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明星大侦探】【白&朱纯友情rpf/双北】明星兄弟情(六)

  • 基本把故事说完了,够狗血了。也可以放心大胆猜了,凶手定了。

  • 梗自微博已获授权(cr.秋风清水_)。

  • 双北CP/白朱龙宇无差rpf又名rpb√【根据评论提醒更改说法为RPF=Real Person Friendship

  • 请勿上升真人,一切是我瞎编。

  • 简言之大概是个白宇老师和朱一龙老师一起上了明星大侦探并且杨蓉老师也在场的故事_(:зゝ∠)_【我就这么打tag我觉得没毛病靴靴。】

  • 【看完这章 我觉得还是没几个能猜到嘻嘻嘻√】

  • 文章tag明星兄弟情←可以存个档




魏大勋作为侦探独自进行了一轮终结的不公开投票,随后二轮搜证很快也开始了。撒贝宁又是一头扎进了案发现场——从证据链完整度的角度来看,这里必须补上一环。何炅紧随着他一块儿来到御花园,细细搜寻起来。然而不论如何搜查,那具硅胶假人象征的甄香太子尸体上都找不出任何明显外伤。

 

“其实我怀疑……是不是那个?”何炅犹疑着开了口。

 

撒贝宁拧起眉来:“对,你刚才说到红色粉末我就这么想过,在一个案件设置里,既然有提到过关于毒药的线索,那么绝不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剧情道具。”

 

而正当两位元老级玩家冥思苦想之时,那边白宇跟朱一龙也凑在一起摸索着那几个他们心存疑虑的房间。

 

“龙哥,我是真不明白他们到底隐藏这个干嘛。”

 

“一定有什么证据能触发这段剧情,”朱一龙见白宇撩着袖子去探床下的木板,把他推开,自己蹲下去,“我来,我这身衣服方便。按他们的说法,杨家兄妹叛乱发生在23年前,但魏……勋皇子今年只有21岁。所以杨氏当时绝没有立刻被处置,甚至在叛乱发生后的两年内还并未失去圣心,否则不可能有机会生下勋皇子。”

 

“哟呵龙哥,可以啊,不愧是演过皇帝的人。”

 

“你走开。”朱一龙无奈地叹了口气,然而就在此刻他动作一滞,表情严肃起来。白宇立刻也蹲下来帮忙,他们折腾半天,从这张床下抠出来一个活动的木块,里边塞着两个小小的瓶子。

 

白宇突然伸手拦住朱一龙试图把那两个瓶子拿出来的动作:“龙哥你别动!叫大家过来,这两瓶不大一样。”

 

朱一龙犹豫一下,站起来往外挪了几步,撞上了就在隔壁搜证的魏大勋:“啊侦探,那个,我们好像发现了一点……”

 

“有线索啦!”魏大勋还没听完就大声嚷嚷起来,“来来来都过来在何丞相的房间里!”

 

“什么什么!”杨蓉提着裙摆匆匆忙忙跑过来,何炅和撒贝宁也暂停了御花园场景的搜索往这边走。白宇就一直蹲在那里,伸出手去抠着床下的木板,维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看到大家都过来了,他说:“来大家帮个忙,看看能不能直接把床板搬开,下边有东西,拿出来可能会破坏线索。”

 

何炅要上手去弄,被第一时间摁住了。撒贝宁一边撸起袖子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何丞相,这可是你的卧室。千万别‘不小心’销毁了重要证据。”

 

何炅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没说什么,倒是拉住了杨蓉:“让他们几个大男人去搬,你这衣服还是歇着吧。人太多也使不上劲,更何况……”

 

也不知节目组这回怎么弄的,这块床板相当沉,好像是在几个特定的位置放上了铁块,魏大勋废了老大劲儿还没能彻底掀起来,正要急,就感觉朱一龙碰了碰他肩膀,说:“稍微让一让,我好发力。”

 

魏大勋下意识往后挪了半个身位,然后才反应过来和他说话的是谁,正要说别逞能节目组这回故意为难人不行就让何老师一块儿来帮忙,就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气一沉力一提稳稳地把床板搬开了。撒贝宁也在边上傻眼:“我我我我还没用多大劲儿呐?”

