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裴面】【裴文德/夜尊】愚人往事(三)

  • 七夕第二篇,淘淘气气小面面。

  • 不是巍澜衍生!是拉郎!巍澜不拆不逆但这是面面和小裴的故事!

  • 设定:缉妖法海传x剧版镇魂x甜甜番外,私设如山。天雷狗血双替身但都是假的文(?

  • CP:裴文德x夜尊,实在不知道叫啥我只能自己取一个叫裴面了(。)

  • 一时兴起的产物,别催我,没结果_(:зゝ∠)_搞了个tag→愚人往事




白青青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她内丹被食精鬼王强行掳了去,不得不听从指令,来这里寻缉妖司的人马,争取能够拖住他们、调虎离山,好给食精鬼王吸食那皇帝老儿三魂七魄的机会。来之前她都打听好了,缉妖司中人都是喝了妖血的,这纵然能够使他们拥有超越凡人的能力,但同样也会诱发人性的阴暗面,产生心魔,而心魔一旦占了上风,这些人就会彻底被妖性所控,再也无法回转。她此行的任务,就是尽力拖延,分散缉妖司的注意力,同时能解决几个是几个。

 

白青青原本想得很妙。听说缉妖司首领裴文德是个冷心冷情的,但骨子里其实又全是温柔良善,她有十足的把握,能利用自己柔弱的外貌和性子让磐石也动摇两分。妖血这玩意儿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只要有一丝空隙,它都能趁机作祟,因而她只需要让最顽固的裴首领也动心些许,此仗或能不战而胜。

 

可偏偏出现了个计划外的家伙。白青青觑着旁人不注意狠狠盯住那个白色的身影。这个姓沈的年轻人看起来大概也是二十多岁的年纪,长得端的一副好相貌。在此之前白青青曾若干次地感叹目标人物裴文德的轮廓分明,然而见到了这个姓沈的,她竟只能用“眉目如画”四个字来形容。他眼角眉梢里晕着一点惑人的风情,可当你仔细去看,那里又只剩下彬彬有礼的书生气,仿佛一切不过是你的错觉,而那一举手一投足间翩然的潇洒着实风采动人。白青青原本并不太在乎这个意料之外的角色,但当她发现,每次自己想要行动时,都有人快出那么半步,就实在尴尬得很了。

 

比如一刻钟前,她刚刚现身不久,就按着原计划惊呼一声“小心后边”,早早安排好的狼妖飞扑前来。如果顺利的话,狼妖至少能让缉妖司一众发动一次妖血,届时她只需趁虚而入,蛊惑一二,必然能够解决几个战斗力。果然,伴随着一声狼嚎黑影闪过,缉妖司以裴文德为首的纷纷拔刀准备饮血;可万万没想到,那位文文弱弱的沈公子以一种令蛇不敢置信的速度和柔软飞身一挡,在短短几息之间达成了负伤、吐血、皱眉、倒在裴首领怀中、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放心地晕厥过去等一系列全套流程。

 

这怎么那么像我准备的Plan B?白青青两眼发直地看着骤然暴起的裴文德以一己之力手起刀落把狼妖砍成了两半,浑身一哆嗦。没听说这位首领的能力竟强到此地步呀。她赶紧收起了变身蛇妖扑杀一二人的念头,她这七百年的小身板可禁不起那一刀的摧残,只好顺着一开始的表现装作误闯林间的无害少女,编扯出个狼妖害她家破人亡父母皆亡的伶仃身世,亦步亦趋跟在缉妖司一众人等后回去,准备见机行事。

 

然而此时哪里还有人顾得上白青青?别说裴文德,阿昆阿伦、梅甚至是大个子哑巴都早被夜尊那时机拿捏得寸得不得了的操作惊呆了。身为缉妖司中人,他们从来就没想着能囫囵整个儿地过完此生,每一次发动力量都是在用人性同魔鬼作交换。狼妖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做好了慨然赴死的准备——要么在和妖的战斗中,要么在同伴无情有义的刀刃之下。在服下妖血的那一天,他们就对天起誓:一为,二为,三为。他们的使命是斩妖除魔,是守卫人间;但他们的收获是灵魂中跗骨之蛆的疼痛与折磨,以及来自于平民百姓不解又惧怕的厌恶。像今天这样,被人挡在身后,还真是头一遭。

 

“他怎么样?”梅急忙凑到裴文德身边,探头去看他怀中阖着双眼的人。这下借着毫无遮挡、直接照在他面庞上的一束月光,那颤动的长睫和唇角溢出的鲜血为这张精致又苍白的脸孔又添了几分近乎艳丽的色彩,纵是梅早已心有所属,此刻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多事。”裴文德沉着脸色这么说着,动作却轻柔得很,揽着夜尊缓缓单膝跪地,将他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另一手去探他的脉息,却只摸到一片冰冷的皮肤,下一刻冷面就再也维持不住:“怎么会?”

