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女团日常】菠萝罐头今天解散了吗

  • 菠萝罐头全员性转,不吃劳驾出门左转。

  • 让我心动写这个的原因是上一条lo的图。没有任何针对演员的意思,我就是喜欢小姐姐,想看四个可爱小姐姐的故事,仅此而已。

  • tag走→菠萝罐头的女团日常←,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如果有就是丢在这里面,有且仅有这一个tag。想起什么就写点,大概就是个命途多舛的限定女团的日常系列,极端碎片,小故事间可以相互独立,没别的。




菠萝罐头今天解散了吗

 

三十七八度的天,从外边回来的白小羽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蹬蹬两下踹掉膈脚的小皮鞋,冲进去在桌上一通乱翻,嘀嘀嘀几下把空调遥控器上的数字压到最低点,然后才有功夫对着镜子呲牙咧嘴——

 

“哎呀——今天这对耳夹好疼好疼好疼……嘶——要不是今天出道发布会好多人盯着,我老早就想摘了!”

 

她掰了半天也没能把右边耳朵上剩着的半只弄下来,气得七窍生烟。前后脚跟着回来的两个姑娘刚换好鞋,见着她在这儿跟耳夹较劲,赶紧凑上来帮忙。

 

“小羽你别生扯,慢点儿。噢,是缠住头发了,你等等啊我脱个美瞳过来给你摘……”

 

“诶诶诶诶诶,朱美丽,我说了多少次——从外边回来!不许!坐我的!床!”

 

“要是裤子我就扒了再坐——你看你看,我安全裤已经脱了,这不是连衣短裙没办法嘛!要么我把连衣裙也脱了?”

 

“朱!美!丽!你每次能不能别把安全裤丢洗衣机!手洗能死吗?啊?”

 

彭漂亮的洁癖狂躁症第一千零一次发作成功使白小羽红彤彤的耳垂多受了三分钟的煎熬。最后回来的翟萌萌可算是救了她,一进门瞅见那姐妹俩又开始掐架就知道不好,把宿舍门一关一反锁这才开了口:

 

“形象,注意形象!咱们正式出道第一天别开着门吵架成不成,啊?彭漂亮,你的阳光女孩人设要变成狂躁小野猫了知道吗?还有你啊朱美丽,温柔,温婉,亲和,亲切,understand?一个两个在这儿偶像失格,看看人小羽,年纪最小,性子最稳,不管屋里屋外人设剧本全然不崩……”

 

“姐,萌萌姐,”白小羽扯着耳朵濒临崩溃,“您再这么叨叨下去,今晚我就开直播蜜蜡脱腿毛啦!”

 

这一声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嚷嚷把其他三个姑娘吓得一拥而上,好一阵兵荒马乱才终结了这场大危机。彭漂亮狠狠瞪了一眼那个连衣裙拉链已经扯了一半的家伙,怒气冲冲地抱着睡衣率先钻进浴室里去了。朱美丽心知自己又拿下一役,得意得不行,一边帮白小羽揉揉耳朵解开辫子一边眨巴眼睛:

 

“嗨,小羽你信不信,一会儿她肯定看不下去,得帮我把衣服全洗喽!”

 

“朱——美——丽——你——想——得——美——!”浴室里传出一声咆哮。

 

“得啦,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翟萌萌实在看不下去,她也累得不行,瘫坐在自个儿的靠背椅里有气无力地说,“不是,我说啊,最开始的时候真看不出来哈,你们一个两个的——从前我一直以为漂亮是高个儿长腿阳光灿烂篮球宝贝,你是温婉亲切美丽动人邻家姐姐,小羽那明显就是娇俏可爱卡哇伊担当……这咋刚住一块儿没两天就全都暴露了呢,干哈呢这是?”

 

白小羽吸着刚才回来路上买的果汁牛奶:“姐你也收收,东北腔冒出来了,高冷学霸人设要崩了……诶我买的木瓜牛奶吧,这喝着怎么怪怪的……”

 

她把塑料杯子举起来对着光看,里头黄黄白白一块一块的看不出什么。朱美丽凑过来嘬了一口吸管,乐了:“什么木瓜,芒果味儿!刚刚彭漂亮买的,她肯定给你偷偷换了。”

 

“别污蔑我啊!那家店没木瓜了,店员换的。”彭漂亮擦着头发走出来,“我偷偷换这个干嘛,闲着没事?”

 

“你怕小羽喝木瓜有用,从此你从团里第二小胸变成最小啦。”朱美丽抛下一句赶紧开溜,成功闪避开彭漂亮那头长发甩过来的一脸水,倒是洒了边上的翟萌萌一脸。

 

“你D杯了不起啊!”