 

何炅幽幽地把刚才没说完的话接下去:“……更何况还有朱一龙在。”

 

白宇呲牙咧嘴:“哎呦我怎么把这茬忘了……龙哥厉害!来来来大家快看,这俩瓶子我快托不住了,你们从上边观察一下,是不是不大一样?确认完我就直接把它们抠出来啦。”

 

“这两个看起来差不多……”撒贝宁凑上去细细端详,恍然大悟,“不对,一个上边有几个指印,另一个上边只有灰尘!”

 

听到这话,白宇终于把瓶子攥在手心,撑了撑地站起来:“对,我一摸上去就觉得不对,两个瓶子上都有灰,想着讲不好上面有线索,要是直接拿出来就坏了。”

 

朱一龙相当配合地捧场:“厉害!”

 

何炅实在忍不住爆笑,杨蓉忧心忡忡地挽着他,生怕这位年纪最长的不小心笑折了腰。

 

“别笑了,丞相大人。”魏大勋走到他面前扬了扬脑袋,“老实交代吧,这是什么?”

 

魏大勋把两个瓶子的瓶塞一揭,在场众人都是一惊。这是两瓶红色粉末,和从宇皇子那里找到的别无二致。白宇死死盯着何炅的面部表情,然而后者连半分慌张也没有,反而泰然自若地笑了笑:“很好,你们终于发现这个了。”

 

那边撒贝宁竟也笑了:“果然这次的毒药应该是这个,出现的频率未免也太高了。”

 

“你们怎么好像谁都比侦探知道的多?”

 

撒贝宁怜爱地摸了摸魏大勋的后脑勺:“傻孩子,这事儿还是和你妈有关系。”

 

“我妈?你老婆蓉她姐何老师的初恋情人?”

 

“对。先前我说过,二十三年前杨将军试图叛乱,当时他要求他已经入宫的妹妹作为内应给我下毒,用的就是这个。”撒贝宁微微眯起眼睛,作回忆状,“然而他最后没有成功的原因之一,却是他的妹妹反悔了。”

 

“反悔?”

 

朱一龙恍然大悟:“杨氏非但没有给您下毒,反而把哥哥的计划告诉了您,所以在平定叛乱之后,只有杨将军一家被勒令处死,但杨氏并没有受到苛责,而是留在宫中,直到两年后生下了勋皇子——是吗?”

 

“虽不中亦不远矣。”白宇觉得朱一龙像是话里有话,但没找到问的时机,只能听他继续说,“杨氏当初是把一切告诉了我。她说,她的哥哥认为,与皇帝之间的所谓兄弟情谊早已不值一提,她要看看我怎么选,是权势利益,还是兄弟情深。”

 

杨蓉冷不丁发问:“我姐姐怎么告诉你的?那时她可是宫中妃子。”

 

“她托下人给我带的话。我知道是她,因为她给了我一件信物以及一瓶毒药作为证明,信物就是那块绣花的帕子。她说她要给宁皇帝下的药叫醉芙蓉,是杨将军给的一种红色粉末状的毒药。届时她会把醉芙蓉下在饭菜之中,如果我愿意把这些告诉宁皇帝,那么宁皇帝近期就不要到她那里用膳,自然无碍;如果我沉默不言,她哥哥一上位,也将不得不重用我以表示仁义之道。后来我当然把一切据实以告,宁皇帝避开杨氏,杨氏自知败露,两年后诞下勋皇子但仍心有不安,服毒自尽……”

 

说到这里,何炅脸色大变,转身就往御花园的方向跑。撒贝宁立刻反应过来,跟着他冲过去。其余几人虽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也都纷纷跟了过去,就见何炅跟撒贝宁两个把死者翻来翻去,终于从他的衣服上抖下来一片红色花瓣。杨蓉见了,也顾不上长长的裙摆在地上拖来拖去,扑上来就去掰死者的手指,果然在指甲缝里找到了一点红色的粉末。

 

何炅讷讷低语:“甄香太子应该是经过御花园,看这里的红芙蓉开得正好,就摘了一片花瓣,手上沾了毒……”

 

“怎么会这样……怎么是这样!”杨蓉尖声叫起来,“我今天约了太子在御花园见一面,我只是想多看看我的儿子……我给他递了一块糕点……他吃了,他吃了!”

 

魏大勋说:“所以是有人在花上下了毒,蓉夫人无意间做了凶手?我们这次的案子就这么破了?”

