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瞳耀】你是我前世的知己(一)

  • 爬墙产物。随时坑掉。就是写出来让自己爽一下。其他坑别急,今天会有随机掉落的一个更新。

  • 大概又是一个天雷狗血无脑甜故事。互不相识→两看生厌→欢喜冤家→日久生情之类的(。

  • 灵感来源是同名歌曲。我头像单飞专辑里收录的。但是和歌词一点关系也没有。

  • 如果有后续,丢在tag→你是我前世的知己←里。就这样。

 

 

 

警署里难得如此一致地议论纷纷——这个八卦的聚集地往往花式爆料满天飞,不过像今天这样异口同声的场合倒是千古难逢。

 

白羽瞳刚一上班就觉着不大对。从踏进大楼开始,和前台打招呼也好,站那儿等电梯也罢,他一路上总觉得有那么一小撮一小撮的人在自己不远处窃窃私语着什么。可每当前飞行员锐利的目光一扫过去,这帮反侦查能力相当合格的同事们就都面色如常地该干啥干啥了。

 

什么毛病。白羽瞳实在摸不着头脑。

 

电梯来得很快。他长手长脚往里一杵,正要关门,隐约听见有急促的脚步声近了,赶忙摁下开门键。

 

“多谢。”

 

来人微微喘着气,发亮的皮鞋轻轻一磕后跟,站稳了。出于职业的敏感嗅觉,白羽瞳的直觉告诉他,必须要好好观察观察这个生面孔,于是他就从眼角溜出去一丝余光,好生打量了一番——这个温文尔雅的年轻男人看起来文气十足,一袭斯文俊秀的靛蓝长风衣,身高年龄都与他相仿,就是瘦削得很,显得他手里头那个其实并不大的公文包都过分沉重了。不光长相不错,方才彬彬有礼的两个字把好听的声线也暴露得一干二净。白羽瞳总疑心方才这人进来时外头那一撮一撮又瞎激动了一阵儿,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这人不论是五官轮廓的俊朗分明或是眼角眉梢的一点风情都着实当的起“帅气”二字。奈何此时电梯门已合上,他也无从考证,只能伸了手去点楼层,没成想被人捷足先登快了半秒钟。

 

白羽瞳装作并不尴尬地把手从点亮的“11”前缩回来摸了摸鼻子。真巧,他想。

 

“真巧。”白羽瞳还疑心自己不留神把心里话溜出了口,一回神才发觉是身边这人开的口,“SCI组长……白羽瞳?”

 

被人盯了半日,尤其是被一个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青年盯着,哪怕是神经坚韧如白警官也心里发毛了——是我今天的白外套被弄脏了吗?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牌,没觉出什么不对,一抬头,正对上青年的目光。这人好像刚刚才察觉到自己的失礼,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抿嘴笑了笑,但白羽瞳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里头绝对有点意味深长。

 

11楼很快到了,白羽瞳手忙脚乱地逃离了两人独处的尴尬电梯间,扭头就往包局办公室冲,迫不及待地敲了两下门。门前两个文员小姑娘又叽叽喳喳地说起了什么,白羽瞳好奇地竖起耳朵想获取点情报,那俩姑娘眼睛已经黏在身后那个蓝衣青年身上放光了。

 

现在的小姑娘啊,肤浅。里间包局一声“进来”算是拯救了白羽瞳,他开门往里一钻,反身关上:“包sir,找我什么事?”

 

包局抬抬下巴示意他坐下:“啊,是这样,你们SCI也成立了一段时间了,工作上有没有什么难处啊?”

 

“没,没有啊。”白羽瞳被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问懵了,他还想说什么,被包局摆摆手打断了。

 

“局里认为呢,SCI现在的整体架构和人员配置还是相对合理的。有法医,有外勤,有搜集情报的,有分析数据的……不过可能文职这边还是需要再补充一下。所以我们一致决定,给SCI调派一名新成员,主要负责协助提供心理指导……”

 

“诶不是吧包sir?”白羽瞳终于明白怎么今天一个个都避着他讨论事儿,合着全世界就他还不知道得来个空降兵。现在SCI的都是他一手带起来的老队员,临时空降一个算怎么回事?他急了,说:“包sir,咱们楼下不是有犯罪心理研究室吗,那什么,他们给指导意见就很足够啦,干嘛还另外调一个来啊!”

 

“新来的这位是心理学界有名的天才,尤其是在犯罪心理学领域,算得上权威!他今天刚从美国回来,今天的飞机,应该很快就会到你们24楼报到,暂任SCI副组长。”包局完全没给白羽瞳拒绝的机会,“好了,工作去吧。”

 

“我……”白羽瞳见大势已去,只好站起来,不情不愿地行个礼,“yes, sir!”

