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女团日常】菠萝罐头今天代言了吗

  • 上次的评论投票已经截止!朱美丽高票当选本阶段C位,让我们掌声恭喜小姐姐【啪啪啪啪啪啪

  • 感谢 @巧克力有一磕一 对本文的赞(打)助(赏),金主爸爸好!

  • 菠萝罐头全员性转,不吃劳驾出门左转。

  • 没有任何针对演员的意思,我就是喜欢小姐姐,想看四个可爱小姐姐的故事,仅此而已。

  • tag走→菠萝罐头的女团日常←,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如果有就是丢在这里面,有且仅有这一个tag。想起什么就写点,大概就是个命途多舛的限定女团的日常系列,极端碎片,小故事间可以相互独立,没别的。




菠萝罐头今天代言了吗?

 

“我有点不太明白,现在走这条路线的都这样啦?什么作品都还没出,就先来个代言了。”

 

“那有什么,诶你看我们隔壁那个团,人家选秀到一半就开始撕资源啦。”彭漂亮正在洗手间对着镜子往脸上糊绿泥,“不是我说你啊萌萌,别整天忧心忡忡啦,小心长皱纹。”

 

白小羽嚼着薯片,整个人蹲在靠背椅里对着电脑:“是呀萌萌姐,我搜了一下,咱们这个资源还挺好的,是槐树林家的口红呢!而且不是低端线超市开架的,这一套新品色系还挺漂亮。”

 

“我看看我看看,”彭漂亮凑过来瞧,“诶这颜色我喜欢!小羽,大晚上的别吃薯片了。”

 

“没事儿,我吃不胖。”

 

彭漂亮翻着大白眼往回走,朱美丽差点和她撞个正着:“你把自己弄成绿巨人干嘛呢?”

 

“我身高一米八早给你爆出去了,这回投票惨得跟鬼一样,绿一点又怎样?”

 

朱美丽有点怪不好意思的,又不好直说,只能气呼呼地扭了扭白小羽的耳朵:“……算我对不住你,行了吧?大不了你也给我爆个料去,发点黑照?”

 

“哎呀姐你又揪我耳朵!”白小羽脖子一缩捂着耳垂嗷嗷叫起来。

 

“我爆你照干嘛,闲着没事给你吸粉?你票数早就最高啦,噢哟那个评论里吹的,‘拨云见日,未来可期’,啧啧啧……”彭漂亮装模作样打了个寒噤,“酸死个人哦!小羽,你只差一点点就能C位了!有没有很气!快去挠她!”

 

“你就是没有人吹给你嫉妒的!白小羽你到底站哪边,嗯?”

 

人后永远没个正型的三姐妹又闹成了一团,唯有忧心忡忡的翟萌萌已经沉迷查资料无法自拔,远离战局。她总觉得这个从天而降的大好代言像块过分美味的蛋糕,不大对劲。

 

次日四个姑娘都起了个大早,朱美丽被彭漂亮袭胸三次后终于恼羞成怒地爬起来干架,白小羽在一旁加油打气看戏嗑瓜子不亦乐乎,昨晚上一夜没怎么睡的翟萌萌挂着俩大黑眼圈怒吼一声slay全场——

 

“谁再给我折腾下周每天加塞一小时练声一小时练舞一小时练形体每顿减餐三分一!”

 

等翟萌萌领着三个安静如鸡的妹妹全副武“妆”到达拍摄棚时,刚好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个小时。现今仗着人气红火推三阻四拖拖拉拉的小花小鲜肉实在太多,一名工作人员见着她们这么早就来了,流露出几分讶异和赞许,递过来四份薄薄的册子:“来了就先看看吧。就几页纸,我们安排了一点简单的剧情。我听说这是你们第一份正式代言,可能没有太多拍摄的经验,等下主要看导演和摄影安排就行了。”

 

翟萌萌微微躬身接好,眼风一扫四下里观察了一圈,又瞥了一眼对方胸前的工作牌,略偏了偏头问道:“谢谢您,请问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开始拍摄呢,黄总?”

