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明星大侦探】【白&朱纯友情rpf/双北】明星兄弟情(五)

  • 案件背景更复杂了,不用多带脑子看,反正最后都会瞎解释掉。本章已经埋下伏笔辽但是我还是怀疑大概猜不到嘻嘻嘻。

  • 梗自微博已获授权(cr.秋风清水_)。

  • 双北CP/白朱龙宇无差rpf又名rpb√【根据评论提醒更改说法为RPF=Real Person Friendship

  • 请勿上升真人,一切是我瞎编。

  • 简言之大概是个白宇老师和朱一龙老师一起上了明星大侦探并且杨蓉老师也在场的故事_(:зゝ∠)_

  • 【看完这章别以为自己猜对or猜错了,这事儿还是没完√】

  • 文章tag明星兄弟情←可以存个档




“您是甄龙——真龙啊!”白宇自认情感分寸拿捏得相当到位,一句话道破一个惊天真相,该算是个动人又震撼的小名场面了。不成想除了朱一龙顺畅无比地接着他的戏往下走了几秒不可置信、原来如此、感慨又惊讶的应对,剩下几人都面色古怪地憋着笑。

 

何炅清了清嗓子说:“内什么……白宇啊,我们这节目里……”

 

撒贝宁笑到捶桌:“哈哈哈哈哈哈在我们这儿,姓甄可还真不是什么好事情哈!”

 

“什么意思?”白宇傻眼了。

 

“这么说吧,”魏大勋幸灾乐祸地解释起来,“在这儿,姓贾的要么是帮凶要么是半死不活,姓甄的十有八九难逃一劫。宇皇子,您和您好兄弟多大仇哇这是?”

 

“昂?”朱一龙越听越迷糊,“咱们这不是大甄朝,皇室的都姓甄吗?这么说,宁皇帝、宇皇子、勋皇子,也都要死啦?”

 

魏大勋一声爆笑卡在喉咙里,发出了公鸡打鸣一般的声音。何撒两只老狐狸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唯有杨蓉狐疑地打量了一圈莫名其妙折腾出这么个笑点的朱白二人。但她的思索很快被魏大勋打断:“蓉夫人,请你上去分享一下你搜到的证据吧。”

 

趁着杨蓉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写写画画,白宇稍一倾身靠近朱一龙,飞快地低声交流了几句——

 

“时间线?”

 

“有问题。”

 

“还有身份……我觉得也不太对。

 

“是吗?”

 

“凶手是你吗,龙哥?”

 

“……不。你呢?”

 

“我是清白的。”

 

杨蓉用磁铁往黑板上铺开了她的几张照片,回过身来的时候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朱一龙还是那副万能的浅笑,白宇看起来更是坦然得很,似乎只是认认真真地准备听她发言;然而从业多年的演员经验告诉杨蓉,这两个家伙肯定在搞鬼。她很快整理好思路,用笔点点黑板,开始了她的讲述——

 

“首先我要承认,二十三年前,我确实把太子和我的亲生儿子做了调换。所以我想,在这个案件中,我的嫌疑应该会大幅下降……”

 

魏大勋说:“那可不一定啊,老婆杀丈夫、儿子杀亲爹、恋人反目成仇——咱们这个节目里见得少了?”

 

“……就你话多!”

 

“我是侦探,我这是提出合理怀疑[*],瑞森那博……瑞森那博啥来着?”

 

“Reasonable doubt,”撒贝宁白眼朝天,“不会说就求求你不要说,OK?”

 

杨蓉气得捶黑板:“喂,听我说好不好!”

 

“夫人,请。”何炅摁住撒贝宁,另一手掌心向上微微一抬。

 

“二十三年前,我二十岁,刚刚嫁入何家一年。那时候我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又一次宫变的事情,”杨蓉说,“所以当兄长的死讯传来时,我第一反应是不可置信,紧接着我又听闻连带我哥哥的妻子儿女、家仆下人通通被屠尽——我怀胎八月的嫂嫂做错了什么!我天真烂漫的侄儿侄女又做错了什么!我才意识到,这些事情,如果没有九五之尊的默许甚至是下令,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何炅轻声说:“那时你身怀六甲,所有沾满血腥气的事情我都瞒着你。是我的疏忽,我只想着等事情过去,你诞下婴孩,之后再一点点告诉你,没想到风言风语传得那样快。”

 

杨蓉露出个近乎凄凉的笑来:“是啊,那样快!夫妻之间竟然真能半句实话也没有,你瞒了我二十三年!你可知道,二十三年前,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年轻妇人是怀着怎样痛得鲜血淋漓的一颗心,把刚刚诞育下的幼子送入宫闱,又把她最恨的仇人的儿子抱回家中只为了报复!我要让皇室血脉混淆,要让江山易主更名改姓;我要让真正的太子永远失去尊荣的地位和亲人的爱护——可如今你们告诉我,在仇恨毁了我一生的时候告诉我,我恨错了人!”