 

从办公室退出去的时候,白羽瞳就见着那个年轻人含着笑,正和门口的姑娘们相谈甚欢。他好像很懂得谈话的技巧,明明他自己什么也没说,白羽瞳却完全有理由相信那俩文员早把自己家里祖宗十八代都交代清楚了。听见门合上的闷响,年轻人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正对上白羽瞳探究的眼神,怔了一怔。

 

“白警官,你好。”年轻人终止了他的谈话,拎着他的公文包往前走了两步,皮鞋踏在地毯上悄无声息,白羽瞳却仿佛听见两声清脆的响,“展耀。”

 

白羽瞳看着他脸上浅浅的笑愣了半秒,伸手回握他的指尖:“展……展耀,你好。SCI白羽瞳。”

 

展耀好像对这样的自我介绍感到有些意外。他收回手,若有所思地一挑眉,笑意促狭了几分,倒是比先前那程式化的客套来得真挚许多。白羽瞳看着他大踏步上前敲了敲门,进了包局的办公室。

 

长得好看是好看,可也真是个怪人。白羽瞳心头一跳,又回想起展耀同自己擦身而过时鼻尖嗅到的一丝淡淡木香,耸耸肩膀,走了。

 

如果说11楼的包局办公室门前算是暗潮涌动,那么24楼的SCI办公室简直是愁云惨淡。空降兵要来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心理学博士,天才高材生,美国海归——一个桀骜不驯、高傲孤僻、指手画脚的人物形象已经立得生动至极了。蒋翎苦着脸趴在U型枕上嘟囔:“我大学时候最烦的就是心理学课……”

 

“谁不是呢。不过爱来不来,反正别打扰咱们办案就行。”马韩举着小镜子补口红,抽空插了一句。

 

王韶咔嚓咔嚓嚼着薯片:“空降下来这个谁能服气啊?咱们几个不都是一个案子一个案子办起来的?风里来雨里去,好容易进了重案组,这回又是千辛万苦排除万难才能跟着白sir一块儿到SCI……”

 

“要我说,白sir估计比我们还气呢。”赵富从王韶那儿抓了一把零食,往桌子上一靠,“我可是听说了,这位新来的展博士可不光是咱们SCI空降兵——还是空降副组长呢!诶,白sir那身手,那气场,退伍飞行员干了多久才坐上组长的位置?而且白sir他们家还是警察世家呢!也不知道这新来的展博士家里头什么背景。”

 

马韩口红也不涂了,小镜子一扣,嚷道:“啊?副组长?那不是有权利指挥我们啦?烦死了!哎,要么我们到时候让他去法医室对上公孙?公孙肯定有办法整他……”

 

“都在这儿八卦什么呢?”自动门开了又关,赵富一个激灵窜起来,掉了半片薯片渣渣在地上。他赶紧蹲下去捡,生怕被自家正在气头上的洁癖组长拿来磨刀:“白sir!没什么,我们这会儿不是闲着嘛,随便聊聊……”

 

白羽瞳没好气地说:“得了,我还不知道你们一个两个的,又背着我开小会?我刚从包sir那儿回来……”

 

他话说到这儿,就看着四个人八只眼睛死死盯着自己。奇怪,今天他到底是不是穿错衣服了?总被人这么盯着。白羽瞳清清嗓子接着往下说:“反正空降副组长这事儿是板上钉钉了。不过你们也别这么垂头丧气的,不就来了个书生吗?谁去办案?谁跑腿?谁查资料?谁狙击?说来说去还都是咱们自己人。局里要他当副组长那就来呗,他到底能派上多大用场,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你们说是不是,嗯?”

 

“白、白sir,你后边……”蒋翎抹了抹嘴角不存在的口水,抖着手指了一指。

 

白羽瞳这才发现这群不靠谱的家伙目光早转了向。他一转身,就见今天早上刚认识的生面孔静静地站在门口那里看他,姿态自然又潇洒。他心里暗骂一声自己今天莫名其妙失联的警惕性,又有些尴尬方才那一番不算太光明磊落的话落到旁人耳朵里,只好局促地笑了两声迎上去:“啊,那什么,展耀,是吧?我看你眼生,新调派到咱们局里的?今天早上忘记问你了……怎么,到我们SCI有什么事情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回头,否则一定能瞧见当“展耀”两个字从他嘴里蹦出来时身后伙伴们匪夷所思的眼神。

 

展耀还是那样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在他一身鸡皮疙瘩又要出来作乱的时候终于施施然收回眼神。

 

“看来我需要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展耀,心理学博士,在犯罪心理学领域略有心得;刚从美国回来,受上边指令调派此地,暂任SCI专案组副组长一职。”展耀满意地看见白羽瞳表情管理失控地露出见了鬼的神色,弯了弯眉眼。他把公文包挪到左手提好,又和早上一样微微倾身,伸出右手,语调温和——

 

“白sir,请多指教。”




  • 再次声明,是坑。别等我,没结果。

  • 不过是个无情的爬墙er罢疗_(:зゝ∠)_

评论(1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