 

“喂喂你们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边上有飞机场小妹妹我啊……”

 

我团药丸。团内leader翟姐姐生无可恋。

 

菠萝罐头,成团契机来自于一次女团选秀——《水果101》。彼时网上也曾一片血雨腥风相互掐架只为了送自己心爱的小姐姐进入十一人限定团出道,孰料金主爸爸乐视半路破产,限定团名额生生砍到只剩四位,一众粉丝顿时鸟兽散,巴不得自家小姐姐立刻掉排名出火坑。于是就出现了那么一小群死道友不死贫道死队友简直最妙的打投组,努力刷票把对家刷上前四——当时争议最大的翟萌萌、彭漂亮、朱美丽和白小羽就莫名其妙当了替死鬼。

 

翟萌萌是纯属冤枉。她最初参加这个节目不过是公司安排,小公司嘛,自己手头也没啥资源,女团供不起偏偏还做着梦,一切靠艺人自己打拼,巴不得哪天公司里能自己折腾出来个当红小花摇钱树。可其实翟萌萌自身条件相当一般,公司没提供什么好的培养环境,用观众的话来说,除了那张脸还算过得去,跳舞一般唱歌平平,要不是运气好压根儿走不到后半段。乐视那档子事儿一出,各大粉头纷纷转向,心说爱投谁投谁就是别投我家小姐姐,又怕得罪最火的那几家,干脆选个安静的不会招惹事儿的,稀里糊涂地就把翟萌萌投上去了。这个本来就想着上个普通通告、比赛结束后该回公司上班上班的姑娘就这么莫名其妙被出了道,还高票当选团长一职——“翟萌萌好歹看起来靠谱点儿”,观众们如是说道。

 

彭漂亮就是那个传说中不靠谱的之一。他人倒是挺好,长得又漂亮,无奈身高实在有点吓人。一米八的高个子在女团里显得像只长颈鹿,跳起舞来明明动人好看得紧,偏偏手长脚长动不动就往队友身上招呼一下,导致后来他一度在舞台上有个真空地带,四周半径一点五米范围内不太敢站人。加上他的五官轮廓分明,带着点儿英气,小麦色的皮肤伴着灿烂的笑容像是被东南亚的热带阳光浇灌出来的,和传统的温柔甜美女团一点也不搭边。观众们天天对她嚷嚷着赶紧solo出道别祸害女团,结果最后一致决定,让祸害们搂在一起彼此祸害,一路把彭漂亮投进了决赛圈。

 

被硬生生打上“祸害”标签的还有个朱美丽。说老实话,朱美丽那长相和性格,乍一看,嚯,标准女团量身定做——温柔,大方,甜美,还有近乎完美的表情管理……可惜是个金刚芭比。选秀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有个狂热的男私生饭一路追着姑娘们下班的车到了酒店,开着手机直播炫耀,还直接往几个姑娘身上扑,把一众娇弱的小花儿吓得泪水尖叫一块儿来。不成想他扑的目标猎物里头发最长笑容最软眉眼最柔胸也最大的朱美丽出手了,一套泰拳行云流水,最后还直接拎着一米八几壮汉的后领子把人甩出了酒店大堂,脸上的温婉笑容是分毫不改。该过程被直播平台实时记录传播,从此各路粉丝求爷爷告奶奶拜托自家姐姐离大祸害朱美丽远一点,原话大概是什么“知人知面知不了朱美丽笑容下暴戾的心,万一哪天把她惹急了她下毒可能也是这么个表情”。

 

除了以上三位,菠萝罐头限定女团里还有个年纪最小的妹妹,白小羽。白小羽惨也是真的惨,自打刚一参赛就被泼了一身脏水,各大营销号口径一致认为她是后台很强的黑幕选手,因为既然叫《水果101》那么长得如此像芒果的选手必然是有天然优势的。加之舞台首秀她运气太差,手欠,抽了个舞蹈《大花轿》,一场下来黑粉无数。但要说她最后当选的直接原因,大概是总决赛前夕她心血来潮开了个直播,又是吃面又是卸妆又是刮腿毛,这场前置镜头不打光的直播为黑粉们把她高票送上出道位投出了心服口服目瞪口呆的一票。

 

总而言之,这就是个从根源上就注定不能让人省心但能让人看戏的女团。微博上甚至有人开了个小号,名字就叫“菠萝罐头今天解散了吗”。翟萌萌头疼地看着满屋狼藉,耳边回荡的是三个闹腾鬼此起彼伏的相互声讨,简直生无可恋——

 

“没有,但可能快了。”

 

她掏出手机,在那个博主最新的微博下评论道。




  • 惹,我感觉我要被骂了。

评论(58)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