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裴面】【裴文德/夜尊】愚人往事(一)

  • 设定:缉妖法海传x剧版镇魂x甜甜番外,私设如山。天雷狗血双替身但都是假的文(?

  • CP:裴文德x夜尊,实在不知道叫啥我只能自己取一个叫裴面了(。)

  • 不是巍澜衍生!和巍澜没有关系!那是哥嫂的故事!这是弟弟的故事辽!是因为我对小裴的爱!我爱小裴!

  • 一时兴起的产物,别催我,没结果_(:зゝ∠)_搞了个tag→愚人往事

 

 

 

夜尊直到死才明白,原来他的存在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错误。他曾以为自己站立在世界之巅,如今方知那不过是小小芥子世界里的错乱幻觉。在现实里,没有夜尊,只有一个生而无魂的鬼面;也无怪乎他心心念念、不甘不愿了万年的兄弟情谊始终没能出现,毕竟那个“小鬼王”自始至终有一颗“沈巍”的心——在那颗心里只有赵云澜,而鬼面不过和大封里的一棵树、一朵花、一滴晨露那样平平无奇,甚至还更糟糕一点,像是一粒小小的灰尘,会迷了他的眼睛。

 

我是夜尊,还是鬼面?我是芥子世界里的幻影,还是现实世界中可怜的小鬼?夜尊没能来得及想通任何一个问题,就在芥子世界被破开的那个瞬间被撕裂了。山川、河流、树木、花草都在此刻化作泡影,夜尊陷入了无边的黑暗;这黑暗和锁了他万年的天柱之下又有所不同,它了无边际,它充满未知,它的尽头是毁灭也是重生——

 

夜尊落在了另一个小世界里。

 

他睁开眼的时候,没有惊讶。有什么比知晓自己可能并不存在更荒谬的呢?经历过世间极致荒谬之事,看什么也都淡然了。夜尊撩起一绺垂落到胸前的长长发丝,看着它们变回最初乌黑的颜色,眼里流露出一丝嫌恶——果然,不论是作为鬼面在小世界里的一个投影亦或是全新的人物角色,他对自己这副和他那好哥哥如出一辙的样貌还是那样深恶痛绝。

 

我要与他不同。夜尊想。如果我与沈巍一模一样,缘何他高高在上,我零落尘埃?如果我与沈巍一模一样,缘何他有爱人相随相伴相知,我只能孤寡永生无人真心相托?

 

我要与他不同。夜尊这样想着,两手聚力,能量流转,就要将这一头青丝变作白发;哪知这力用到一半,额间那个未愈的伤口竟传来一阵袭遍全身的剧痛,他气息一岔,所有力量竟然消散得一干二净。别说发色变换未能成就,夜尊连腿都软了一软,向前踉跄两步仍未站稳,却发现原来自己本就站在一截长满树木的小悬崖上,这一栽干脆直接就滚落了下去。

 

掉下去前夜尊甚至还有心情仔细算了算。这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山丘,不高,摔了应该不至于死人。但他又一转念,这会儿宛若凡人的身躯让他根本无法在这漆黑的夜晚看清下边的情况,万一倒霉遇上个尖尖的树杈子那估计也难逃一劫。

 

只要我能活着,最好我能活着,我就能爬到最最上头的地方去。夜尊很有信心,他不怕重伤,也不畏暂时失去力量,他也是在战争里摸爬滚打过来的,流过许多血。他也早就伤惯了。只要留口气在,他能做成一切事。

 

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未到来。就在夜尊即将落进那片光秃秃的荒草地时,他只觉得腰间突然被用力一搂,旋即他整个人就撞上了一块硬邦邦的板子。

 

——哦,那不是板子,那是武官的衣裳上护身的甲。

 

夜尊不可避免地眼前黑了片刻,等他缓过神来,发觉自己以一个略有些尴尬的姿态落在了旁人的怀里。一阵恶念几乎不可抑制地从心底冒上来,除却面对沈巍那帮人,他太久没有这样狼狈过了,他不容许自己在外人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

 

我一定要杀了他,哪怕此刻手无寸铁,哪怕我已力量全失,我要用尽所有的力气勒住他的咽喉让他窒息,我要用我最尖利的牙齿刺进他的动脉。夜尊在下一秒就确认了这个心思,可等他一抬头,这心思就被生生转了个向——

 

“你没事吧?”长着和赵云澜一模一样的脸的年轻男子这样问,这时他还仍旧维持着半抱着夜尊的姿势,说话间有热热的鼻息撩动了夜尊乌黑的长发,“我们是缉妖司的,不是坏人。”

 

夜尊怔了怔,垂眼抬眼间把所有的怨毒压了下去,绽开一个天真又委屈的笑来:

 

“多谢大人相救。在下沈嵬,山鬼嵬。” 

 

 

 

  • 再次重申:哥嫂是哥嫂,裴面是裴面,本文不搞嫂!一丁点单箭头都没有!

  • 危险发言:坚决反对巍澜衍生tag下发布男主之一为夜尊(面面)的文章。我理解搞哥党和搞嫂党,但不能把面混进哥嫂党,我jio得这样有点危险……巍澜衍生虽然说是两位老师各种角色的拉郎,但是鉴于夜尊这个角色的特殊性,大家都懂。点开巍澜衍生tag一片面面我滴心好痛……本文仅偶尔提及巍澜,但还是把这段话放在这里,提醒自己——我搞哥嫂和裴面,不搞嫂,会被哥哥打洗的_(:зゝ∠)_【欢迎评论里理性讨论这个问题√】

评论(46)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