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来来来,请首页的姐妹们开开眼界,见识一下人类可以无耻到什么程度——

我一直觉得,如果有人抄袭被发现,应该感到羞耻,痛哭流涕也好,长篇道歉也罢,做戏,做个姿态,认错,会不会?但这里有一位被发现后二话不说销号跑路拒不道歉并且过几天就重开小号若无其事地回来的,哇哦,我为年轻人的毫无底线与羞耻心而感到惊讶。

毕竟这位已经是第四次开着小号跑回来又被抓了。你居然还敢回来哦?敢抄我家 @惊之 太太,我记得我说过回来一次撕到消失一次哦?

抄袭一次,终生污点一次。及时道歉,可以淡化一点。然而现在没有及时的机会了。被抓回来四次了,小姑娘,看你LOFTER你也已经21岁啦,21年你就只学会了抄袭不道歉销号再重来,是吗?你的21年实在过得乏善可陈。我严重怀疑你除却在年轻的生命里提前画上一个黑漆漆的污点以外别无收获了。

我说过,我痛恨抄袭。抄袭是盗窃,是智慧结晶的盗窃,是知识产权的盗窃。我也害怕抄袭。因为它令我恶心。姑娘,你真厉害,你居然能够令我又痛恨又抄袭并且完美打破我对事不对人的准则将这种浓烈的感情转移给你本人。

有没有觉得一点点沉重?二十一岁,发现有人发自内心地对你这个人的人品性格三观乃至整个整体,感到恶心、厌恶、痛恨、不屑。你以为一切已经过去?亲爱的,上回我就说过,有些事情一旦发生,没有终点。本来你有亲手终结它的机会,比如及时道歉表明态度,然而现在没有了。

要么永远滚蛋。要么回来一次我这么抒发情感一次。

又及,这次你倒是学乖了,知道许多文章可以设置禁止转载来避免我转发骂你。下次记得每一篇都得这么做,很遗憾,今天我找到了一篇允许转载的。

你尽管禁止。总之我想骂你,都是能骂的。面对黑暗,我无所畏惧。

蓝色空间:

我向往星辰北海,愿意和你延续未来。



一切都是执念,只有逃亡是永恒的。



我成心违背道德,只为了看到愚昧善良的绝望。



人生如戏,假装演戏却唤醒了逻辑和理性的威慑。



我在银河星云里等你,愿你天空里的光常明。



树叶落在洁净的土壤,我只想给岁月以新的文明。



往事渺茫,我努力探索着世界的定义,冬天来了,杨树枯萎了。

关于我的那篇同人文的后记

您当然没有“写过”同人。

您抄过。

被抄的不是我本人,但是我熟悉的伙伴。

关注我一段时间的旧朋友应该知道我和 @惊之 关系很好,刚关注我的新朋友们也可以了解一下。我们相识五年,半个月前见了个面,一起嗑过某乐队爬过双北如今又在镇魂圈里一起嗷嗷叫。

惊之写了好几年的三体。说实话,我只粗略读过一点原著,算不上书粉。但她的被抄袭之经历令我又惊又痛:

——是谁,原封不动字字皆抄?

——是谁,为博关注不择手段?

——是谁,恬不知耻故技重施?

——是谁,一旦败露销号跑路?

——是谁,卷土重来厚颜无耻?

是抄袭者,是盗窃者,是书粉的可耻,是文手的毒瘤。

我真恨。恨有人不付出任何心血却剽窃他人的苦心成果。

我真怕。怕有朝一日相似之事发生在你我身上有苦难言。

今日挂人暂告一段落,愿江湖再不见此等……可耻之人。

岁月成碑:

      作为没有写过同人的小透明,高校里的理工科学渣,我知道自己没有写作硬科幻的能力。
  
  其实我还是很理智的,章北海需要爱情吗?答案是不需要。
  
  所以其实我写这篇文就是为了反“田园女权”。写了一个看似是“红颜祸水”害了章北海和罗辑的故事,可以说表面上非常直男癌了。
  
  庄颜虽然毁原著三观,可是她真的是红颜祸水吗?
  
  不是的,她虽然以前是个渣女,可是她在罗辑纯真的爱情下感化了。
  
  庄珍更不可能是红颜祸水。
  
  其实当初看书时就在嘲笑,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老古人早就总结的道理,真正意识到而且执行成功的只有章北海。
  
  现在这个快餐时代,男女交往就是啪啪啪,就是利益交换。
  
  可是我相信世界上依然存在因为三观一致而建立的纯真的爱情,两个人互相在乎对方的爱情。
  
  庄珍是个在利己主义的虚伪世界“假装纯真”的小姐姐。
  
  
  章北海只想她在地球度过幸福的一生。

      庄珍是章北海的破壁人,理解他的计划并且努力学习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与他并肩战斗。
  
  那一刻他们都是非常在乎对方的吧。
  
  然而命运待人凉薄,庄珍的肺癌终结了她加入太空军,和她爱的人并肩完成理想的可能。
  
  她发现自己是个普通人,无法保护她唯一的家人姐姐,被联合国利用让罗辑实行面壁计划;无法保护她爱的人在革命中活下来。
  
  最终庄颜的死换来罗辑的威慑,庄珍和章北海在另一个世界相遇,在临终前想到的都是对方,星舰文明成功诞生。
  
  所以其实这不是个悲剧。
  
  智子永远无法理解爱,以为爱是所谓的红颜祸水,各种斤斤计较,纯粹的颜值导致的荷尔蒙的吸引。
  
  其实罗辑的威慑已经让智子害怕了,章北海的成功更让智子害怕。
  
  她试图逼迫庄珍,利用她的内疚感,让人类和三体文明一起消亡。
  
  可是庄珍虽然支持章北海的逃亡主义,可是她也爱地球文明。
  
  这个虚伪和纯真并存,利己主义者和胸怀责任者同时存在的地球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