 

“施主稍安勿躁,能否让老衲看看这位公子的情况?”这又莫名其妙从树后转出来的大和尚把众人惊了一跳,他见所有人都露出了防备的神色,苦笑道,“老衲本无恶意,不过是知晓缉妖司各位大人今夜公务,唯恐有妖魔用计,特此来看看是否需要襄助。虽说邪祟已除,但既然撞上这位公子身受重伤,老衲只当尽全力救上一救。”

 

“大人……”“大人!”阿昆阿伦两兄妹很是警惕地捂着刀柄上前一拦。裴文德倒是沉吟片刻,挥手道:“无妨,且让他一试。”

 

被那和尚一股真气渡进来的时候夜尊简直想骂娘。他无缘无故替裴文德挡了这原本就不可能挨上的一击当然不是没事找事,也并非仅仅是苦肉计那么单纯。只不过是他体内能量明明都在,然而全都散落在身体的各个角落,完全无法聚集,方才明面上是挡住了狼妖的攻击,其实与其说是挡住,倒不如说是吸收。夜尊是在尝试,妖力是否与自己的力量同源,只要体内有一丝可以流转的能量,他就能慢慢将原有的力量一点点搜刮着恢复起来。大和尚这一结印发功,本意是将害人性命的妖气从凡人的躯壳中驱逐出去,然而却或多或少带着夜尊血肉里的一些能量往外拔除,四肢百骸传来的剧痛让他皱着眉闷哼出声。

 

夜尊咬牙切齿很想看看这个坏他好事的臭和尚是什么模样,他要牢牢记住,等他力量恢复了,必须把这厮抽筋扒皮去骨,以解心头之恨!

 

可等他阴着脸皱着眉睁眼,首先跃入视野的是裴文德那张冷峻的面孔,那上边竟然有着相当人味儿的神色一闪而过,似乎是担忧,又似乎有喜悦。当然这些隶属于凡人的情绪夜尊是读不懂的。

 

这张脸倒是比赵云澜的看着顺眼一点。这家伙只会在心里这么磨着牙根念叨,顺带着面上还要挤出一个虚弱的浅笑:“裴大人,又麻烦您了。”

 

结印了半天耗了好大一番气力的和尚默默往后退了几步,险些撞上后边已经看呆了的白青青。

 

——学习了,下回该这样才对!




  • 白青青今天向前辈学习了吗?——学习了!

  • 可以再猜猜一小时后有什么。

【裴面】【裴文德/夜尊】愚人往事(二)

  • 【点❤我❤看❤一❤肚❤子❤坏❤水❤小❤面❤面❤套❤路❤纯❤情❤冷❤面❤俏❤首❤领】

  • 不是巍澜衍生!是拉郎!巍澜不拆不逆但这是面面和小裴的故事!

  • 设定:缉妖法海传x剧版镇魂x甜甜番外,私设如山。天雷狗血双替身但都是假的文(?

  • CP:裴文德x夜尊,实在不知道叫啥我只能自己取一个叫裴面了(。)

  • 一时兴起的产物,别催我,没结果_(:зゝ∠)_搞了个tag→愚人往事




“大人,凡人怎么可能知道缉妖司?”

 

夜尊瞥了一眼说这话的小姑娘,暗自在心里记了一笔。这个叫梅的八成心里头装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那个叫阿昆和阿仑的应该是兄妹,其他几个五大三粗男人还不晓得是什么身份,不过应该也都是下属。至于身边这位嘛……

 

刀削斧凿般英俊的轮廓,瘦削又不失力量的体格,一身普普通通的武官袍服被他穿得倜傥。最重要的是这张脸。夜尊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遍又一遍——就算没了那一圈邋里邋遢的胡子,他也能认出这是赵云澜。

 

看来这儿又是个芥子世界,只是看方才对方的眼神,夜尊肯定,这人在今生还从未见过自己这张脸。

 

这意味着什么?夜尊略低一低头,把唇角的笑意藏进黑暗里。这意味着,这个世界的赵云澜,还没有遇见沈巍。

 

夜尊不甘心很久了。他也不知道这份不甘是来自于自己的切身经历,亦或是大世界中所谓“鬼面”的影响和投射;但他确乎心中有怨。他曾不止一次地想,如果万年前的赵云澜——万年前的那个昆仑——先遇见的不是沈巍,而是他,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猜测都是徒劳,试一试便知了。赵云澜喜欢的是哪个口味来着?天真无邪、单纯善良?夜尊把沈巍的神情仪态在脑子里过了两遍,好悬没露出个嫌弃的表情来。

 

真恶心。

 

“原来是缉妖司的几位大人,小民虽身份低微、平凡普通,可听这名号约莫也能猜到几分。”夜尊不知道心里头乱转了多少心思,总而言之当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带上了盈盈笑意,略略抬起头,让自己这张漂亮的脸蛋儿能被月光照得更清晰些,“这位……恩人,还不知如何称呼您——这世上,当真有妖么?”

