙脚乱。展耀也没什么力气犟,抿了几口温盐水就微微撇了撇下巴,白羽瞳了悟地把杯子放回床头柜。

 

“我这样多久了?”

 

“……两天两夜!”白羽瞳咬牙切齿地说,“妈的,姓蓝的下手可真重……要不是马韩一枪崩了他,我恨不能千刀万剐!”

 

白羽瞳说这话的时候面目狰狞,一向洁癖严重的他脸上还挂着几道黑灰,展耀简直要笑出声来,原有心想调侃两句,可见着他眼睛里分明的红血丝,心里头骤然塌下去一角:“小白,你也别太自责,这不是你的错,再说了,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儿吗……”

 

“没事?你管这叫没事?”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白磬堂怒气冲冲的一声吼先把两个年轻人唬了一跳,下一刻这位气势凌人的姐姐就冲了进来,甩着她那个有棱有角的名牌手包就往白羽瞳身上砸,“白羽瞳!你真长本事,啊?你以为小耀说没事我就能放过你了?一个A连自己的O都护不住,护不住!”

 

展耀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出惊得目瞪口呆,不过白羽瞳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面对大姐暴打时的条件反射,虽然对她嘴里的控诉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身体已经相当诚实地反应过来,护着脑袋在病房里乱窜:“哎哟姐,姐你怎么了这是……是!是我的错!没保护好展耀!姐您轻点儿……”

 

折腾了整整五分钟,许是白磬堂揍累了,有气无力地往大小丁十分恰到好处地推过来的椅子里头一靠,一双美目含着泪花就朝着展耀望过来。展耀悚然一惊,悄没声儿地暗中掐了白羽瞳一把,示意对方应付一番今天情绪相当不对的大姐。

 

刚被自家大姐没头没脑抡了一顿,又让发小下狠手掐了一把,白羽瞳几乎想撂挑子不干,可偏偏在这儿的两位哪个都是他惹不起的,只好瘪瘪嘴,挤出一个近乎讨好的笑来:“姐,你别生气了。展耀他……”

 

白磬堂眼刀一扫,白羽瞳福至心灵:“……小耀!小耀他这不是没事儿了吗……”

 

“对对对,”展耀赶紧打配合,“我当时脑袋上就挨了一下,猫脑袋硬嘛,真没什么。其他几下都在肚子上,没伤着骨头……”

 

他话还没说完,白磬堂抱着他的脑袋往胸口一埋就哭了起来。

 

展耀:你姐这怎么回事儿?被公孙甩了?

 

白羽瞳:我怎么知道?我也刚醒……难不成真被公孙甩了?

 

这哥俩面面相觑半天还没想出个所以然,白磬堂“轰”地一下就砸了个晴天霹雳下来:“小耀啊!苦了你啦!是白羽瞳的错,是他没保住白家的孩子啊!”

 

“姐你说什么呐?”“什么意思?”

 

白磬堂怜爱地抚摸着好容易从她怀里挣扎出来的展耀的脸庞:“小耀,你放心,我们白家绝不会亏待你的。”

 

“堂姐你这说的……”

 

“他白羽瞳必须要对你负责的。”

 

“姐你说的都是什……”

 

“孩子以后会再有的,别难过。”

 

“什么?!”“孩子?!”

 

白磬堂冷了脸色,从手提包里翻出来两本薄薄的户口簿往白羽瞳脸上甩:“你给我负担起A的责任来!要不是出了这么档子事儿你还瞒着我们所有人不成?整天好兄弟好兄弟……呸!你给我听好了,就算孩子没了,你也得好好对小耀!我打好招呼了,一会儿民政局就来人——你们两个,立刻给我去结婚!”




  • 全文最情真意切的就是最后一句。

  •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中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