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瞳耀】听说我曾流过产(极致沙雕の中下)

  • 有些话放在文章最后。想看我开麦的可以直接拖到末尾。我知道有人因为这个题材watching me呢(笑。本章夹带私货严重,仅系作者个人看法,与角色无直接关联。

  • 非ABO设定。生子情节并不存在。只是不小心流过产(。

  • 只是瞳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ABO世界罢辽√

  • 作者承认自己是恶趣味120级满经验玩家。

  • 这篇文章有了一个独立的tag想必大家应该都发现了_(:зゝ∠)_




这段时间里,楼上楼下的同事们近期经常能遇见奔跑着来借厕所的24楼SCI组员们。他们迈着坚定又整齐的步伐向我们走来,高喊着“奖金第一、如厕第二”的口号,为自家洁癖十级的组长排除万难、不畏牺牲、英勇奋斗。即便如此,白羽瞳也从来没觉得十五天有这么漫长。而且神奇的是,半个月以来SCI一个案子也没有。好像只要他和展耀“不方便”,所有重大案子统统绕路靠边,必须等他俩把档期空出来才行。

 

展耀倒是过得滋滋润润。每天上班时间来打个卡,就能钻进白羽瞳办公室里躺上一整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谁有点好吃的好喝的都得孝敬过来一份,完全不用他自己费劲动弹。就是有时候挺烦,但凡他多看一会儿论文资料,一定能有人来敲门提醒他别太费眼睛——展耀绝对有理由怀疑白羽瞳的办公室里给人装了摄像头,跟7-11似的全天二十四小时实时监控。好嘛,他本来啥事儿也没有,生生给当成个易碎品供了起来,怪不自在的。

 

等第十六天到来的时候,清晨的SCI接到了电话。白羽瞳和展耀第一时间从一尘不染的洗手间与堆满零食的组长办公室里冲出来,正对上匆匆忙忙搁下薯片的王韶:“白sir,有情况!”

 

“说!”

 

“有一穷凶极恶拐卖幼O的Beta在某酒吧中摔碎了两盒诱导剂,导致群A乱舞,场面十分混乱,该凶徒要求立刻为其提供大量抑制剂和出逃车辆。目前已在疏导Alpha离开现场,但仍有许多幼年Omega人质受控,上边命令我们执行任务!”

 

“Let's move!”

 

白羽瞳一声令下,除却蒋翎留守大本营,其余人员集体出动。他们俩这十来天也不是白费的,都认真查询了这个世界的特殊设定,回家后翻来覆去地讨论了许多次,这才能勉强在王韶那一大串案情简介后仍然能维持住相对淡定的表象。然而此类事件白羽瞳确实没有任何处理经验,他特地落后半步,想趁着独处时与展耀再商讨几句一会儿的行动方案,却见自家的迷糊小堂弟磨磨蹭蹭不肯出去。

 

白羽瞳眉头一皱:“怎么了,白驰?”

 

“白白白白、白sir,展博士,”白驰支支吾吾了半天,好容易把舌头捋直了一些,“我、我觉得……我觉得可能展博士今天最好还是,还是不要去现场比较好。”

 

“什么意思?”

 

“我……展博士……您……”

 

展耀见这可怜孩子被冷面无情白组长唬得脖子一缩,赶紧温声补充道:“白驰,你不要紧张,慢慢说。为什么觉得我今天不应该去案发现场?”

 

白驰豁出去了,眼睛一闭脚一跺嚷嚷出来:“展、展博士,您发情期就在这两天啦!去诱导剂扩散的地方好危险的!”

 

发情期三个字宛若当头一棒,敲晕了猫脑袋。白羽瞳第一时间察觉到发小骤然洞开的黑暗力量,手忙脚乱推了一把仍然懵懂的堂弟:“去去去赶紧的,你们先上车——猫,我们……出发?”

