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巍澜/白宇&朱一龙纯友情rpf】戏里戏外(一发完)

  • 【第18次尝试……:)

  • CP:巍澜。极介意rps慎入

  • 划重点:在我这儿,除非个别文章明确标注,白老师and朱老师都是RPF(Real Person Friendship)纯友情

  • 脑洞清奇,请阅读完毕再发言,谢谢_(:зゝ∠)_

 

 

 

朱老师是个演员。在圈子里摸爬滚打了十个年头,眼看身边的小伙伴要么成了大明星要么退圈转了行,他还是个演员。不愁吃喝,条件不错,就是有时候忙起来连轴转,一年三四部电视剧没个停歇。但他还是想着努力认认真真演好每个角色——即便公司给的资源再烂,也不能让演戏仅仅成为他的“工作”,这得是“生活”。

 

白老师也是个演员。他比朱老师年轻两岁,运气也好些,接的剧本角色算是能过眼,不过到底没有大红大紫,有时候还因为塑造的人物本身存在设定问题饱受诟病。被嘲讽过不知多少回,也不知后来其中又有多少折返回来说其实你演得真好,他从一开始的惶惑不安渐渐地开始习以为常,如今也学会了自嘲解闷,倒也有意思得很。

 

朱老师和白老师接到了一个新剧本,网络小说大IP。说老实话,原著的设定是真的好,但能播吗?他俩都挺怀疑的。玄幻色彩,人界地界,上古传说,轮回转世——哪个元素听起来都像是不能过审的,更何况两位男主角的感情线更是如今上头咬得最厉害的一块内容。可这设定真是好哇,绿幕戏的挑战也实在够诱人的。于是等接到消息说会按着“可播”来改,两位老师二话没说就接下了本子。

 

刚进组的时候大家伙儿其实都不太熟悉。白老师还好,本身就是个自来熟的性子,组里也有相对熟悉的合作过的演员。朱老师真是心里头揣了只不停蹦跶的小兔子,有些慌,他晓得自己的慢热,也怵尴尬,不过这么些年不论哪个戏哪个组好像也都是这样,反正总会慢慢熟悉起来的……

 

——然而这回好像有些不一样。白老师真是个妙人儿。朱老师飞速地和同事们熟悉起来并且学会了熟稔吐槽的时候感慨极了。

 

头一回见面的时候,白老师和朱老师心里都有挺多不为外人所知的活动。白老师想,朱老师看起来好像有些高冷,我得多和他互动互动。朱老师想的更多,从猜测白老师的实际年龄到惊讶白老师的热情又到很想去摸一摸白老师的胡子——那一圈短短的胡茬看起来有点邋遢,但太有趣了。

 

两位老师的合作相当默契。都是聪明又负责任的好演员,一句台词一个眼神都能从对方那里得到回应,甚至许多即兴的片段也能迅速又巧妙地反应过来配合上对方。工作上的关系拉近也延续到了休息时刻的细枝末节,一起吃火锅,一起玩平衡车,一起躺在靠背椅上刷微博,不亦乐乎。

 

三个月过得很快,也拍得很苦。四十多度的绿幕棚里汗哗哗流,朱老师的胳膊上起了一片荨麻疹,白老师干脆直接发起了低烧,连导演都心脏病发作去医院挂了一天水。可也许是越困难、越深刻、越怀念,杀青那刻到来的时候,两位老师居然是不舍多过了放松。这一天,朱老师终于如愿以偿地摸了摸白老师下巴上的胡茬。有点扎手,还挺好玩儿的。

 

不论怎么说,留恋也好难舍也罢,一部剧也不过就是一部剧,说白了大家也不过是组里关系不错的同事,杀青板子一拍,就该散了。白老师一转身就进了新的剧组,朱老师也开始琢磨下一个角色的人物小传。偶尔他们也会约一波游戏,或者聊两句剧集定档的事情,也没什么别的了。


剧集的开播延迟了大半年,白老师听说是上头出了新规,不知道本来就已经被改得千疮百孔的剧情又要挨上几刀。朱老师也了解到了情况,他倒是更淡定些,毕竟此前演过不知道多少奇奇怪怪的片子,再烂也不太可能突破心理预期了。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剧火了。铺天盖地的表情包,打开微博时难以避免的手机卡顿,私人微信不断收到的祝福之语,突然涌来的各类剧本和访谈邀约——一种庞大的茫然和困惑里夹着一点喜悦笼罩下来。白老师和朱老师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回到一年前并肩作战的时刻,甚至还更加亲密,因为他们深切地体会到,此时此刻能够和自己感同身受的唯有彼此。他们一起拍摄杂志,一起接受采访,一起参加了国内最有分量的综艺之一;闲暇时也会主动搜搜对方的表情包,为下一次的私聊大战做准备。

 

这实在太有意思了。粉丝们看着他俩的互动这么说。

 

这确实很有意思啊。朱老师和白老师望着评论里粉丝提供的对方的表情包直乐。

 

谁能想到呢?一部网剧,对他们而言本来不过是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如今回头一望,却发现收获了观众的喜爱、制作方的青睐与奇妙又珍贵的友谊。

 

剧集接近播放尾声的那两天,朱老师总是在片场的休息时间找机会上微博看看。他知道,这群小姑娘肯定要难过得掉眼泪了。这可怎么办呢?结局也不是他和白老师定的呀。然而他看着看着觉出了不对,原来女孩儿们的难过伤心不仅仅是因为剧情的魔幻走向,还因为这份聚在一起同乐同悲的快活也要落幕了。

 

其实不会的呀,女孩儿们。朱老师想,就算毕业了,也可以常常回母校看看的,对不对?