 

裴文德被问得一怔,偏过头去看这个刚刚被自己救下的年轻人。他长得很好看,一袭白衣,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垂至腰际,可比身条儿更绝的是那副五官,尤其是眉眼,那里好像盛着一汪湖水,在月夜里粼粼地闪着光。缉妖司向来不为平民百姓所知,偶尔办案中露了身份,招来的大多是避之不及的恐慌与厌恶,像这年轻人一样迎上来问个究竟的倒是没见过。

 

“有。”他仍旧冷着神色,言简意赅,“缉妖司执行公务,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这人实在太不会接话了。夜尊强行按下撇嘴的冲动,正想着如何找个话题把聊死的天救回来,就见前边小树林里又闪出一个身影。来人是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女,青白色的长衫在被黑夜笼罩的荒郊野外衬得她出尘又楚楚可怜,微微散乱的鬓发和她清秀面庞上的慌乱相当讨人怜爱——如果不是半刻钟前夜尊几乎以同样的方式出现过,她必能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这少女行色匆匆,像是后边有什么追赶着她。突然,她仿佛是脚下踩空了,一崴一扭整个人要往下栽,离得最近的裴文德又是一个闪身向前揽住了她盈盈一握的腰身。等裴文德收了力道扶她独个儿站稳,少女面上一红,瞥过头去,用含羞带怯的目光迎着月色轻轻望了一眼:“多谢这位大人相救。小女子白青青,敢问大人如何称呼?”

 

此言一出,她羞涩地低下头去,十根水葱似的手指头相互绞在一起,将英雄救美后少女怀春的模样演绎得淋漓尽致。怎奈何过了几息仍无人回应,她复悄悄抬眼,四下里一扫,才发觉包括那位刚刚救了自己的大人在内的缉妖司一干人等都面色古怪,唯有旁边那位不在自己情报消息里的白衣男子唇畔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裴文德短时间内被问了两遭,纵是平日里再如何淡漠,终归也是个青年人。他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缉妖司执行公务,闲杂人等速速离开。鄙人……缉妖司总管裴文德,所作所为举手之劳,当不得一句恩人。”

 

白青青正奇呢,心说自己方才并没能把那句恩人唤出来,怎地对方如此说话?就听那白衣男子双手交叠向前,躬身一礼:“原来是裴大人,沈某再次谢过了。”

 

夜尊借着行礼的动作偷偷地拿眼去瞧,那个小姑娘闻气息像是只蛇妖,不过大概是涉世未深,这会儿因着被冷落就露出了些不忿来。夜尊心下大乐,干脆递了个挑衅的眼神过去,眼角眉梢的得意满得快要溢出来。

 

——呵,这裴什么的确实是吃这套没错,可是不巧,你偏偏来得迟了点。小妹妹呀,百年蛇妖又算得上什么,在我们万年鬼王面前道行还是太浅、太浅啦。




  • 再次重申:哥嫂是哥嫂,裴面是裴面,本文不搞嫂!一丁点单箭头都没有!

  • 危险发言:坚决反对巍澜衍生tag下发布男主之一为夜尊(面面)的文章。我理解搞哥党和搞嫂党,但不能把面混进哥嫂党,我jio得这样有点危险……巍澜衍生虽然说是两位老师各种角色的拉郎,但是鉴于夜尊这个角色的特殊性,大家都懂。点开巍澜衍生tag一片面面我滴心好痛……本文仅偶尔提及巍澜,但还是把这段话放在这里,提醒自己——我搞哥嫂和裴面,不搞嫂,会被哥哥打洗的_(:зゝ∠)_【欢迎评论里理性讨论这个问题√】

【裴面】【裴文德/夜尊】愚人往事(一)

  • 设定:缉妖法海传x剧版镇魂x甜甜番外,私设如山。天雷狗血双替身但都是假的文(?

  • CP:裴文德x夜尊,实在不知道叫啥我只能自己取一个叫裴面了(。)

  • 不是巍澜衍生!和巍澜没有关系!那是哥嫂的故事!这是弟弟的故事辽!是因为我对小裴的爱!我爱小裴!