 

“不对!”朱一龙连连摇头,他抓住了要点,“蓉夫人,你是什么时候给太子吃的糕点?你们什么时候约在御花园的?”

 

“中午我跟夫君一起前来觐见陛下,在御书房门前遇见甄香太子时,我找了个机会告诉他,我们下午三点御花园见。他来得迟了,我和他聊了几句,给了他一块糕点,他一开始没吃,我还有点伤心,就离开了。那时候大概是三点半,15:30,我走出去没多远,看见龙将军也在宫里,我不想多见他,就折返回去,想绕路,结果刚回到御花园就发现甄香太子倒在地上……”

 

“那就是15:35我们听见的一声尖叫。”魏大勋抚着下巴说,“但我还是那个问题,蓉夫人这算凶手吗?”

 

撒贝宁说:“恐怕没这么简单。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蓉夫人主观上并没有杀死甄香太子的故意,而且她并不可能预见到递糕点这个举动可能造成甄香太子死亡的后果,因此她既不是故意杀人,也不构成过失杀人,这对她而言仅仅是一个意外事件。我想我们还是需要找到那个在花瓣上下毒的人,这个人究竟有什么目的,他下毒是为了杀死太子吗?如果不是,他又想害谁?”

 

“他的目标可能是我。”“是宇皇子。”

 

白宇和朱一龙几乎同时说道。白宇看了好友一眼,解释道:“我很喜欢芙蓉花。如果大家注意到我本来想要给父皇圈定封地的那张地图,就会发现我盖的私印上有一个芙蓉花的形状。”

 

“还有我和宇皇子的来往书信上同样有这个印记,包括他送我的弓箭——就是最开始撒老师发现的刻着他名字的那把——如果细看,弓上的纹饰是芙蓉花。”

 

何炅明白了:“所以这个人要知道宇皇子的喜好,然后利用这点,在御花园的红芙蓉上涂抹红色药粉,如果宇皇子经过的时候忍不住摘了一朵或者停下来赏花,就可能中毒?”

 

“我总觉得这个逻辑哪里有些奇怪……这听起来太像巧合了。”撒贝宁陷入沉思,踱来踱去,“不过有一点我们可以明确,下毒的人,手上必须有毒药。目前就两个人有,宇皇子跟何丞相。还有一个问题甄香太子喜欢芙蓉花吗?我印象里没有这个设定。还是太奇怪了,没道理啊,除了宇皇子,好像没有人会去主动触摸一朵开得很好的芙蓉花……”

 

“还有我。”何丞相说。

 

“我也是。”蓉夫人说。

 

魏大勋听得脑门冒汗:“我先捋一捋你们看看对不对,再说下去我要乱了……现在有两种可能性:第一,凶手本来就想杀甄香太子,但是目前看来甄香太子不太可能主动去碰花,依靠巧合的可能性太大;第二,凶手本来想杀的另有其人,可能是喜欢芙蓉的宇皇子,也可能是有初恋情结的何丞相和思念姐姐的蓉夫人,但没想到太子先中了招。目前确实没有定论,但我不得不赞同刚才宁皇帝提出的一点——谁有毒药?这太重要了。”

 

他这么说着,把怀疑的目光转向了何丞相和宇皇子。何炅正要说什么来辩解,朱一龙突然插话道:

 

“宇皇子那里的毒药不是他的。是我的。”

 

白宇猛一扭头去看他,只看见那张脸上永远保持完美的表情。

 

朱一龙没去看他,自顾自道:“当然,我从没想过害宇皇子,也没想过害死我名义上的父母。如果今天没有发生这么多事,傍晚我会主动找到太子,假意投诚,给他下毒。”

 

撒贝宁冷厉喝问:“就因为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心怀恨意,觉得这一切应当是属于你的?你觉得杀死了他,当年身世之谜大白于天下,你就能够坐上储君之位,将来坐稳江山?”