 

“毕业”的那天来得很快。朱老师又是一整天反反复复拿起手机刷微博——他真希望那个叫什么星饭团的软件不要再透露他的动态了,怪不好意思的。果然随手搜了几个关键词,入眼的全是哀嚎一片。他拿起手机打了几个字,又觉得不够诚恳,反反复复折腾了半天写了一大段话,首页一刷新,蹭蹭蹭冒出来许多新动态。

 

难怪话唠的白老师今天没给他发微信,原来在这儿等着呢。朱老师一字一句地细细读了,有点感动,又有点哭笑不得——老白,你把话全说了,让我讲什么呀?他想了想,问助理记不记得之前的旧手机放在哪里。艺人的手机即便换了也不敢随手乱丢,生怕被有心人窃取什么信息,助理虽然摸不着头脑,还是照着做了,把行李翻了个底朝天,找出了朱老师的旧手机。

 

朱老师捧着旧手机翻了很久,才找到杀青前不久的那张照片。是去年七月初,天很热,他们还在拍万年前的场景,假发又热又累赘,厚重的衣服更是让人闷得慌。当时白老师非要拉着他一块儿自拍,说是得纪念一下这难得的古装造型,正巧,后头挂了一道双层彩虹,山峰的棱角被温柔的暮光模糊了轮廓,边上的工作人员觉得有趣,把这一幕拍了下来。后来他也忘了要去找白老师要那张自拍,倒是这张临时的抓拍存了一份。

 

既然你提到了彩虹,那我就放一张我们共同见过的彩虹吧。朱老师这么想着,发送了微博。他一边迅速搓着浩浩荡荡的微博评论试图翻牌前三楼,一边暗中做好了战斗准备。他知道,白老师一定会冲过来给他发表情包的。

 

——正如他知道,这个夏天,不会轻易结束。

 

 

 

“……cut!很好,赵老师麻烦也过来补个镜头,对对对,和沈老师离近一点。”高导演举着小喇叭嚷嚷,“诶诶诶收敛一点,人家两位主角是兄弟情,真真正正的兄弟情!”

 

祝红在边上翻了个白眼:“高导,您当初到底是怎么选的角呀,让这俩死……让我们老赵和沈巍一起拍这部《镇魂》,让他俩演纯兄弟,您可真够胆量啊?”

 

楚恕之听得不太乐意了:“祝红,你身为赵云澜的经纪人,每天就这么损他?”

 

“我可不像楚大经纪人,把自家艺人当掌上明珠呵护,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祝红兰花指一捏,“无怪乎圈内叫你楚姐呐!”

 

“嘿你!”楚恕之还想说什么,被郭长城拽住了衣角。

 

“楚哥,内什么,我给沈老师当助理泡片场这几个月,我也觉得,有时候红姐说得挺对……”小郭怯怯懦懦地说,“不过红姐,您也别这么说,我看这部戏赵老师和沈老师拍得可好了,白宇和朱一龙两个角色简直活过来啦!”

 

“嘿,你们几个又在这编排我什么?”赵云澜总算补完了镜头,从大庆手里接过一根棒棒糖一边剥糖纸一边揽着沈巍的肩膀走过来,“人家高导演不都说了嘛,我,白宇本宇,沈老师,朱一龙本龙。我们这兄弟情的分寸感把握得挺不错吧,小郭?”

 

“你的助理是大庆,小郭是我助理。”沈巍戴上了他的平光镜。

 

赵云澜嘴咧到了耳根:“一样,都一样嘛!你的不就是我的,我的不就是你的?诶诶,小巍,你不是还没出戏吧?”

 

祝红听见这称呼没忍住又翻了个白眼。

 

“我情绪还得再收收。”沈巍被赵云澜拽着手肘,差点没露出个朱一龙式的嫌弃,好容易才压回去,“实在是,你的‘白宇’有点演得过分好了。”

 

赵云澜急眼了:“那可不行!你赶紧给我捋清楚,别真给我搞兄弟情了啊,晚上还睡不睡了……”

 

“你能不能不要乱说话!”沈巍的薄面皮和耳根子一块儿烫起来。

 

“好吧黑袍哥哥,我闭嘴,我收声,我禁言,行不?”赵云澜把嘴合上没两秒,又开始哼起了个古古怪怪的调调,“你没说不能唱歌吧?”

 

沈巍无奈地笑了:“行行行,走吧,林静应该已经开车来接了,别让他等太久。”

 

赵云澜一拍大腿:“哦对,今天我们杀青诶,快快快,大庆,打电话给汪徵,让她在老李那家私房菜定一桌,咱们一块儿去搓一顿!”

 

“老赵,汪徵问能不能带家属?”

 

“行啊,不过可得先跟她说好,桑赞要喝酒自己喝,别拉着小巍一块儿,上回我把他搬回去累死了……”

 

一行人笑笑闹闹着走远了,不久后,一条微博在社交平台上掀起了风浪:

 

剧版镇魂:恭喜@赵云澜 @沈巍 两位老师顺利杀青!经过三个月的辛苦拍摄,他们演绎的白宇和朱一龙究竟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点关注不迷路,特调处影视公司出品,敬请期待。




  • 好了能把这个奇怪故事看完的都不容易。这种脑洞之后要还有撞的我就服气了。谁的小脑瓜和我一样连着外星球呐?

  • 蹲评论等你们来唠唠感想哈哈哈√

  • 又及,有没有人和我分享一下被屏经验?【谢谢告诉我走外链的盆友当我不喜欢外链……

评论(62)

热度(1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