 

那人看了看边上乱糟糟跑来跑去的一群人和七零八落的设备,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耳朵,说:“不不不,我是道具组的,担不起一声‘总’,叫黄哥就行。那什么,大概还有半小时就可以上妆了——虽然这次只是槐树林旗下新推的唇釉广告,但所有化妆品还都是要用他们家的,你们几个趁这会儿先去卸个妆吧。”

 

这位黄哥话说得心虚极了。公司上边突然要求他们为这个糊得没几个人知道的女团给新线产品拍广告,原来事先定好的几个漂亮模特和导演制片一群人多少有点联系,这会儿临时一改脉脉含情就成了后会无期,老爷们儿心里都隐约揣着一团火,心说这群刚出道的小屁孩不知道走了什么大运被上边看中,难免怠慢了些。娱乐圈嘛,下个不太伤筋动骨的小绊子也不算什么难事儿,就把给菠萝罐头的通告时间写得迟了些,如果她们真压着点来,八成会遇上等得焦头烂额怒气冲冲让她们重新上妆的妆发师。

 

旁边听着最快反应过来的是白小羽,她年纪小控制不住,顿时不满就上了脸。下一刻也明白过来的朱美丽赶紧暗中握住她的手,不动声色地往前挪了半步,略一侧身挡住她的表情。彭漂亮爽利性格的好处这时候就显出来了,她撩了撩耳侧的发,保准儿旁人完全瞧不出尴尬或是愤懑,笑道:“行,谢谢黄哥指点,我们姐妹几个就先卸妆去了。一会儿要是拍摄安排还有变动,还劳驾您派人来告诉我们一声。”

 

那姓黄的被她这一笑闪得五迷三道的,哪里还说得出半个不字,连连点头应下。朱美丽赶紧扯着白小羽,跟着伙伴们一块儿往盥洗室走。刚进去门一关,彭漂亮那张名副其实的漂亮的脸就阴了下来:“什么玩……”

 

“嘘!”翟萌萌手里拿着化妆棉就往她唇上蹭,下一刻有人从里边小隔间走出来洗手,哗啦啦的水声响了又停,那人甩甩手出去了。翟萌萌这才把手放下来,白小羽机灵地把每个隔间的门轻轻推了推,确保空无一人,这才使了个眼色。

 

“之前怎么样,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在家里头怎么样,我们关起门来也无所谓。”翟萌萌把那几份剧本塞给朱美丽让她拿着,从随身的单肩包里翻出来一整盒化妆棉分给其他三个,“但有一点得记住了:从菠萝罐头宣布成团正式出道开始,我们就已经是艺人了。选秀那最多只是过家家,娱乐圈对艺人没有新手村。面对外界,我们每分每秒都要做好完全的准备——尤其就现状而言,我们仅仅是连人气都没有的偶像团体。我们没有犯错的资本。”

 

刚才险些就犯错的彭漂亮和白小羽沉默着用化妆棉蘸了卸妆水抹脸。朱美丽停在那里想了半天,说:“萌萌,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她指了指翟萌萌今天装得鼓鼓囊囊的包,对方刚刚从里边搬出来一整瓶卸妆啫喱和几包湿巾。白小羽惊愕地抬起头,差点被糊掉的眼线迷了眼。

 

“看什么看,好好卸妆,别等会儿红着眼睛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受了天大的委屈。”彭漂亮也缓过劲儿来了,低着头闷声说,“你别看她平时温温吞吞好性子,心眼最多主意最正。真以为队长好当呀?”

 

眼见队友们一个两个终于从选秀出道的无所适从和胡天胡地里醒转过来,翟萌萌这才算松了口气。她大大方方地点头:“我是想到了可能会有人想办法为难我们,不过还真没猜着他们会在通告时间上搞动作。这个太不地道了,以后应该不太可能再碰上。但这也说明,今天这个组,对我们意见很大,我们要想拍好这支广告,恐怕不大容易。”

 

“靠,老娘才不信这个邪。”彭漂亮冷笑时候眉眼一挑,哪里还有灿烂阳光足球宝贝的影子,“我看看给安排的都是什么角色……”她从朱美丽手上翻出自己的那份,扫了两眼就乐了,又赶紧去看其他几人的,等翻到最后一页,总算忍不住喷笑出声。

 

“你光看不吱声怎么回事,这还自娱自乐起来啦?”朱美丽没好气地凑过去同看,把重点读了出来,“翟萌萌,豆沙色;彭漂亮,砖红色;白小羽,橘红色;朱美丽,烈焰宝石璀璨耀眼魅惑正红色……不是,我这怎么就,这么长一前缀呢?”

