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巍澜】当小说阿澜遇见剧版沈巍时他们都在搞什么猫咪<七>

  • 【对不起哦今天的沙雕也并没有那么快落orz又及这篇文在某APP有参加活动可以戳一下投个票w】

  • 极度沙雕预警。

  • 这就是个沙雕段子hhhh大概是小说版死给撮合帮助剧版好兄弟的故事√

  • 是坑,更新不定。【催更请注意程度√

  • 文章tag:谁能比我更沙雕

  • 这篇真的就是纯正沙雕,十分希望我的小可爱读者们可以戳主页看看我正经写的文嘎嘎嘎_(:зゝ∠)_




1.

 

斩魂使原以为活蹦乱跳魔音灌耳的赵云澜就是最可怕的赵云澜。

 

他错了。

 

剧本比小说要薄一点,斩魂使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后来渐渐咂摸出了不对劲。合着这两个世界的时间线好像不大一样。他和阿澜已经经历了一切,生生死死也好,分散相聚也罢,都是过去的波澜壮阔了。但剧本世界不同,那边的进度显然慢了一大截。斩魂使眼见手中册子的最后一页才将将写到赵云澜和沈巍正面对上夜尊,心里一合计,凉了大半。

 

咖啡厅的这个角落被屏风隔成了个半封闭的小空间,赵云澜也就全然不在乎形象,一进来就半瘫在扶手椅里,要不是桌子太高斩魂使毫不怀疑这家伙又会把腿翘上去——和他家的那位一样懒懒散散没个正型——可这会儿赵云澜已经端端正正坐着好一会儿了,浓眉紧锁,良久不发一言。

 

“赵令主……”

 

“不知斩魂使大人能否和我说说,”赵云澜挥挥手,没有给斩魂使说下去的机会,嘴角一挑就露出个带着凉意的笑来,“这心头血、冰锥、抹去记忆,都是些什么桥段啊?”

 

 

 

2.

 

阿澜双手环抱胸前,对着面前这位乖巧又委屈地坐正了的大学教授就是一阵数落。

 

沈巍说:“我那时候是真没办法……”

 

“你们能不能动动脑子?用长生晷共享生命的法子是谁教给你们的?一封匿名邮件你们说信就信?我之前一直觉得这剧本有问题,总是无中生事小事化大,处处逻辑不通刻意波折,但好歹你们两位主角能开个金手指长点脑子……”阿澜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你别给我眨眼睛!再眨巴也没有用!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啊?长生晷治疗方法来路不明你信了还割腕了,江湖小道消息神医你信了还给人跪了,沈巍啊沈巍,你真出息!”

 

“可是,”沈巍的声音放得很轻,“我怎么能让赵云澜在我眼前永远失去光明呢?那是赵云澜啊!”

 

阿澜骤然收声。

 

沈巍继续轻轻地往下说:“赵云澜是镇魂令主,他应该是特调处、龙城甚至整个海星上最潇洒的人。他应该自由自在地骑着机车在街道中穿梭,他应该自信满满地在案发现场施展本领——他能够失去一双明亮的眼睛吗?我能够放任两颗星星永久地黯淡下去吗?我何尝不知道长生晷十有八九是有心人故意送到我们面前的,但试一试总有希望,就算没有成功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那你呢?你们呢?”阿澜突然开口问道,“一个割腕放血一个剖心取血,也叫毫无损失吗?赵云澜的眼睛如珠如宝,沈巍呢?你们真的以为沈巍就是没人疼没人爱名山大川里的一棵小白菜?你把赵云澜放在心上,看他磕一点碰一点就心如刀割——那你有没有想过赵云澜的感受,当他眼睁睁看着你……”

 

剩下的话哽在喉头,阿澜险些要讲不下去,深深吸了口气才接着往下说,也不知是在说剧本世界里的沈巍与赵云澜还是他自己和斩魂使——

 

“太沉重了,太沉重了。你们要赵云澜怎么办……”

 

 

 

3.

