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瞳耀】听说我曾流过产(极致沙雕の下end)

当当当当~!强行完结辣!回头一看其实全文一共也就7000字……

  • 非ABO设定。生子情节并不存在。只是不小心流过产(。

  • 只是瞳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ABO世界罢辽√

  • 作者承认自己是恶趣味120级满经验玩家。

  • 好八既然已经完了而且这么短我就直接丢链接了:   中上   中下   




展大博士三言两语攻破嫌犯心理防线,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白羽瞳眼见那个精神状态明显不正常的家伙脚下踏空偏了半步,立刻飞扑上去制服,赵虎紧随其后协助收场,本次任务完美落幕。

 

然而困难的在后边。

 

马韩看着三个人押着嫌犯走下来,一脸疑惑:“赵富是Beta,不受里边诱导剂的影响——白sir,展博士,你们二位没事吗?”

 

她一向是个行事大咧咧的Alpha,口没遮拦,话一出口边上一群人的目光登时唰唰唰扫过来。白羽瞳天生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要是他俩这会儿不表现得“正常”一点,能被没眼力见的缠着问上三天三夜,说不好还得去什么生物研究所配合调查。他立刻把戴着手铐的犯人往赵富那儿一推,揽上了展耀的肩。

 

干嘛?展耀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伸手就想拎开肩膀上的爪子。

 

别动。配合。手上微微用力,白羽瞳的眼睛里放着锐利的光,耳朵尖上的三角耳钉闪了闪。

 

肩窝靠近脖子的位置被人用巧劲一掐,展耀从太阳穴一路麻到了尾巴骨,腿一软就顺势往边上栽。他脑袋一转骂耗子的话就在嘴边,生生被白羽瞳先发制人:“他发情期到了,我送他回去。”

 

说这话的时候白羽瞳甚至淡定自若地扬了扬下巴,收获一大片“原来如此”的慨叹。展耀简直不敢相信这厮能没皮没脸到这个程度,抬肘一击,没成想落了个空——白羽瞳上身一倾手上一捞,他一米八的大高个就稳稳落在人家怀里了。

 

“别动,”他听见白羽瞳压低了声音,在自己耳边喷着热气儿,“装晕。”

 

“你知不知道发情期到底是什么意……”

 

“我知道,所以你现在要是不装晕,等会儿就得装点别的了。”

 

一向以伶牙俐齿讲遍天下无敌手的展博士彻彻底底语塞了。他只能死命偏过头去把脸往白羽瞳怀里埋,就怕自己演技太差憋不住当场啐这白老鼠一脸。然而本来连耳朵带脸就已经烧得通红滚烫,这会儿再一闷,简直憋得晕眩。猫从来不是什么能忍辱负重的生物,展耀嘴一咧牙一呲直接就着这么个姿势狠狠咬了一口。

 

王韶见着白羽瞳脚步一僵,凑上来想帮忙,被公孙哲拽住,只好停在原地苍白地问了一句:“怎么了白sir?”

 

“人家自家的情趣,咱们插不上手。”公孙哲冷冷一瞥,说话声音不大,可展耀敢打赌SCI全员都听见了,他几乎要瞪着眼睛挣扎下来冲过去理论,腿弯被人轻轻一捋,什么力气也没了。

 

眼见众人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白羽瞳这才抱着某位相当不安分的“Omega先生”走向他的兰博基尼,门一开人一塞,绕到另一侧上车,这才算完事儿。两边车门合上的瞬间展耀赶紧松了松领口的扣子大喘气,好容易缓过来一点立刻就扑上去掐他:“白羽瞳!你坏我名声!看我不……”

 

侧窗被人叩了两下,白羽瞳手忙脚乱把展耀往下一摁,窗户开了条缝儿,王韶的声音传进来:“那白sir我们就先带着犯……”

 

他话说到一半停住了。展耀平日里穿得一丝不苟的长风衣落在旁边,大半个身体倚靠在白羽瞳这边,脑袋似乎埋在某个不可说的位置,只露出泛着红的耳根和后脖颈。

 

“白白白白sir,展博士,你你你们忙,我们就、就先走了。”王韶硬着头皮白驰上身地和自家上司打了招呼,赶紧转身就跑,刚窜出去两步又折返回来忍不住补充道,“车侧窗有单向膜没事儿,前边还是能看见的,还有展博士毕竟刚小产不久……再见!”

 

不过一两分钟外头就散了个一干二净。展耀维持着大头冲下的姿势,又对着白羽瞳那八块硬邦邦的腹肌被捂了半天,抬起头的时候眼前看到的全是糊成一团团的色块,压根儿看不清哪儿是鼻子哪儿是眼,只能愤愤然凭着手感张牙舞爪地上手瞎挠:“你这群属下满脑子都是什么黄色废料,啊?!演戏演戏演个屁,说好了装晕你摸我腿干嘛?”

 

“……别动。”

 

“呸!我不干了!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就变成Omega,还发情期,还流产……凭什么你就那么轻松,我就要辛辛苦苦演戏啊?不行,臭老鼠你也得给我心理平衡一下!”

 

“你要我也演吗?”

 

突然被紧紧握住双手手腕,展耀挣了一下,没能成功。他自知这会儿算是他恼羞成怒借题发挥了,难免有些心虚理亏,可嘴上还是犟:“那是!我前半个月扮小产虚弱这两天还得演发那什么,你倒好,扫厕所都有一个两个给你打掩护,你也得给我演个……”

 

话说一半展耀猛然醒觉似乎哪里不对。如果让白羽瞳演Alpha的日常,那意味着……眼前的景象已经开始渐渐清晰,同时越发清晰的还有展耀那相爱相杀二十多年的亲密发小的脸。

 

“好啊,我演。”展耀被迷迷糊糊吻住的时候听见对方从喉咙里挤出沉闷的声音,“现在,按照剧本,面对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Alpha该硬了。”

 

 

 

后来白磬堂怎么也想不明白,隔壁家的小耀被黑警虐打昏迷入院、自家弟弟亲密照料担忧落泪,这没什么问题,毕竟他俩从小一块儿长大——

 

“可你俩怎么……突然想要结婚?”白磬堂拎着她的手包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她知道以这两个弟弟长年累月这么处下来迟早有一天得变成一家人,可她实在难以理解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夜之间都发生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突飞猛进的发展。

 

躺在病床上的展耀偷偷看了身边的白羽瞳一眼,发觉对方正好也在看他,热气腾地一下冒上脸来。

 

白羽瞳憋着笑说:“因为呀,他有了咱们白家的孩子,可惜不幸流产啦!”

 

“我可去你的吧!”

 

飞来一枕再度糊住了白警官英俊潇洒的脸,白磬堂木然地杵在原地给民政局的朋友打了电话:

 

“喂,我,对。下午立刻派两个人来给我办手续。不是我,是我弟弟……不能拖,他们两个,必须立刻给我去结婚!”

 

立刻结婚,不吃狗粮。

 

好想公孙。




  • 大概就是他们回来了但是大姐仍然只能吃狗粮的故事。

  • 发出大姐的呐喊——

  • 没了。

评论(25)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