 

白小羽灵得很:“上回票选你第一嘛,C位主推喽,这款肯定是槐树林当季新品的主打色号。”

 

“我看没这么简单。”翟萌萌抿唇摇头,若有所思,“我还是总觉得这次的代言来得莫名其妙,之前我看他们都快官宣代言人了,临时换成我们,负责拍摄的有不满也正常。但其中关窍……我想不通。”

 

菠萝罐头的姑娘们不知道,就在她们于盥洗室里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隔壁那座高耸入云写字楼顶层办公室里,桌后的人正转着笔质询有裤方面菠萝罐头经纪约的负责人:“我记得我说过,这个系列的广告,我希望能让白小羽主打。”

 

这话里明明没有什么指名道姓的斥责,甚至半分不满也听不出来,可负责人已经满头大汗,他急忙解释道:“幽总,这次我们实在是没办法啊!上回都官宣了,投票最高的将是接下来这段时间的C位……舞台是这样,广告也必须是啊!”

 

“我不相信票数不能够操作。”

 

“幽总,您这个代言给过来的时候,我、我们的投票已经,截止了……”

 

“这可怎么办呢……”办公桌后的人终于站了起来,金派克钢笔在指间转了几圈,又被用来轻轻敲了敲桌面,“我明人不说暗话,这个代言临时决定给到菠萝罐头的原因很简单——”

 

负责人呼吸一滞,感觉接下来要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内情。

 

“——我想睡白小羽。”

 

一束光从窗外照进来,正打在桌面的金属铭牌上,“Pisang Lilin总裁”的字样闪烁起来。




  • 高亮提示:Pisang Lilin就是助攻团(并且该团都由我的伙伴们零片酬友情出演),下一章有介绍。本文中所有Pisang Lilin都是搞助攻的NPC,没有任何狗血情节。偶像是不可以谈恋爱的,谈恋爱就是偶像失格的,希望各位粉丝能够记住这个道理,谢谢。

  • 但是偶像是可以让粉丝搞rps的(。)

  • 我也想知道好好一个碎片日常文怎么能给我搞出这种节奏?

朱美丽家粉丝西米露里的粉头 @惊之 来控评了

甜梨苹果和芒果家的冰糖牛顿小羽毛你们在哪里!!!冲鸭!!!💪💪💪💪💪💪💪

记得在这条下留评论,说出你最喜欢的小姐姐并且表白,给你爱的小姐姐投票!有裤爸爸说了,这次投票决定首秀C位!!!为你爱的小姐姐们争取资源八!!!

【每个ID只计一票,重复投票将被过滤,官方每天零点清除当日无效数据👌】

【投票已截止,恭喜朱美丽小姐姐获得本段时间C位!】

【女团日常】菠萝罐头今天直播了吗

  • 七夕第一篇,可可爱爱小姐姐。

  • 菠萝罐头全员性转,不吃劳驾出门左转。

  • 没有任何针对演员的意思,我就是喜欢小姐姐,想看四个可爱小姐姐的故事,仅此而已。

  • tag走→菠萝罐头的女团日常←,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如果有就是丢在这里面,有且仅有这一个tag。想起什么就写点,大概就是个命途多舛的限定女团的日常系列,极端碎片,小故事间可以相互独立,没别的。




菠萝罐头今天直播了吗

 

菠萝罐头出道第五天,有裤爸爸安排了一场四人全团直播。有裤爸爸就是乐视爸爸资金链短缺后接盘的可怜爹,四个赶鸭子上架小姑娘和一个不太会搞女团的公司凑一块儿简直是灾难——唯一的优势大概是有裤爸爸不缺钱,宿舍装潢一应俱全,训练培养课程完美。