 

“——是你自己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撒贝宁一拍桌面,上身前倾,语调不高却镇住了场子,“自古以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若是真有什么冤屈要诉,你又为何不问?你怪天子语焉不详,怪夫君事有隐瞒,那你又对他们说实话了吗?”

 

“那好,就算我也有错,那我想问问——”杨蓉骤然转换了一副冷静面孔,沉声问道,“换太子之事,陛下你和我夫君何丞相,可知情?”

 

这一出套话实在是玩得漂亮。何炅忙接道:“知道啊,刚才宇皇子不是说了吗?”

 

“我是问二十三年前,你们知道吗?”杨蓉绝不轻易放过这点,牢牢揪住不放。

 

撒贝宁慢悠悠地说:“二十三年前,我与何并不知道你趁着太子办百日宴时将孩子调换一事。”

 

“很好,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什么时候换的孩子,陛下您刚刚亲口说‘百日宴’,正如我在您书架后面带锁盒子里翻到的书信上写得一模一样。”杨蓉冷笑着指了指黑板左侧第一张相纸,“‘今悉蓉将亲子换太子,何如?’这是写给谁的?”

 

何丞相说:“不是陛下写给谁的。是我写给陛下的。”

 

“提醒一下各位,我们这个游戏里,可是只有凶手能够说谎。”魏大勋很好地履行了侦探的职责。

 

撒贝宁仍旧不慌不忙地道:“你们说的都没错,但我也没有说谎。二十三年前,我与何丞相并不知情。”

 

朱一龙与白宇暗中目光一汇,心下敞亮。

 

见问不出个好歹,杨蓉又接着往下分享了两个线索:何丞相房内找到的烧了一半的悼文与一方绣着朵芙蓉花的丝绸手帕,宇皇子书桌上一幅画了几个红圈的疆域图。

 

“这两个应该都和我姐姐有关,说明何丞相和我姐姐当年确实有过一段情;至于地图,倒是能跟宇皇子前边说的,无心皇位、考虑封地对上了。”

 

魏大勋问:“那你现在怀疑谁?”

 

“龙将军的房间我没来得及看。目前怀疑的,主要还是撒——宁皇帝。宁皇帝早知甄香太子不是他亲生的,又嫌弃他才能不够,想把皇位传给宇皇子,这个杀机我觉得足够了。”

 

撒贝宁突然站起来:“既然蓉夫人字字句句都冲着寡人来,那寡人就不得不应对一番了。”

 

“诶诶诶,我让你上去了吗!”魏大勋伸手一拽。

 

“呸,拉拉扯扯干什么,叫爸爸!”

 

魏大勋也不过是开个玩笑,这时候正需要撒贝宁做陈述呢,赶紧一缩脖子:“行吧,您老人家请。”

 

“老什么老,我这是老当益壮……呸,我风华正茂!不过针对方才蓉夫人所言,我在这里必须强调几点。”撒贝宁一秒切换回正经模式,看得白宇浑身打了个抖,“首先,蓉夫人,寡人完全能够理解你对哥哥一家丧命之事的哀痛。但你必须明白,从《北齐律》就有规定十大重罪,‘一曰反逆,二曰大逆,三曰叛,四曰降,五曰恶逆,六曰不道,七曰不敬,八曰不孝,九曰不义,十曰内乱。其犯此十者,不在八议论赎之限。’[*]论理,你哥哥所做之事足矣株连九族,且功过不可相抵,即便你是出嫁女本来也难逃干系。寡人已是心软放过了!”

 

杨蓉嗤了一声,倒没说话。

 

“其次,我从何丞相的房间里找到了一点东西……”

 

“你居然还搜我?”何炅瞪大了眼睛,“说好的兄弟情呢?你看看人家白宇朱一龙!”

 

“哎呀,咱们这塑料的嘛。”撒贝宁嘿嘿一笑,又很快正色道,“这里有一本先皇起居注,上边记录的一些内容应该能和之前我们说的二十五年前的故事对上。208年先皇尚在的那场宫变,起因过程结果都写得一清二楚,而这恰恰是佐证我无罪的证据。诚然,我是对甄香的才干是否能胜任太子而产生了怀疑,也起过废太子的心思,但我最终还是决定,不这么做。”

 

杨蓉这回没忍住,开了口:“口说无凭。”

 

“不,我想宁皇帝说的是真话。”朱一龙若有所思,“二十五年前的宫变,就是起源于闹太子的废立。如果当时先皇面对大臣们请求废闹立宁的请求没有表现出动摇,那么那场悲剧就不会发生。”

 

“龙将军讲得没错。包括宇皇子的那份疆域图,是我给他的。”