 

白驰踉踉跄跄拔腿就跑,白羽瞳没理他,只紧紧盯着展耀闪着凶光的圆眼睛,手试探地搭上了对方紧绷的肩膀,试图传递过去一点信任。过了几秒展耀终于松了松后槽牙,愤愤然啐了一口:“呸,这什么性别分化,啊?合着我是Omega就不能去现场了?Alpha就天生强势,Beta就普普通通,Omega注定只能当温室里的小花了?”

 

“当然不。你看,就算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展耀是Omega,他也仍然成为了SCI的副组长。”

 

白羽瞳永远知道展耀介意的是什么。就像他说的,所谓的ABO第二性别分化其实并非主因;重要的是,性别上的差异是否会造成个体性格的影响。Alpha必须武力爆表肩能扛鼎吗?Beta注定泯然众人碌碌一生吗?Omega只能作为柔弱的代名词和繁衍后代的主人公吗?

 

没有人能够否认性别分化给不同人群带来的共性影响,但这并不是给予他们刻板印象的理由。其实就算在他们原来的世界里,这样的现象也层出不穷——爱打扮的男孩子就一定“娘里娘气”,大大咧咧的小姑娘就是所谓“女汉子”;甚至,“娘”和“女汉子”的调侃本身也带有明显的性别刻板印象因素。

 

而在如今这个所谓的ABO世界里,展耀绝不会因为那几张身份证明上的性别标注而勃然大怒,但他并不希望伴随这个性别而来的是某些隐喻满满的固有标签。当然,他们查阅过资料,从生理构造来说,Omega确实比较吃亏——遇上Alpha的信息素压制和天然的发情周期他们往往无法自控,然而这也并非他们生来低人一等的正当理由。

 

白羽瞳揽着展耀的肩膀,走到电梯前边摁下按钮,轻声说:“你知道的,猫,白驰是为了你好——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这个世界的展耀,那么这个世界的白羽瞳一定会拦下他,因为对于一个即将发情的Omega来说,此时此刻前往那样的一个犯罪现场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但现在,身处此地的是我和你,我们没有生理上的顾虑。”

 

“——但会有心理上的。”展耀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很难想象这里的展耀是如何一步一步踏着非议与流言走到了这个位置。即便Omega足够强,在世人眼中,首先注意到的恐怕也并非他的能力,而是他的性别。

 

“那你会退缩吗?你会哭哭啼啼地守在SCI,等待你的战友凯旋归来吗?”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向两侧退开,白羽瞳撑住一侧门框扬了扬下巴,以一种近乎挑衅的语气问道,“今天的凶案现场您还去吗,第二性别Omega的展博士?”

 

展耀十分优雅地迈步,在电梯里站定,略一颔首:“当然。生理上的问题不存在了,至于心理上的——我可是心理学专家,第二性别Alpha的白警官。”

 

“好好好,你是研究心理学的专家。”白羽瞳笑着跟进来,指尖触亮了楼层,“我呢,只要能够研究明白你,就够了。”




  • 我也不知道这个沙雕短文啥时候结束。并不保证下章完结。

  • 一些话:关于今天的扫雷文事件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没闻的就别闻了并不香)。作为一个冷酷无情爬墙er围观过不少圈子,类似的事情也很多。我的个人看法是,作为同人创作者谁也不比谁高贵,没有谁有居高临下指点的权利,这是其一;其二,在落笔时作者应当对笔下角色负起责任,玩梗可以,过度不行,切忌为了玩梗而玩梗,我们的文章内核与角色设定不应被全然抛却

  • 事实上,我的这篇沙雕文创作初衷应当也已经对我的上述观点做了一个比较明确的反应。我不会十分直截了当地、怀有俯视地对部分作者的写作加以个人评价,因为谁都有过稚嫩的时期,我们无法否认创作者落笔时内心怀揣的热爱;但是,与此同时,我希望圈子能够进步,作品质量能够提高,我们能够齐心协力一起往更好的方向发展。我很愚钝,也很无措,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写下这篇颇为沙雕的文章或许是我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 愿我的文字能给予读者们快乐;如果除却快乐还能有一些别的东西,我倍感荣幸。

评论(30)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