 

其实一开始的安排不是这样的,合体直播原来安排在出道第十五天才对,这回是不得已临时提前。毕竟这种事情嘛,按道理该要一点点往外放料,趁着节目刚结束的热度再炒作两拨团内对家和CP的事儿,虐虐粉什么的,最好的做法就是让团里的姑娘们分开玩。举个例子,一起代言某款果汁,一人推广一个口味,让粉丝买买买看谁拉的销量最高;再比如说,弄个歌曲榜单再搞个“两人限定”“三人限定”,让粉丝花钱投投投,票数最高的组合内小组合有机会演绎榜单上的歌曲——哦对了,那些歌必须是虐恋情深你侬我侬破镜重圆分道扬镳之类的狗血风格。

 

所以最初有裤爸爸想得挺美:周一到周四菠萝罐头个人直播,接下来六天两两绑定,再接着来四天的三人组合,最后放个四人齐活儿大聚会,十五天,刚好出道半个月,给安排得明明白白,保证女团曝光率。可这波营业的第一阶段就出了问题,各路粉丝和圈外吃瓜群众倒是看得乐不可支,有裤爸爸愁坏了。

 

第一个搞个人直播的是翟萌萌。她倒是挺有队长担当,自告奋勇,说是愿意先试试水。刚开始还成,不外乎和大家打打招呼、说说成团的心路历程之类的,后半段实在没忍住开始放飞自我,在线辅导粉丝语数英史地生物理化,导致后半程进入直播间的吃瓜群众还以为自己进了什么学习小组。最后十来分钟她实在无话可说,干脆开始介绍自己的博士答辩论文的选题,有裤爸爸的HR当夜捶胸顿足错失了一个优秀人才。

 

彭漂亮开直播的时候有裤爸爸方深思熟虑,决定让她少开口,干脆播一播训练日常。彭漂亮二话没说点头应下,当天晚上就带着手机去了舞蹈房。围观全程的粉丝黑子路人纷纷心服口服地表示,这姑娘舞跳得真好,力度啊动作啊都相当到位,就是希望下回能把手机放远点儿,她太高了,长手长脚永远没法同时入镜,光拍好看姑娘身姿绰约随着音乐舞动的部分躯体,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看什么不可言说的小电影。

 

有裤爸爸在被有关部门约谈提点“必须要让旗下艺人的直播健康向上”后愁绪万千。朱美丽可咋办呀,朱美丽直播给全身镜头那也挡不住人胸大呀,万一又被黑子恶意举报了就完蛋了。有裤爸爸灵机一动,决定让朱美丽直播弹吉他唱歌,一方面可以展示才艺,另一方面还可以挡一挡波峦起伏的风景线。结果一个小时的直播,除去当中老老实实弹唱的二十多分钟,朱美丽从头到尾就默默盯着镜头眨眼睛。直播平台气坏了,怒告有裤爸爸以后决不能让这厮再来个人直播,当晚平台收到了一大堆投诉说是朱美丽直播间卡得好厉害呀,怎么主播都不能动啦云云。

 

唯一一个能让有裤爸爸省点儿心的就是白小羽了。只要派个人在边上时时刻刻盯着就行:直播必须开美颜,没有美颜也至少要弄个滤镜;前置镜头边上要打光,必须打光,自然光,不能是黄不拉几的;记得表情管理,卡住的时候也要保持一个很可爱的姿势,不允许模仿评论里发的表情包;不能卸妆,吃播的时候不可以发出唏哩呼噜的声音,不能够把腿搬上来直播腿毛show……这场直播获得了意外的一致好评,就是有裤爸爸永远失去了一位员工,该员工后来以匿名方式在某社交平台上大肆吐槽公司的对员工进行的精神污染和强加的过于沉重的工作负担,而后有人挖出该员工当时在有裤主要负责在旁提点艺人直播时的注意事项。

 

