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明星大侦探】【白&朱纯友情rpf/双北】明星兄弟情(四)

  • 案件背景更复杂了,不用多带脑子看,反正最后都会瞎解释掉。

  • 我一人血书建议巍澜衍生文不要带真人tag;拉郎面面不要带巍澜衍生tag,杂食girl跪下了!【以后每篇文开头都会加这句话

  • 发现上中下估计写不完,改成一二三了……因为要写情节呀_(:зゝ∠)_

  • 梗自微博已获授权(cr.秋风清水_)。

  • 双北CP/白朱龙宇无差rpf又名rpb√【根据评论提醒更改说法为RPF=Real Person Friendship

  • 请勿上升真人,一切是我瞎编。

  • 简言之大概是个白宇老师和朱一龙老师一起上了明星大侦探并且杨蓉老师也在场的故事_(:зゝ∠)_

  • 【看完这章别以为自己猜对or猜错了,这事儿没完√】

  • 文章tag明星兄弟情←可以存个档




第一轮讨论花费的时间比想象中长。大家伙儿把各自收集到的证据一汇总,拼凑出来的剧情线怎么看怎么凌乱。最后何炅敲敲桌子,提议按人分类,一条一条线慢慢来。

 

首当其冲的就是刚刚被捉到小辫子的宁皇帝。宁皇帝的御书房是个重要地点,何丞相、蓉夫人、宁皇帝以及太子本人都曾在当日涉足,其他的两位嫌疑人宇皇子和龙将军也将之作为目的地。在书架上,白宇和朱一龙翻出了三份奏折,立太子的诏书、贬勋皇子的谕令以及一本被涂得七零八落的废折子。杨蓉用上回从鬼鬼那儿取经把桌子里的暗格摸了个遍,找出来一摞画像。何炅把废纸篓好生翻了翻。

 

杨蓉第一个嚷嚷起来:“你们看,这些废纸上写的都是废太子的内容!甄香太子无才……德不配位……”

 

白宇把前阵子拍侦探戏时的劲儿也拿了出来,举起其中两张对着光看:“而且这些墨的深浅不同,说明并不是同一次写的,可见宁皇帝想要废太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魏大勋用笔尾笃笃笃叩着桌面,另一手去翻那几张照片。他两指夹起其中一张,往撒贝宁面前一甩:“宁皇帝,解释解释呗,这个废折子上写的是什么?”

 

撒贝宁耸耸肩,避而不答。

 

“那个,这几张画像,好像有些眼熟……”朱一龙皱着眉翻手中其他的相片,边上白宇凑过来,在其中一张的角落点了点,“哦对,当时在蓉夫人的绣房里我们发现,墙上挂的长副壁画后,藏着另一张画——上边画着三个人,一个拿着团扇的少女,一个正在扑蝶的小姑娘,还有一个穿着戎装的年轻男子。那个男子和宁皇帝这几张画像中的这位有点像。”

 

白宇也进一步作出分析:“而且宁皇帝这一摞画像也有个问题。看起来这些画像应该是一张一张攒起来的,像是记录什么……你们看,最开始画上的三个人都是小孩子,然后慢慢地他们成长了,到这一张就非常明显——皇子服的那个青年应该是年轻的宁皇帝,剩下这两个青年都穿着武官的衣裳……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再往后画上只剩下两个人了,宁皇帝穿上了龙袍,边上站着的却变成了一个文官,而且看画上的年龄,这最后一张应该也是好几年前的了。”

 

魏大勋双手按着桌子站起来,正面撒贝宁:“父皇,您可别说,这些您也解释不清。”

 

出人意料的是,今天一向看宁皇帝不顺眼的蓉夫人先开了口:“我那副画上的男子,是我的亲哥哥,杨将军,他是在何龙之前大甄朝最年轻的将军。宁皇帝的画里,少掉的那个也是我的这位哥哥。”

“你哥哥人呢?”魏大勋问。

 

“死了。”

 

“死了?!”魏大勋惊呼道,然而他发现其余五人都平静如水地望着他,“诶不是,这,死了!你们怎么一点也不惊讶?死了!”

 

杨蓉无语:“我哥死了二十三年了,我还惊讶什么?”

 

撒贝宁与何炅说:“这事儿我们也知道,惊讶什么?”

 

朱一龙十分敬业地挤出了一个惊讶里掺杂着不解、不解中还带着惋惜的表情,魏大勋如获知音,正要开口夸上一句,就听白宇低声问道:“龙哥,你认识他?”

 

“不认识。”朱一龙仍旧维持着那副表情,嘴里却这么说道,生生把魏大勋感动的泪水噎了回去。

 

“咳咳,蓉夫人的哥哥是杨将军,小辈们不了解他也正常,就像刚才蓉说的,他已经去世二十三年了。”说到这里何炅顿了顿,“如你们所见,宁皇帝的那些画上,皇子服的确实是宁皇帝年轻时候。其他两个就是我和杨将军。”

 

白宇奇道:“你们三个是发小?”