 

“……你们要赵云澜怎么办啊,要他三跪九叩、感恩戴德才甘心吗?”赵云澜越说越激动,

 

“不,”斩魂使轻声打断了他,“我不要他三跪九叩,也不要他感恩戴德。我要他今生今世、永生永世记住我,我要他永远别想放掉我。我是故意让他看见的,我要他心疼,我要他难过,我要他看到我疼痛的爱恋于是也来疼痛地爱我。”

 

赵云澜闷不吭声地把嘴里的糖几下嚼碎,白色的小棍儿往桌上一丢,灌了自己一大口又苦又涩的冷咖啡。

 

“你他妈放屁。”赵云澜说。

 

 

 

4.

 

阿澜点燃了一支烟。赫赫有名的镇魂令主原来也会手抖,不大厉害,但那两只修长的指拈着烟卷凑近唇边时显然不那么平稳。他深深吸了一口,良久才从鼻腔里呼出热气儿。

 

“他告诉我他是故意的,”阿澜说,“其实我不信。”

 

“……为什么?”

 

阿澜又吸了口烟,望着眼神躲闪的沈巍笑起来:“他才不舍得。我问你,要是你知道自己得死,你会拉着赵云澜陪葬吗?别逗了。嘴上说得狠,巴不得把自己捏碎了丢到尘埃里再碾上几下,其实临了了你们谁也豁不出去。”

 

沈巍没说话,他搅了搅面前的咖啡,上面的奶泡变成一团糊状,什么花式也瞧不出来了。过了很久他小心翼翼地一抬眼,没想到阿澜始终就那样死死盯着他,这下正好撞上了目光。他几乎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眼神一飘,但最终还是咬牙定住了。

 

沈巍动了动嘴唇,终于挣扎着挤出几个字:“你说得对。我不舍得。”

 

 

 

5.

 

齿缝里还留着甜腻腻的水果糖味儿,舌根却又被咖啡的余韵包围了。然而这奇怪的滋味赵云澜压根儿什么也品不出来,他握着拳头把指甲往掌心里摁,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盯住垂眸不语的斩魂使,话语几乎带着血腥气往外送:

 

“……你们以为我们就舍得?沈巍啊沈巍,一个两个的,都把赵云澜当成什么人了,啊?冷血冷情,没心没肺?呵,我有时候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和沈巍刚认识的时候,他怕我怀疑,故意在手上扎了个小口子。我那时候真是一股热血就往脑门子上冲,可他只要静静望一望我,我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等我亲眼看到他在厨房里握着一把尖刀,我……”

 

他一下子收了声,片刻后才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往下说:“我真恨不能那把刀划在我的腕上!我去捉他的手,他居然还敢躲开……”

 

斩魂使终于有了动静,他带着愧疚和不忍的眸子里又染上了一点困惑:“什么?”

 

“我说他居然敢躲!”

 

“不不,我是说,那个时候你试图去握住他的手?”斩魂使唰啦啦翻起了剧本,“奇怪,我刚才好像没看到这段。”

 

“这不重要……”

 

“这至关重要。”斩魂使扶了扶眼镜,赵云澜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个人果然是另一个沈巍,这幅动作往往意味着大学教授要开始上课了,果然他听他这样说——

 

“赵云澜,你知道平行空间吗?”

 

 

 

6.

 

阿澜被迫聆听了沈巍教授的基础物理小课堂,深觉家中那位说话已算是言简意赅,面前这位科学爱好者上起课来滔滔不绝的程度实在令人只想跪地求饶。他赶紧见缝插针打断沈巍,说:

 

“我懂了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说,按常理来讲,我和这儿的赵云澜要想达成互换,那必须是我们两个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行为,使得时空相互交叠,才能发生扭转和错位,对吧?”