 

“不,我从没想过。”朱一龙大笑,白宇和杨蓉立时明白过来,这笑是属于那个驰骋沙场的龙将军的,潇洒之极,“我只想做我的将军,对什么皇位一点兴趣也没有。但甄香一向无才无德,他要是将来荣登大宝,我替我兄弟不甘——我希望宇皇子,真正有才能的宇皇子,能够成为未来的天子!只是我前两天才发现,我的毒药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现在看来应该是被宇皇子拿走了。”

 

这话简直惊掉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珠子,魏大勋正要感慨一句“这是什么感天动地的兄弟情”,就听白宇气息不稳语调高昂地嚷道:“龙哥!你这么做……你这么做……”

 

杨蓉白眼朝天,捏着嗓子说:“你这么做,值得吗?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值得!”何炅立刻意会接上一句,然后装模作样地擦了两下压根儿没有泪水的眼角,最后实在憋不住笑着倒在撒贝宁肩膀上。

 

“咳咳,那什么,龙哥,你这么做真是折煞愚弟了。”白宇被他们逗得差点忘词,好容易才重新找到状态,“不过我之所以拿走龙哥的毒药,是因为我原本也打算给甄香太子下毒。”

 

魏大勋咕哝道:“又是个讨人嫌的谁都想杀的死者啊……那你干嘛,你想杀了他做皇帝啊?”

 

白宇也大笑起来:“不!我想得和龙哥刚好反过来——我心想只要把假太子除去,真太子就能回来,做未来皇帝啦!”

 

“……我真的不是很懂你们现在的兄弟情。”杨蓉听得简直心头冒无名火,“来来来,哪个写的这期剧本?给我出来!合着他们五个都有好兄弟,就我没有,是吧?”

 

魏大勋捧住她的手嚎啕道:“天地良心啊!我也没有哇!我大哥不是亲大哥,表哥也不是我亲表哥啊!亲二哥他心里的兄弟也没有我位置啊!我好苦哇!”

 

杨蓉愤愤然抽手:“呸,好歹你大哥是你亲表哥,你表哥是你亲大哥呢!”

 

“那现在他俩一个死了,还有一个心里也没我好吗!”

 

“知足吧你就!我亲哥亲姐全死啦……”

 

“打住打住,”撒贝宁看戏看够了,还嫌事儿不够大,哐当又砸了个大石头下来,“你们几个真的是很奇怪哈,我到底什么时候承认,说龙将军就是我儿子啦?”

 

“什么?!”

 

何炅已经趴在撒贝宁肩膀上笑得喘不上气了:“哈哈哈哈哈哈……二十三年前,压根儿就没有皇子出生……那阵子他都给姓杨的兄妹俩弄得快没命了,哪里还有空流连后宫啊和哈哈哈哈!”

 

杨蓉不敢置信:“所以我到底用我的亲儿子换了个什么玩意儿回来?”

 

何炅面容一肃:“龙将军可不是个‘什么玩意儿’,如果你当年没有换子,那今天坐在太子之位上的确实是他。不过夫人,你可记得,二十三年前,究竟是谁家有新生的婴儿?”

 

“谁家……是谁家……”杨蓉念了两句,怔立当场,“二十三年前,我哥哥谋反,一家上下尽数处斩时,我的嫂嫂正怀胎八月……”

 

“正是!”撒贝宁说,“你哥哥犯下滔天大罪,绝不可恕,否则律法何在?寡人不得不下令处斩其全家上下,但你嫂嫂在狱中动了胎气,产下一名男婴。此时知晓之人甚少,寡人就与何丞相商议着保下他来,谎称皇家血脉,反正后宫女子颇多,报个难产亡故的也没什么人能查证真伪。过了大半年,寡人与何丞相无意间竟发现,你在满月酒时将自己的儿子和这孩子做了调换……”

 

“所以啊,龙将军,”何炅几乎又要笑倒过去,颤抖着抚摸完全懵掉的朱一龙的脸庞,“你不是甄龙,是杨……杨龙啊!”




  • 这个剧本的名字叫《皇家兄弟情》_(:зゝ∠)_CP只有双北!白居纯友情真兄弟!【不知道双北的自己百度!不要问我了!也不要去解释!一次警告二次拉黑!

  • 我不吃山花!山花兄弟only!不要再在评论里说这个啦谢谢大家!

  • 关于频频提问什么时候更新的评论,请看我的主页个人置顶中对于不接受催更的表述

  • 关于tag这么打合不合适的私信,请看我主页文章中对于该综艺tag是否可以添加的观点。如果认为该文章不适合打剧版tag我可以理解,但由于我玩剧版梗玩很欢,所以还是打了

  • 文章末尾废话这么多了,谁再来我挠人了。

  • 没了。

评论(74)

热度(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