  • 一时兴起的产物,别催我,没结果_(:зゝ∠)_搞了个tag→愚人往事

 

 

 

夜尊直到死才明白,原来他的存在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错误。他曾以为自己站立在世界之巅,如今方知那不过是小小芥子世界里的错乱幻觉。在现实里,没有夜尊,只有一个生而无魂的鬼面;也无怪乎他心心念念、不甘不愿了万年的兄弟情谊始终没能出现,毕竟那个“小鬼王”自始至终有一颗“沈巍”的心——在那颗心里只有赵云澜,而鬼面不过和大封里的一棵树、一朵花、一滴晨露那样平平无奇,甚至还更糟糕一点,像是一粒小小的灰尘,会迷了他的眼睛。

 

我是夜尊,还是鬼面?我是芥子世界里的幻影,还是现实世界中可怜的小鬼?夜尊没能来得及想通任何一个问题,就在芥子世界被破开的那个瞬间被撕裂了。山川、河流、树木、花草都在此刻化作泡影,夜尊陷入了无边的黑暗;这黑暗和锁了他万年的天柱之下又有所不同,它了无边际,它充满未知,它的尽头是毁灭也是重生——

 

夜尊落在了另一个小世界里。

 

他睁开眼的时候,没有惊讶。有什么比知晓自己可能并不存在更荒谬的呢?经历过世间极致荒谬之事,看什么也都淡然了。夜尊撩起一绺垂落到胸前的长长发丝,看着它们变回最初乌黑的颜色,眼里流露出一丝嫌恶——果然,不论是作为鬼面在小世界里的一个投影亦或是全新的人物角色,他对自己这副和他那好哥哥如出一辙的样貌还是那样深恶痛绝。

 

我要与他不同。夜尊想。如果我与沈巍一模一样,缘何他高高在上,我零落尘埃?如果我与沈巍一模一样,缘何他有爱人相随相伴相知,我只能孤寡永生无人真心相托?

 

我要与他不同。夜尊这样想着,两手聚力,能量流转,就要将这一头青丝变作白发;哪知这力用到一半,额间那个未愈的伤口竟传来一阵袭遍全身的剧痛,他气息一岔,所有力量竟然消散得一干二净。别说发色变换未能成就,夜尊连腿都软了一软,向前踉跄两步仍未站稳,却发现原来自己本就站在一截长满树木的小悬崖上,这一栽干脆直接就滚落了下去。

 

掉下去前夜尊甚至还有心情仔细算了算。这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山丘,不高,摔了应该不至于死人。但他又一转念,这会儿宛若凡人的身躯让他根本无法在这漆黑的夜晚看清下边的情况,万一倒霉遇上个尖尖的树杈子那估计也难逃一劫。

 

只要我能活着,最好我能活着,我就能爬到最最上头的地方去。夜尊很有信心,他不怕重伤,也不畏暂时失去力量,他也是在战争里摸爬滚打过来的,流过许多血。他也早就伤惯了。只要留口气在,他能做成一切事。

 

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未到来。就在夜尊即将落进那片光秃秃的荒草地时,他只觉得腰间突然被用力一搂,旋即他整个人就撞上了一块硬邦邦的板子。

 

——哦,那不是板子,那是武官的衣裳上护身的甲。

 

夜尊不可避免地眼前黑了片刻,等他缓过神来,发觉自己以一个略有些尴尬的姿态落在了旁人的怀里。一阵恶念几乎不可抑制地从心底冒上来,除却面对沈巍那帮人,他太久没有这样狼狈过了,他不容许自己在外人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

 

我一定要杀了他,哪怕此刻手无寸铁,哪怕我已力量全失,我要用尽所有的力气勒住他的咽喉让他窒息,我要用我最尖利的牙齿刺进他的动脉。夜尊在下一秒就确认了这个心思,可等他一抬头,这心思就被生生转了个向——

 

“你没事吧?”长着和赵云澜一模一样的脸的年轻男子这样问,这时他还仍旧维持着半抱着夜尊的姿势,说话间有热热的鼻息撩动了夜尊乌黑的长发,“我们是缉妖司的,不是坏人。”

 

夜尊怔了怔,垂眼抬眼间把所有的怨毒压了下去,绽开一个天真又委屈的笑来:

 

“多谢大人相救。在下沈嵬,山鬼嵬。” 

 

 

 

  • 再次重申:哥嫂是哥嫂,裴面是裴面,本文不搞嫂!一丁点单箭头都没有!

  • 危险发言:坚决反对巍澜衍生tag下发布男主之一为夜尊(面面)的文章。我理解搞哥党和搞嫂党,但不能把面混进哥嫂党,我jio得这样有点危险……巍澜衍生虽然说是两位老师各种角色的拉郎,但是鉴于夜尊这个角色的特殊性,大家都懂。点开巍澜衍生tag一片面面我滴心好痛……本文仅偶尔提及巍澜,但还是把这段话放在这里,提醒自己——我搞哥嫂和裴面,不搞嫂,会被哥哥打洗的_(:зゝ∠)_【欢迎评论里理性讨论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