 

“对。所以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找到两个赵云澜的共通点,按照这个共通的行为模式进行尝试,看能不能撞上小概率事件,让你们俩再换回来。”

 

阿澜若有所思:“我明白了。你刚才说我读的剧本和你们生活中发生的有出入,但小说那边确实和我们的真实情况相符——咱们必须得把两头的真实情况捋清楚,才能总结出正确的规划,是不是这么个意思?”

 

“嗯。令主,你能确定我刚才读的这部分是你们切实经历过的么?”

 

“非常十分以及极其确定。我们小巍到底是不是那么想的我不清楚,关于我的那部分是正中红心了。还有就是多少缺了点细节吧。”

 

“什么细节?”

 

阿澜在沈巍好奇又无辜的眼神里默默憋回了半句话。

 

……当然是上床的细节啊。

 

 

 

7.

 

“那行,你们小说版本的没问题,那就直接按着剧本咱们一点一点核对吧。”赵云澜从兜里摸出一只新的棒棒糖,“从最前边开始?”

 

斩魂使微微颔首:“好的。第一场写的是你和沈巍的初见,在龙大校园里,你去办李茜的案子,他过来扶摔倒的郭长城……大庆跑了出来……你塞给他一张名片,问了他的名字,就离开了。”

 

“等等,这里有点不对,”赵云澜把糖果“啵”地一下抽出来,“我还跟他握了个手。当时他攥得挺紧,好久没放开,我就留了心。”

 

斩魂使点点头,取了张白纸在上头记下来,接着往下读:“……李茜在天台绊了一下,险些摔下去,你飞扑上去拽住了他,没想到脚下踏空……沈巍冲上来帮你拉了一把,李茜除却擦伤了一点安然无恙。”

 

“不对,这儿也不对,”赵云澜又把糖果“吧唧”一下塞回去,“李茜没事儿,我伤了一块,手臂在天台水泥矮墙上蹭了一下,也不严重就破了点皮。当时沈巍还盯了我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有点吓人,感觉他当时分分钟要训我了,我只能装没看见。”

 

怎么觉着这个说法有点奇怪?斩魂使又默默记了一笔。

 

“……那第二个案子里,你去办公室找沈巍是为了什么?剧本里没写。你不是去找张老师询问的吗?”

 

“我就是想去看看他啊!”赵云澜回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斩魂使提笔。

 

“……你也犯胃疼了?沈巍把你送回去的?这里写得有点语焉不详。”

 

赵云澜耸肩道:“他打的车,我中间还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我靠着他肩膀,有点小尴尬,只好继续装睡。第二天发现他把房间给我收拾了还做了早饭,吓我一跳。”

 

斩魂使落笔。

 

“……这个部分我有点不明白。换脸人的案子里,沈巍被当做出现在案发现场的嫌疑人带回了特调处,后来怎么直接就放出来的?你们找到证据了?”

 

“这个啊,”赵云澜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当时沈巍特真诚地说不是他,我其实也这么觉着,反正当时也没什么证据指向他,脑子一热就直接放人了。这个有点破坏办案程序啊,我的失误,我的失误。”

 

斩魂使觉得手中的笔好像比斩魂刀还要重一点。他勉强写完这两行,把剧本一合。

 

赵云澜摸不着头脑,问:“怎么了?又有什么问题吗?”

 

斩魂使说:“请恕我直言,剧本里的赵云澜和沈巍是兄弟情没错。可你们二位……”

 

“我们俩怎么了?我们可不像你们谈恋爱的,全龙城两百来号酒店都跑遍了……”

 

斩魂使清了清嗓子没说出口。他红着耳朵想,明明你俩除了跑酒店,别的什么都做了嘛。




  • 转载请私信or评论提前沟通,站内推文请艾特本人或者提前沟通w给作者表示爱意可以投个票【戳我】_(:зゝ∠)_

  • 沙雕作者,评论等你。

评论(43)

热度(1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