这波单人直播折腾完,有裤爸爸简直对这个画风清奇的女团产生了心理阴影。得了,赶紧的四个人一起来个集体直播就算完事儿。但还有个问题,本来明明和直播平台约了十五天的直播合作,现在删删减减只剩下五天的量,怎么说也要把时长凑齐。思来想去,有裤爸爸决定选个最安全又能拉动点流量和关注度的主题——在线直播菠萝罐头女团的一天日常,并且由观众票选出“最喜爱的罐头水果”,得票最多的成员将在第一次活动中获得C位资格。

 

四个姑娘接到最新直播工作任务时面面相觑。她们都是《水果101》出来的,被冠上个水果名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她们脑袋对着脑袋把各自的工作邮件相互对了对,又把那份通告上上下下读了几遍,总算明确了各自今后在团里的“花名”——翟萌萌是甜梨,彭漂亮是苹果,朱美丽是椰子,白小羽是芒果。

 

翟萌萌一头雾水:“我为什么是甜梨啊……还有这个,冰糖是啥?”

 

“我咋知道你为啥是甜梨,我还想知道我怎么就是苹果呢!太大众化了吧?”彭漂亮认真想了想,喷笑道,“哈哈哈哈哈冰糖是不是你的后援会!冰糖炖雪梨!”

 

“爱我就炖我,什么道理?你也别幸灾乐祸,你粉丝还叫牛顿呢,抖M吧这都是,想着被你砸。我前天被你拍的那一下,现在后背还疼呢!”翟萌萌不甘示弱反唇相讥,又探头去看朱美丽的邮件,“诶,有没有觉着,咱俩这画风和美丽小羽他俩的就不太一样?”

 

白小羽大笑:“对对对,你们是北方水果经典派,我们俩是南方水果热带系!美丽姐这椰子的叫法儿倒是很合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昂?”朱美丽懵上加懵。边上彭漂亮倒是秒懂了,爆笑着戳手机把海南椰树椰汁的广告翻出来,上边赫然是椰汁促进丰胸的大标语,朱美丽一下子从耳根红到了脚跟,恼羞成怒:“也就你们俩胸小的对这个最了解!白小羽,彭漂亮那家伙厚脸皮是天生的,你也跟着学,啊?你才多大?”

 

“喂喂朱美丽,我手机里可有你无数黑照呢,别惹我!”

 

“彭苹果你发一个试试?你敢发,我马上登微博说你根本就有一米八!每次报一七九都是虚的!”

 

“你敢发我就把你上次煮的黑暗泡面公之于众!”

 

“你敢发我就……”

 

翟萌萌无奈地双手环胸叹了口气。她摇着头说:“哎,小羽,你说她俩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还是你最乖呀,最省心!诶,你在干什么呀小羽?”

 

“我在工作呀萌萌姐。”

 

“工作?什么工作?”翟萌萌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直播呀,不是说我们今天要直播菠萝罐头女团的一天日常吗?”白小羽笑眯眯地把脑袋从硕大的iPad屏幕前抬起来,“萌萌姐,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她们俩,别再继续互相揭短啦?”




  • 猜猜一小时后有什么。

【女团日常】菠萝罐头今天解散了吗

  • 菠萝罐头全员性转,不吃劳驾出门左转。

  • 让我心动写这个的原因是上一条lo的图。没有任何针对演员的意思,我就是喜欢小姐姐,想看四个可爱小姐姐的故事,仅此而已。

  • tag走→菠萝罐头的女团日常←,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如果有就是丢在这里面,有且仅有这一个tag。想起什么就写点,大概就是个命途多舛的限定女团的日常系列,极端碎片,小故事间可以相互独立,没别的。




菠萝罐头今天解散了吗

 

三十七八度的天,从外边回来的白小羽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蹬蹬两下踹掉膈脚的小皮鞋,冲进去在桌上一通乱翻,嘀嘀嘀几下把空调遥控器上的数字压到最低点,然后才有功夫对着镜子呲牙咧嘴——

 

“哎呀——今天这对耳夹好疼好疼好疼……嘶——要不是今天出道发布会好多人盯着,我老早就想摘了!”

