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明星大侦探】【白&朱纯友情rpf/双北】明星兄弟情(二)

  • 【我TM发了三十多遍!!!永远不知道啥被屏蔽!册那!有一段单独发送没毛病合在一起就挂了,图片形式插入了,再发不出来我真的要直接坑掉这个了:)】

  • 发现上中下估计写不完,改成一二三了……因为要写情节呀_(:зゝ∠)_

  • 梗自微博已获授权(cr.秋风清水_)。

  • 双北CP/白朱龙宇无差rpf又名rpb√【根据评论提醒更改说法为RPF=Real Person Friendship

  • 请勿上升真人,一切是我瞎编。

  • 简言之大概是个白宇老师和朱一龙老师一起上了明星大侦探并且杨蓉老师也在场的故事_(:зゝ∠)_

  • “一位稀里糊涂的撒老师在五个知情人中夹缝求生”→“一个稀里糊涂的勋侦探在两对好兄弟和一个看破一切的女人中持续懵逼”

  • 文章tag明星兄弟情←可以存个档




对于朱一龙来说,《明星大侦探》的邀约实在来得过分及时——角色扮演类的推理节目对于一名浸入式体验派演员来说简直是量身定做的。朱一龙对自己的慢热心知肚明,又不想为演戏之外的事情耗费太多时间精力。然而新戏的宣传已经开始,访谈来来回回不知把那几个问题问了多少回,杂志拍摄也必须进入一个修整的缓冲期,不接个综艺实在是说不过去了。于是当朱一龙了解到,这档原本就很是合他心意的综艺同时还“相当会玩”地邀请了白宇,他想也不想就点了头:接,马上接。

 

那厢白宇看见拟邀嘉宾的名单时也心领神会地一笑,这个节目对于正处于《绅探》宣传期的他来说真是瞌睡遇上枕头,再合适不过。很快地,各方协调好了行程,敲定录制日期签了约,大家都拿到了自己的台本。

 

一周后的录制现场朱一龙终于和白宇接上了头。彼时他刚刚做好造型,正处于和并不熟悉的撒贝宁老师的尬聊之中,白宇的到来简直是暴雨天里依萍爸爸给的钱,太及时了。杨蓉与何炅的出场更是让朱一龙放松了许多,只是狭小空间里你来我往的各种寒暄交谈还是多少让他有些束手束脚。

 

“老白你怎么不去化妆,等会儿弄好了微信我,我过去找你,你直接过来也行——诶!”朱一龙想找个机会告退,回到自己的单人休息室,于是起身前凑到白宇耳边这么说了一句,没成想对方好奇地握住了他的发梢,“你干什么!”

 

白宇完全没有被吼的自觉,他不轻不重地拽一拽,又捋一捋:“龙哥,你不是‘龙将军’么,怎么又是长头发?哈哈哈这个假发质量不错,比上回面面的那个摸起来顺多了。”

 

朱一龙简直拿他没办法:“我知道你的意思,节目组非说我长发造型观众喜欢——但你能不能不要又扯我头发。等会儿你也有长头发,玩自己的不好吗?!快些去吧鳇呔子!”

 

“……什么鳇呔子?你说什么?我‘宇皇子’完全不知道你说的鳇呔子是什么。”白宇装傻把话题岔过去,推了推朱一龙的肩膀说,“我的造型嘛……保密!节目组这边沟通过了,说是让我等下最后上妆。好啦你赶紧回休息室吧龙哥,我们正式录制的时候见!”

 

朱一龙被白宇这说一半藏一半的做法弄得有点稀里糊涂的。他和其他几个嘉宾打个招呼就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刷一刷微博,看一看台本,心里头慌得要命。小白刚才那明显就是有事儿瞒着他,八成又要鼓捣什么幺蛾子。朱一龙赶紧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最近自己的被扒出来的旧料,越想越迷糊——也没什么呀,难不成白宇自己又做了什么表情包?

 

他还没来得及想个明白,就被工作人员领到了相当豪华的录影棚里,把自己的区域摸了个遍。这下朱一龙再顾不上白宇折腾的小把戏了,满脑子都是角色剧情,一边震惊感慨于这个故事的背景之宏大,一边被所饰演的人物的复杂情绪深切感染。

 

“龙将军,您可以在您的‘房间’里稍作休息,其他角色正在载入中,请稍后。”

 

工作人员面带微笑地转身离开,这一幕让朱一龙回想起《镇魂》中赵云澜误入游戏世界的场景。确实很是相似,他现在正身处于龙将军的卧房中,这房间被布置得很简单,床、桌、椅无不透露出其主人冷硬的风格,一丝一毫多余的装饰也没有。朱一龙注意到和他看过的往期节目有所不同的是,龙将军的房间四周被自录影棚顶垂下的黑色帐幕围住了,大概是为了营造出更为强烈的“空间感”,让玩家对其他区域能因充分的陌生而增添更多的探索乐趣。

 

“录制准备——五、四、三、二、一、action!”

 

导播一声令下,黑色帐幕应声而落,一块块陌生的空间尽数暴露出来。朱一龙被这壮观的场面唬了一跳,正要去看其他玩家相当富丽堂皇的房间布置,就听得一声熟悉的尖叫——

 

“啊——!太子,太子殿下您怎么了……快来人,来人!”