 

白宇点头。

 

撒贝宁接着道:“我当时给宇皇子这张地图,就是明确告诉他,我知道甄香太子才干不够,希望宇皇子能够做一名贤王,帮助他守护江山,而这张地图上,我任他挑选一块心仪的封地,他答应了。二十五年前我从来没想过要当皇帝,二十五年后我也不希望兄弟相残、父子反目的场景再度出现;蓉夫人,你可以说我是个不够优秀的帝王,但不能否认我是个足够心软的父亲。”

 

“不对,这里边还有事儿呢。”魏大勋一把抓住了漏洞,“可你知道甄香不是你亲儿子的呀?快说清楚,我不信有人不介意这个,除非是……”

 

他说到这里突然觉得画面好熟悉,半小时前坐在这里,他说“谁信有人不想当皇上那简直是傻子”,结果……

 

何老师非常配合剧本地开了腔:“我信。不过你们没有找到相关证据,所以这条剧情线还没到开启的时候。另外,我刚才还找到了一点东西,在宇皇子的房间里,书桌边上的软榻掀开,下边的暗格里有一个瓶子,里面是红色的粉末。我必须提醒大家,甄香太子的死因至今还未明确,我不得不对这瓶红色粉末的作用持有怀疑。”

 

“对对对,我差点忘记说这个了。”撒贝宁拍拍脑门说,“我跟何老师一起检查了死者的尸体,确认没有明显外伤,所以我觉得很可能是——”

 

“——中毒!”所有人异口同声。

 

魏大勋也站起来,整了整领子,说:“行吧,那我梳理一下——我的证据?我要讲的都被你们说完啦!——老样子,所有人都有杀人动机。宁皇帝知道死者不是他亲生儿子,而且明显对宇皇子的能力比较满意,有除掉太子让他让贤的可能;宇皇子也知道死者的血统问题,很可能想当皇上坐龙椅嘛,那就把这个假哥哥干掉喽;龙将军有点惨,是历史遗留问题的受害者,要我那我肯定怀恨在心了,你一假太子,抢了我的储君位置,又抢了我父皇的疼爱,二十多年来还要受这个不是亲妈的女人横吹鼻子竖挑眼……等等,龙将军,在今天宇皇子挑明这事儿之前,你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朱一龙犹豫了一下,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干脆弯弯眼睛扯扯嘴角展开一个安静的笑来。边上何炅跟白宇笑得见牙不见眼,杨蓉摇头叹气:“又来这套。”

 

“……行吧。”魏大勋挑挑眉,“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何丞相还有蓉夫人,他们夫妻二人其实都知道死者是他们亲生儿子,所以我现在也找不到他们的杀人动机,一会儿大家去他们房间找找看。第二,关于毒药的事情,,其实我在蓉夫人桌上的茶壶里也看到了一点红色的粉末,那这个东西的出现肯定不是巧合。杀人,除了动机,还有手法,我们二轮搜证的时候可以多关注一下。”

 

何炅看了一眼杨蓉,她倒是没什么别的表情。

 

检查了两遍,确认自己没遗漏什么,魏大勋把本子一合:“好了,现在我们开始二轮搜证。目的地——宁皇帝的御书房、何丞相的卧室、蓉夫人的绣房、宇皇子的书房以及龙将军的卧室。”

 

听到这里,白宇拉开椅子起身的动作突然顿了一顿。

 

“怎么了?”坐在他旁边的朱一龙相当敏锐。

 

“没什么。”白宇迟疑了一下,“龙哥,我们等会儿还是先去查查刚才说的时间线的问题……你不问我红色粉末是怎么回事?”

 

这下轮到朱一龙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们肩并着肩走出了这个录制小隔间,他才轻声说——

 

“我相信你。”




以下是撒贝宁时间(?):

[*]合理怀疑:Reasonable doubt,刑法中的一个概念,是在综合分析全案证据过程中,对将要认定的事实产生了疑惑,表现形式是认定的事实不具有唯一性。

[*]重罪十条:主要包含两大罪行严重危害皇帝的人身安全、个人尊严及威胁统治秩序的犯罪行为以及严重违背封建伦理道德和社会秩序的犯罪行为。“不在八议论赎之限”指的是这十大重罪不适用八议制度,即不适用皇帝根据其身份及具体情况减免刑罚的制度。




  • 事情还没完。可以尽情发挥想象力了小可爱们。我随机回评论的哈我怕回太多忍不住剧透(。)

  • 这个剧本的名字叫《皇家兄弟情》_(:зゝ∠)_CP只有双北!白居纯友情真兄弟!【不知道双北的自己百度!不要问我了!也不要去解释!一次警告二次拉黑!

  • 我不吃山花!山花兄弟only!不要再在评论里说这个啦谢谢大家!

评论(52)

热度(1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