 

撒贝宁叹了口气,说:“不只是发小了,是兄弟。你们先前看到的魂火蜜蜡,就是我们仨结拜时候的信物,人手一个,只是不知道杨的那枚落到哪里去了。那时候我父皇一共有两个儿子,皇家的孩子嘛,亲兄弟间倒不如旁人来得亲近。那时候我们三个年龄相仿,就总玩在一块儿,性情相近、志趣相投。当初我一直以为皇兄会坐上这个位置,也没心思卷进什么朝堂纷争,小男孩嘛,最崇拜冲锋陷阵的勇士,我、何还有杨就约好了以后一起当大将军。”

 

“这就说得通,为什么何丞相一个文官的书房里挂着一把弓弩了。”朱一龙道。

 

“但世事难料,”何炅也感慨万千,“最终,宁做了皇帝,我当了丞相;唯一一个当上大将军的杨却死了,而且并不是战死在沙场上。”

 

杨蓉忍不住插了句话:“你们一个两个别把事情撇得这么干净。我哥哥和我姐姐的死,你们俩谁也逃不掉干系。”

 

被这一连串父辈往事绕得头晕眼花的魏大勋好容易从她的话里捕捉到又一个新角色:“你姐姐?你还有个姐姐?”

 

“蓉房间里的那副画上就是他们三兄妹嘛。杨氏二十岁入我后宫,”撒贝宁说,“可惜不过两年,佳人病逝。”

 

何炅拉着他,两个人又是好一番执手相看泪眼地长吁短叹。

 

杨蓉一口啐过去:“呸,两个臭男人。”

 

“原来如此。”白宇点点头。

 

“可惜啊可惜。”朱一龙摇摇头。

 

总感觉自己脱节了的魏大勋一头雾水:“诶不是……他们几个年纪大的了解上一辈的故事也就算了,你们俩怎么也好像很懂的样子?这么复杂混乱的关系!”

 

“很复杂吗?”白宇挠挠头,“前两年我演了个匈奴,先是质子然后回去当我的小王子,和亲未婚妻跟我的敌人私定终身,那个情感变化好像更复杂一点。”

 

“很混乱吗?”朱一龙眨眨眼,“好几年前我演了个边城浪子,我爱一个女人但她有她的男人不过心里还是有我,另一个女人爱着我但她知道我心里有着一个女人……”

 

魏大勋崩溃了:“……能不能说点我能听懂的话?这杨妃,到底是谁?啊?和我们的案子有关系吗?”

 

他话一说完,就发现其余五个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撒贝宁、何炅和杨蓉三个已经开始摇头叹气咂嘴三部曲,新加入的白宇朱一龙相比之下就可爱得多了。

 

白宇小心翼翼地把之前拍到的照片拿出来:“那什么,皇弟啊,你看看父皇下的这道折子,就是说你和皇位无缘的这个,看到了吗?”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子勋出身低贱,母族卑下……不得承继皇位……’”魏大勋凑近了,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不是,这和杨氏啥关系啊?”

 

“皇弟,你漏了一句,喏,‘皇子勋,罪人杨氏之子’。”

 

朱一龙拍拍蒙圈的魏大勋的肩膀,说:“杨氏,是你妈。”

 

糊涂侦探完全被自己的身世之谜搞懵了。他两眼迷茫地说:“所以……我看看啊,我看看。蓉的哥哥是杨将军,和宁皇帝、何丞相以前是结拜兄弟,后来死了;蓉的姐姐是杨氏,二十岁入宫成为宁皇帝的妃子,然后有了我,是这样不?所以,蓉是我的小姨,何是我的姨夫,龙将军是我大表哥?”

 

“不好说。”杨蓉凉凉地补了一刀,“刚才搜证的时候我发现了点新东西。我那好夫君的抽屉里藏着一方绣花手帕呢。和我姐姐当年喜欢的花色一模一样。”

 

撒贝宁作势揉揉脑袋:“我觉得我这皇冠得换个绿的。”

 

“啥意思?”魏大勋觉得今天自己大概是有十万个为什么。

 

何炅说:“我、宁皇帝还有杨将军不是好兄弟吗?当时杨氏也经常跟着一块儿玩,久而久之也就是青梅竹马了。我和杨氏情投意合,没想到最后她入了宫,成了宁皇帝的后妃。”

 

朱一龙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小姨应该还是小姨,不过姨夫可能是爸爸,爸爸可能是叔叔,大表哥可能是亲哥哥了。”

 

“……这都什么玩意儿!我不干了!”