 

她掰了半天也没能把右边耳朵上剩着的半只弄下来,气得七窍生烟。前后脚跟着回来的两个姑娘刚换好鞋,见着她在这儿跟耳夹较劲,赶紧凑上来帮忙。

 

“小羽你别生扯,慢点儿。噢,是缠住头发了,你等等啊我脱个美瞳过来给你摘……”

 

“诶诶诶诶诶,朱美丽,我说了多少次——从外边回来!不许!坐我的!床!”

 

“要是裤子我就扒了再坐——你看你看,我安全裤已经脱了,这不是连衣短裙没办法嘛!要么我把连衣裙也脱了?”

 

“朱!美!丽!你每次能不能别把安全裤丢洗衣机!手洗能死吗?啊?”

 

彭漂亮的洁癖狂躁症第一千零一次发作成功使白小羽红彤彤的耳垂多受了三分钟的煎熬。最后回来的翟萌萌可算是救了她,一进门瞅见那姐妹俩又开始掐架就知道不好,把宿舍门一关一反锁这才开了口:

 

“形象,注意形象!咱们正式出道第一天别开着门吵架成不成,啊?彭漂亮,你的阳光女孩人设要变成狂躁小野猫了知道吗?还有你啊朱美丽,温柔,温婉,亲和,亲切,understand?一个两个在这儿偶像失格,看看人小羽,年纪最小,性子最稳,不管屋里屋外人设剧本全然不崩……”

 

“姐,萌萌姐,”白小羽扯着耳朵濒临崩溃,“您再这么叨叨下去,今晚我就开直播蜜蜡脱腿毛啦!”

 

这一声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嚷嚷把其他三个姑娘吓得一拥而上,好一阵兵荒马乱才终结了这场大危机。彭漂亮狠狠瞪了一眼那个连衣裙拉链已经扯了一半的家伙,怒气冲冲地抱着睡衣率先钻进浴室里去了。朱美丽心知自己又拿下一役,得意得不行,一边帮白小羽揉揉耳朵解开辫子一边眨巴眼睛:

 

“嗨,小羽你信不信,一会儿她肯定看不下去,得帮我把衣服全洗喽!”

 

“朱——美——丽——你——想——得——美——!”浴室里传出一声咆哮。

 

“得啦,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翟萌萌实在看不下去,她也累得不行,瘫坐在自个儿的靠背椅里有气无力地说,“不是,我说啊,最开始的时候真看不出来哈,你们一个两个的——从前我一直以为漂亮是高个儿长腿阳光灿烂篮球宝贝,你是温婉亲切美丽动人邻家姐姐,小羽那明显就是娇俏可爱卡哇伊担当……这咋刚住一块儿没两天就全都暴露了呢,干哈呢这是?”

 

白小羽吸着刚才回来路上买的果汁牛奶:“姐你也收收,东北腔冒出来了,高冷学霸人设要崩了……诶我买的木瓜牛奶吧,这喝着怎么怪怪的……”

 

她把塑料杯子举起来对着光看,里头黄黄白白一块一块的看不出什么。朱美丽凑过来嘬了一口吸管,乐了:“什么木瓜,芒果味儿!刚刚彭漂亮买的,她肯定给你偷偷换了。”

 

“别污蔑我啊!那家店没木瓜了,店员换的。”彭漂亮擦着头发走出来,“我偷偷换这个干嘛,闲着没事?”

 

“你怕小羽喝木瓜有用,从此你从团里第二小胸变成最小啦。”朱美丽抛下一句赶紧开溜,成功闪避开彭漂亮那头长发甩过来的一脸水,倒是洒了边上的翟萌萌一脸。

 

“你D杯了不起啊!”

