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白宇and朱一龙】潇洒走一回(rps无差,一发完)

  • RPS无差,请勿上升真人,谢谢

  • 来自 @四步 的点梗。→BGM:潇洒走一回-叶倩文

  • 说好了甜歌虐写虐歌甜写,然而这首歌我也不知道算甜算虐。但这是本次点梗里最戳我的一首了。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rps烟火。


天地悠悠 过客匆匆 潮起又潮落

恩恩怨怨 生死白头 几人能看透

红尘啊滚滚 痴痴啊情深

聚散终有时

留一半清醒 留一半醉

至少梦里有你追随

我拿青春赌明天

你用真情换此生

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

何不潇洒走一回

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

何不潇洒走一回



 

炎炎夏日,上海从来又是闷得慌的天气,烧的人心烦,连太阳将将落山的时候也一丝凉风都捉不住。这两天他们在拍万年前的几场戏,虽然比四五十度不通风的绿幕棚里舒坦些,可套着假发古装大半日实在还是遭罪。副导演拎着喇叭指挥群演们来来回回地跑,朱一龙张着手让妆发师弄了半天,好容易才把那件黑袍脱下来。那边镜头还没补完,看着还得一会儿,他难得地有两分心烦,干脆躲到一边去透气。

 

“龙哥,抽烟呢?”

 

刚坐下没多久,白宇过来了。他拍拍身边的空位,那里七零八落地长着几撮杂草,土地倒还软得很,手指触到的时候还能感受到一点白天吸收的温度。白宇从善如流,坐下来盘了腿。他今天话出奇地少,这会儿沉默地看着天际的云霞被染上一层层的绯红,好像连刚才打招呼的话也并非出自他口。虽然白宇没说,但朱一龙有预感,如果今天自己不先开个话题,这段沉默将一直持续到下一场有他俩的戏份。

 

“热吗?”

 

“还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传染了口头禅,白宇抛出两个字,又没了声音。朱一龙深深吸了一口指间的细卷,在烟雾中微微眯起眼:

 

“要杀青了。接新戏了?”

 

“嗯,校园剧,过两天就进组。”白宇停了几秒,终于没忍住往下接了一句,“还是少抽点吧。”

 

朱一龙挑了挑眉,左手轻轻一抬掸了掸烟灰:“偶尔提神。熏着你了?”

 

他扭头扫了边上两眼,找着块光秃秃的地方,伸手过去要把烟掐熄,白宇手一伸拦住了。两个人手背一碰,都顿了一顿,朱一龙若无其事地重新抬手到唇边吸了一口,白宇转向拔了根细溜溜的草,似乎突然对植物顽强的生命力有了兴趣,把它凑到眼前转来转去,看了又看。

 

“怎么,真熏着你了?”

 

白宇手一抖,细草掉下去,顺着衣服的褶皱跳了几下,欢快地重归泥土的怀抱。他猛然转头,隔着缭绕的烟气死死盯住朱一龙,那人还是淡然的模样,松着眉眼自顾自望着远处的山与树。

 

一点儿也不熏,不过味道确实不淡。尼古丁独有的醉人混在睡着的男人平稳的气息里,哪怕只是偷偷的、仓促的轻轻一啄,滚烫的辛辣就一溜儿顺着两双唇触碰的地方渡了过来。

 

“……你那时候醒着?”

 

“怎么,打游戏的时候睡过去,队友不得想打死我啊。”朱一龙低低笑了两声,“就算我早就死了,队友在那儿苟二十分钟,我也不能直接睡了不是?”

 

白宇又不吭声了。还有一周他们就杀青了,现在的电视剧制作真是快啊,短短三个月,戏中人就要相识、相知、相恋、相爱最后相互别离,仿佛已经过了大半生;可现实中呢,一切明明才刚开了头,就要叹一句“聚散终有时”了。

 

“其实你可以不告诉我的。”白宇说,“你装不知道装了这么久,也够辛苦的。不过再装两天不就行了吗,朱老师?”

 

朱一龙捕捉到了白宇话里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觉的火气,他没再去吸烟,烟灰积了长长的一截,径自掉下去。过了一会儿,好像很久,好像也没有,他轻轻地说:“其实你刚才也可以装听不懂的,不是吗?”

 

白宇愣住了。圈子里摸爬滚打这几年,纵然幸运地没遇上过什么大风浪,话里话外各种各样的暗示也收到过那么大几十回。这地方,低头不见抬头见,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谁不得在这一亩三分地混上几十年的?最聪明也最常见的办法基本也就是装傻,客套地笑笑就过去了,也没人能逼着你“听懂”。

 

可他朱一龙怎么就不装了呢?他白宇怎么就听懂了呢?

 

归根结底,大概也不过是意难平,难平得内心深处并不想错过滚滚红尘里一场无声的传情。

 

烟烧到了尽头。不远处副导演的小喇叭还在依哩哇啦地吼着什么,不过听起来大概是快要结束了。朱一龙最后吸了一口,难得地过了肺,从鼻腔里喷出烟来。他像惯常那样笑了笑:“走吧,一会儿就该到我们……”

 

他起身的动作被半途打断。白宇覆过身来从他嘴里偷过去半口烟,呛得险些流泪。

 

这烟太呛了,呛得方才那些静默顷刻间化为乌有。他们笑着闹在了一块儿,白宇重新喋喋不休起来,而朱一龙就侧着脸无奈地听着他喋喋不休。执行导演跑过来告诉他们要准备下一场了,两个人就肩并着肩一起往回走。回到人群中时,有人遥遥一指,说天边有彩虹,他们就不约而同地仰起头去看。

 

“哇哦,还是双道的。”

 

“好难得啊。”

 

白宇掏出手机和朱一龙来了张合影,有人站在一边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个场景。也许他以为两位演员是在记录这天边难得一见的美景,可如果他看见白宇的相册,就会发现除却两张紧紧靠在一块儿的笑脸,后面什么也没拍着。

 

日升月落,云卷云舒,除却白宇和朱一龙,唯有挂在云霞边上的两道彩虹方知,那张照片记录的是尼古丁迷醉下一个放肆而不计后果的约定。用未来做赌注,用青春偿所有,只不过因着一点真情引来的意难平。无论前路是艰险或是坦途,也莫管究竟能行到多远处,且携手,潇洒走一回。



 

  • 我写不出江湖豪气,也写不出侠肝义胆,只能随手记两笔无畏。

  • 没了。

评论(10)

热度(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