 

“别别别,”何炅笑到打跌,赶紧补充道,“没那么复杂。我和杨氏只是年少时候情窦初开有过那么一丢丢情愫……但你父皇的帽子还是金色的,没绿;爸爸还是爸爸,姨夫还是姨夫,大表哥还是大表哥,没变。”

 

“得嘞,侦探咱们是指望不上啦,还是让寡人来为大家梳理一遍吧。”撒贝宁合掌一拍,站起身来走到小黑板前写写画画,“目前开始明晰起来的是死者甄太子上一辈的故事。蓉夫人有一个哥哥——杨将军,一个姐姐——杨氏。我——宁皇帝、何丞相、杨将军是结拜兄弟,何丞相与杨氏曾经是青梅竹马初恋情人,后来杨氏入宫做了我的妃子并有了勋皇子。我想,这些父辈的往事对你们三个小辈来说,最扑朔迷离的应该就是杨家兄妹之死了。”

 

何炅两眼微眯,整个人放松地靠在椅子后背上,叙说起那段往事:“一切要从二十五年前的那场宫变说起——

 

“公元208年以前,大甄朝皇室一派祥和。先皇只有两个儿子,长子闹皇子,幼子宁皇子,皆是一母所出。论嫡长,那闹皇子一直都以太子而居;宁皇子也从未觊觎皇位,而是与两个童年玩伴相约,未来共同从武执弓,成为一方大将,助力帝皇巩固江山。

 

“然而随着两名皇子年岁渐长,闹皇子的性情渐渐暴露出来。他急功近利,暴虐易怒,反而是宁皇子的才干显露了出来。朝中大臣渐渐人心动摇,开始有人向先皇上奏折,求请废太子,改立宁皇子为储君。先皇本无此意,奈何闹皇子听信谣言,走了歧路,于公元208年起事逼宫,谋权篡位。

 

“当时宁皇子、我与杨将军三人都已入军营历练数年,立刻率军回援,成功救下先皇。但彼时先皇已奄奄一息,闹皇子也已伏诛,宁皇子就这么懵懵懂懂地被推上了新皇之位。作为功臣,我和杨将军都被加官进爵,当时大甄朝最风光的‘双大将’横空出世。若是没有两年后的那些事情,也许我们能当一辈子好兄弟……”

 

杨蓉幽幽道:“可惜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

 

撒贝宁长叹一口:“寡人继位之后,为表亲近嘉奖,不但封我两位兄弟为大将军衔,同时赢取杨将军之长妹杨氏入宫为妃,又赐婚当时的何将军与杨将军之幼妹蓉。本是好心,我又哪里知道竟是生生拆了一对佳人,作了两双怨偶。

 

“两年之后,公元210年,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杨将军部集体叛乱,逼宫谋反;杨氏作为内应,在我的饭食之中下了毒。后来我逃得一劫,杨家兄妹双双畏罪自尽,这场闹剧才算终结。”

 

“不可能!”杨蓉惊叫出声,“我的兄长和姐姐怎么会谋反……这是栽赃陷害!分明是我杨家功高震主,你这狗皇帝找了由头杀我兄姊,毁我杨家!”

 

何炅安慰地按了按她的肩膀:“事实如此,确凿无误。当初为了保护杨家声名,陛下与我彻夜商讨,决定将此事压下,不作宣扬,但朝中老臣大多还记得那段往事。也正是因此,勋皇子的出身才有了问题。杨氏自尽时勋皇子刚刚百日,陛下就昭告天下,此子不可承继大统——这仍然是为了保护他,怕有心人来日拿往事做筏子,给勋皇子扣上觊觎皇位的罪名。”

 

“也正是那时,父亲您由武转文?”朱一龙翻找出一张相片,上边是一封泛黄的私折,“这是我在您书房里找到的。”

 

“不错。虽然陛下仍旧信任于我,但为了避嫌,我选择将兵权全数交出,转为文臣,这才成了今天的何丞相。宁皇帝那一摞画的最后几张,画的就是后来我弃戎执笔、君臣相得的情形了。”

 

杨蓉完全被这翻覆的往事震惊了:“不可能……不可能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可能什么?不应该什么?蓉夫人,让我来猜一猜。”今天从一开始就一直端着温润如玉皇子范儿的白宇突然声音一沉,面容一肃,“你不可能恨错了人?还是说你不应该为了报复,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换了真正的太子?”

 

“住口!”朱一龙试图打断他,“宇皇子,有些话不能乱说……”

 

白宇提了语速,咄咄逼人地高声道:“龙将军,你又何必再苦苦维护这二十三年来对你如此严苛的妇人!她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她是个想让自己孩子坐上皇位、把真正太子放在手下磋磨的毒妇!您不是何龙,是甄龙——真龙啊!”




  • 事情还没完。大家尽管评论区猜剧情鸭,反正我jio得你们猜不到嘻嘻嘻。

  • 这个剧本的名字叫《皇家兄弟情》_(:зゝ∠)_CP只有双北!白居纯友情真兄弟!【不知道双北的自己百度!不要问我了!也不要去解释!一次警告二次拉黑!

  • 我不吃山花!山花兄弟only!不要再在评论里说这个啦谢谢大家!

  • 我一人血书建议巍澜衍生文不要带真人tag;拉郎面面不要带巍澜衍生tag,杂食girl跪下了!【以后每篇文结束也会加这句话【没有强迫其他人的意思只是一个建议!只在我自己的文里提的建议!我越来越长的文前和文末都是求生欲!

评论(79)

热度(1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