 

“喂喂你们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边上有飞机场小妹妹我啊……”

 

我团药丸。团内leader翟姐姐生无可恋。

 

菠萝罐头,成团契机来自于一次女团选秀——《水果101》。彼时网上也曾一片血雨腥风相互掐架只为了送自己心爱的小姐姐进入十一人限定团出道,孰料金主爸爸乐视半路破产,限定团名额生生砍到只剩四位,一众粉丝顿时鸟兽散,巴不得自家小姐姐立刻掉排名出火坑。于是就出现了那么一小群死道友不死贫道死队友简直最妙的打投组,努力刷票把对家刷上前四——当时争议最大的翟萌萌、彭漂亮、朱美丽和白小羽就莫名其妙当了替死鬼。

 

翟萌萌是纯属冤枉。她最初参加这个节目不过是公司安排,小公司嘛,自己手头也没啥资源,女团供不起偏偏还做着梦,一切靠艺人自己打拼,巴不得哪天公司里能自己折腾出来个当红小花摇钱树。可其实翟萌萌自身条件相当一般,公司没提供什么好的培养环境,用观众的话来说,除了那张脸还算过得去,跳舞一般唱歌平平,要不是运气好压根儿走不到后半段。乐视那档子事儿一出,各大粉头纷纷转向,心说爱投谁投谁就是别投我家小姐姐,又怕得罪最火的那几家,干脆选个安静的不会招惹事儿的,稀里糊涂地就把翟萌萌投上去了。这个本来就想着上个普通通告、比赛结束后该回公司上班上班的姑娘就这么莫名其妙被出了道,还高票当选团长一职——“翟萌萌好歹看起来靠谱点儿”,观众们如是说道。

 

彭漂亮就是那个传说中不靠谱的之一。他人倒是挺好,长得又漂亮,无奈身高实在有点吓人。一米八的高个子在女团里显得像只长颈鹿,跳起舞来明明动人好看得紧,偏偏手长脚长动不动就往队友身上招呼一下,导致后来他一度在舞台上有个真空地带,四周半径一点五米范围内不太敢站人。加上他的五官轮廓分明,带着点儿英气,小麦色的皮肤伴着灿烂的笑容像是被东南亚的热带阳光浇灌出来的,和传统的温柔甜美女团一点也不搭边。观众们天天对她嚷嚷着赶紧solo出道别祸害女团,结果最后一致决定,让祸害们搂在一起彼此祸害,一路把彭漂亮投进了决赛圈。

 

被硬生生打上“祸害”标签的还有个朱美丽。说老实话,朱美丽那长相和性格,乍一看,嚯,标准女团量身定做——温柔,大方,甜美,还有近乎完美的表情管理……可惜是个金刚芭比。选秀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有个狂热的男私生饭一路追着姑娘们下班的车到了酒店,开着手机直播炫耀,还直接往几个姑娘身上扑,把一众娇弱的小花儿吓得泪水尖叫一块儿来。不成想他扑的目标猎物里头发最长笑容最软眉眼最柔胸也最大的朱美丽出手了,一套泰拳行云流水,最后还直接拎着一米八几壮汉的后领子把人甩出了酒店大堂,脸上的温婉笑容是分毫不改。该过程被直播平台实时记录传播,从此各路粉丝求爷爷告奶奶拜托自家姐姐离大祸害朱美丽远一点,原话大概是什么“知人知面知不了朱美丽笑容下暴戾的心,万一哪天把她惹急了她下毒可能也是这么个表情”。

 

除了以上三位,菠萝罐头限定女团里还有个年纪最小的妹妹,白小羽。白小羽惨也是真的惨,自打刚一参赛就被泼了一身脏水,各大营销号口径一致认为她是后台很强的黑幕选手,因为既然叫《水果101》那么长得如此像芒果的选手必然是有天然优势的。加之舞台首秀她运气太差,手欠,抽了个舞蹈《大花轿》,一场下来黑粉无数。但要说她最后当选的直接原因,大概是总决赛前夕她心血来潮开了个直播,又是吃面又是卸妆又是刮腿毛,这场前置镜头不打光的直播为黑粉们把她高票送上出道位投出了心服口服目瞪口呆的一票。

 

总而言之,这就是个从根源上就注定不能让人省心但能让人看戏的女团。微博上甚至有人开了个小号,名字就叫“菠萝罐头今天解散了吗”。翟萌萌头疼地看着满屋狼藉,耳边回荡的是三个闹腾鬼此起彼伏的相互声讨,简直生无可恋——

 

“没有,但可能快了。”

 

她掏出手机,在那个博主最新的微博下评论道。




  • 惹,我感觉我要被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