 

这是杨蓉的声音。

 

踩着牛皮军靴披着银色战甲,朱一龙将垂到前头来的一缕碎发甩到肩后,面色一沉眉头一锁,大步流星地往尖叫声的来源赶去。标着“御花园”的区域里,杨蓉跪在地上半抱着一具硅胶假人痛哭流涕,边上一身龙袍的撒贝宁踱着步子悲痛万分,臣子装扮的何炅扶着杨蓉的肩神色复杂。

 

“末将来迟,请陛下恕罪。”

 

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这一刻仿佛已没有了朱一龙,在这里的是大甄王朝最年轻的将军,何龙。

 

几乎同时,从旁边迟了半晌才落下的一片黑帐里头转出来一个身影。金冠玉带,风度翩翩,一身玄色长衫上头俯卧着一只似睡非睡的四爪龙,在光照下若隐若现地闪烁着金线勾勒出的凛冽轮廓。来人两手交叠躬身行礼,声线沉沉:

 

“见过父皇。丞相大人、丞相夫人安好。”

 

随即这人又微微偏转了角度,朝着刚刚起身的朱一龙又是颔首一礼:“龙将军沙场奔波,屡战屡胜;多年方归,别来无恙?”

 

朱一龙看着这个长发束起、下巴光洁的年轻男人,迅速收敛好满腔情绪,回应道:“见过宇皇子。守卫边疆本是臣分内之事,殿下言重了。”

 

“哪里哪里,将军年轻有为,为我大甄立下汗马功劳……”

 

“谢殿下抬爱,这都是陛下对臣信任有加,幸不辱命……”

 

听了半天场面话的杨蓉实在忍不住了:“诶诶诶适可而止一点可以吗?你俩别一即兴发挥就自己乱加台词行不行?我在这儿跪着抱了半天死者NPC了,能不能赶紧的进入下一环节?侦探呢?今天谁是侦探?”

 

“我我我!”魏大勋匆匆忙忙挤过来,“我这不是没找到上场的机会嘛……咳咳,我,大甄王朝勋皇子,就是今天的侦探……呃什么词儿来着,等等啊我看一眼台本……”

 

撒贝宁一拍大腿:“哎呀!皇家不幸啊,有这么个傻儿子!”

 

“不许这么说我们勋皇子。”何炅勉强憋着笑说,“看看皇帝就知道,这傻八成是遗传的。”

 

“撒老师你今天注意一点啊,我是侦探!我有两票!你信不信一会儿……”

 

旁边的朱一龙悄悄碰了碰白宇的手臂:“喂,老白,你还刮胡子啦?”

 

“角色需要嘛,”白宇笑得见牙不见眼,趁着朱一龙没反应过来又飞速伸手拽了一把头发,“哈哈哈我特地让他们梳了个发冠,你揪不着!”

 

“……幼稚。”

 

两个人虽说笑着,耳朵却没闲过,一直关注着魏大勋的叙述:

 

“今天是大甄朝233年10月12日,甄香太子被发现于御花园中死亡,目前死因不明。死亡现场第一目击者是蓉夫人——”

 

杨蓉终于能放下那个不算太轻的假人,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我是蓉夫人,我的夫君是何丞相。今天我是随他一起进宫的。”

 

何炅点头:“我是何丞相,今天我和宁皇帝有国事相商,当我和陛下在御书房商讨大事的时候,我的夫人就在宫女的陪伴下暂时离开了。”

 

“离开?等等,”魏大勋敏锐地抓住了要点,“你一个丞相进宫这很正常,带着老婆干嘛?”

 

何炅说:“宁皇帝下旨召我们夫妇二人一起进宫的。”

 

魏大勋立刻挑了挑眉毛,把一个语气词感叹得一波三折:“皇上和大臣夫人啊……哦~!”

 

“哦什么哦!我对他没有爱只有恨!要不是我的夫君日日夜夜念着他的好……呵!”杨蓉咬牙切齿,“皇帝,说吧,是不是你害死了甄太子!要么就是你,哈,我的‘好儿子’!”

 

何炅相当入戏地拦住她:“夫人,我跟你说过多少次,皇帝陛下不是这样的人……”

 

“你总是替外人说话!你倒是讲清楚,我和宁皇帝,你到底向着哪一个?”

 

撒贝宁见缝插针:“蓉夫人这话怎么讲,故去的可是我的长子,你不要血口喷人!”

 

“母亲何出此言?纵是母亲不喜儿子,也不需如此加罪于儿子。”朱一龙也立刻跟上,又是一番鞠躬行礼,“臣,龙将军,何丞相与蓉夫人之子。我戍守边疆征战多年,近日刚刚返回都城,今天正是来进宫觐见宁皇陛下,向他汇报军事的。”

 

魏大勋没从这里头挑出什么毛病来,点点头,问白宇:“那我的二哥,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白宇这一番全然即兴的台词说得那叫一个抑扬顿挫字字在理,魏大勋卡了半天没能回上一句,撒贝宁跟何炅认认真真地思考起了这种可能性。只听朱一龙突然清清嗓子,压低了声音说:

 

“小白,那什么……他好像是侦探哦。”

 

四个全然忘记这个设定的大男人尴尬地面面相觑,徒留杨蓉爆笑如雷——

 

“朱老师不愧是朱老师,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朱一龙被她夸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眨着眼睛说:“……杨老师,过誉了。”




  • 捋一捋设定:宁皇帝、何丞相、蓉夫人、龙将军、宇皇子、勋侦探。

  • 这个剧本的名字叫《皇家兄弟情》_(:зゝ∠)_CP只有双北!白居纯友情真兄弟!

  • 实名制日LOFTER的审核机制!!!!!!

评论(78)

热度(2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