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裴面】【裴文德/夜尊】愚人往事(二)

  • 【点❤我❤看❤一❤肚❤子❤坏❤水❤小❤面❤面❤套❤路❤纯❤情❤冷❤面❤俏❤首❤领】

  • 不是巍澜衍生!是拉郎!巍澜不拆不逆但这是面面和小裴的故事!

  • 设定:缉妖法海传x剧版镇魂x甜甜番外,私设如山。天雷狗血双替身但都是假的文(?

  • CP:裴文德x夜尊,实在不知道叫啥我只能自己取一个叫裴面了(。)

  • 一时兴起的产物,别催我,没结果_(:зゝ∠)_搞了个tag→愚人往事




“大人,凡人怎么可能知道缉妖司?”

 

夜尊瞥了一眼说这话的小姑娘,暗自在心里记了一笔。这个叫梅的八成心里头装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那个叫阿昆和阿仑的应该是兄妹,其他几个五大三粗男人还不晓得是什么身份,不过应该也都是下属。至于身边这位嘛……

 

刀削斧凿般英俊的轮廓,瘦削又不失力量的体格,一身普普通通的武官袍服被他穿得倜傥。最重要的是这张脸。夜尊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遍又一遍——就算没了那一圈邋里邋遢的胡子,他也能认出这是赵云澜。

 

看来这儿又是个芥子世界,只是看方才对方的眼神,夜尊肯定,这人在今生还从未见过自己这张脸。

 

这意味着什么?夜尊略低一低头,把唇角的笑意藏进黑暗里。这意味着,这个世界的赵云澜,还没有遇见沈巍。

 

夜尊不甘心很久了。他也不知道这份不甘是来自于自己的切身经历,亦或是大世界中所谓“鬼面”的影响和投射;但他确乎心中有怨。他曾不止一次地想,如果万年前的赵云澜——万年前的那个昆仑——先遇见的不是沈巍,而是他,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猜测都是徒劳,试一试便知了。赵云澜喜欢的是哪个口味来着?天真无邪、单纯善良?夜尊把沈巍的神情仪态在脑子里过了两遍,好悬没露出个嫌弃的表情来。

 

真恶心。

 

“原来是缉妖司的几位大人,小民虽身份低微、平凡普通,可听这名号约莫也能猜到几分。”夜尊不知道心里头乱转了多少心思,总而言之当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带上了盈盈笑意,略略抬起头,让自己这张漂亮的脸蛋儿能被月光照得更清晰些,“这位……恩人,还不知如何称呼您——这世上,当真有妖么?”

 

裴文德被问得一怔,偏过头去看这个刚刚被自己救下的年轻人。他长得很好看,一袭白衣,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垂至腰际,可比身条儿更绝的是那副五官,尤其是眉眼,那里好像盛着一汪湖水,在月夜里粼粼地闪着光。缉妖司向来不为平民百姓所知,偶尔办案中露了身份,招来的大多是避之不及的恐慌与厌恶,像这年轻人一样迎上来问个究竟的倒是没见过。

 

“有。”他仍旧冷着神色,言简意赅,“缉妖司执行公务,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这人实在太不会接话了。夜尊强行按下撇嘴的冲动,正想着如何找个话题把聊死的天救回来,就见前边小树林里又闪出一个身影。来人是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女,青白色的长衫在被黑夜笼罩的荒郊野外衬得她出尘又楚楚可怜,微微散乱的鬓发和她清秀面庞上的慌乱相当讨人怜爱——如果不是半刻钟前夜尊几乎以同样的方式出现过,她必能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这少女行色匆匆,像是后边有什么追赶着她。突然,她仿佛是脚下踩空了,一崴一扭整个人要往下栽,离得最近的裴文德又是一个闪身向前揽住了她盈盈一握的腰身。等裴文德收了力道扶她独个儿站稳,少女面上一红,瞥过头去,用含羞带怯的目光迎着月色轻轻望了一眼:“多谢这位大人相救。小女子白青青,敢问大人如何称呼?”

 

此言一出,她羞涩地低下头去,十根水葱似的手指头相互绞在一起,将英雄救美后少女怀春的模样演绎得淋漓尽致。怎奈何过了几息仍无人回应,她复悄悄抬眼,四下里一扫,才发觉包括那位刚刚救了自己的大人在内的缉妖司一干人等都面色古怪,唯有旁边那位不在自己情报消息里的白衣男子唇畔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裴文德短时间内被问了两遭,纵是平日里再如何淡漠,终归也是个青年人。他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缉妖司执行公务,闲杂人等速速离开。鄙人……缉妖司总管裴文德,所作所为举手之劳,当不得一句恩人。”

 

白青青正奇呢,心说自己方才并没能把那句恩人唤出来,怎地对方如此说话?就听那白衣男子双手交叠向前,躬身一礼:“原来是裴大人,沈某再次谢过了。”

 

夜尊借着行礼的动作偷偷地拿眼去瞧,那个小姑娘闻气息像是只蛇妖,不过大概是涉世未深,这会儿因着被冷落就露出了些不忿来。夜尊心下大乐,干脆递了个挑衅的眼神过去,眼角眉梢的得意满得快要溢出来。

 

——呵,这裴什么的确实是吃这套没错,可是不巧,你偏偏来得迟了点。小妹妹呀,百年蛇妖又算得上什么,在我们万年鬼王面前道行还是太浅、太浅啦。




  • 再次重申:哥嫂是哥嫂,裴面是裴面,本文不搞嫂!一丁点单箭头都没有!

  • 危险发言:坚决反对巍澜衍生tag下发布男主之一为夜尊(面面)的文章。我理解搞哥党和搞嫂党,但不能把面混进哥嫂党,我jio得这样有点危险……巍澜衍生虽然说是两位老师各种角色的拉郎,但是鉴于夜尊这个角色的特殊性,大家都懂。点开巍澜衍生tag一片面面我滴心好痛……本文仅偶尔提及巍澜,但还是把这段话放在这里,提醒自己——我搞哥嫂和裴面,不搞嫂,会被哥哥打洗的_(:зゝ∠)_【欢迎评论里理性讨论这个问题√】

评论(32)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