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明星大侦探】【白&朱纯友情rpf/双北】明星兄弟情(一)

  • 好像不小心搞了个大的……梗自微博已获授权(cr.秋风清水_)双北的小伙伴们你们还记得我的姓名吗!!!

  • 双北CP/白朱龙宇无差rpf又名rpb√【根据评论提醒更改说法为RPF=Real Person Friendship

  • 请勿上升真人,一切是我瞎编。

  • 简言之大概是个白宇老师和朱一龙老师一起上了明星大侦探并且杨蓉老师也在场的故事_(:зゝ∠)_【经评论提醒认为可以称之为“一个稀里糊涂的撒贝宁在五个知情人中夹缝求生”的故事】

  • 文章tag明星兄弟情←可以存个档




撒贝宁接到新一期嘉宾名单的时候有点茫然。转眼《明星大侦探》来到了第四季,对节目的流程和套路大家都已经熟悉得很了,不过一次性请两位新嘉宾还真挺难得的。而且……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给何炅发了几条消息,大半天也没人回。肯定又是在工作。

 

“在吗何老师,何老师在吗,方便聊个天吗何老师,我有个问题想问哈何老师。何老师在吗能不能回复一下?何老师有空吗?何老师?”

 

等何炅录完一期节目回到休息室,手机一解锁就被满通知栏的消息晃得脑袋疼。他干脆拨了个电话回去:“怎么了撒老师?夏天都快过去了您还在这儿蝉鸣呐?”

 

“哎呦老何你总算有空了!不是,你拿到下期明侦的台本了吗?”撒贝宁把手机往肩膀和耳朵间一夹,资料翻得刷啦啦响,“这回怎么安排的嘉宾啊?这次直接带两个新人,鸥和小白都拍戏去了,鬼鬼好像又在筹备新唱片,还好魏大勋和杨蓉来撑场子——能玩得起来不?咱们得提前做好准备,万一节目效果不行那就……”

 

何炅听得一头雾水,按理来说节目组不至于不知道观众的喜好,一向是希望“初代团魂”越齐越好的,按撒贝宁的描述这简直是拆了个七零八落。相比起其他的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的玩法还是稍微有些复杂的,一旦嘉宾跟不上节奏、没放开玩,那作为固定mc的他和撒贝宁两个就必须得想方设法不动声色地递个台阶抛个梗,努力让节目的可看性提高一些。如果真是按撒贝宁刚刚描述的,那恐怕这次的录制会有点麻烦了……

 

这个念头在何炅抬手翻开台本看见两位新嘉宾名字的时候烟消云散。

 

“没事儿老撒,这哥俩没事儿,你放心。”

 

“啊?什么,怎么了就放心了?不是您给我解释解释啊?都很有综艺感?话多能热场子?他俩都是演员对吧,那要么像潘粤明那样专心致志走角色、偶尔一鸣惊人玩梗到飞起?”

 

何炅想了想上回《快乐大本营》的录制,龇牙咧嘴:“嗯……那个……综艺感……话多……玩梗……哎呀我电话里跟你说不清楚,录制了你就知道了。我看看啊,哟,蓉也在啊?”

 

“对,她也来,刚好有档期嘛。”

 

“嚯,那就有意思了。也就你这样八百年不刷微博的人才瞎操心。”

 

撒贝宁傻眼了:“何老师,您今天怎么老是话说一半留一半啊?”

 

“真说不清楚……这样吧我先提个醒,到时候递话玩梗全部冲着白宇去,给杨蓉也行,别直接让朱一龙接。”

 

“啊?”

 

“你让他接的他十有八九直接冷场,你甩给白宇,二传知道吗,从他那儿过去的梗朱一龙能延伸出一百零八个弯弯绕。”

 

“那杨蓉又怎么说?”

 

“哦,她会把梗给白宇的,三传一下给朱一龙也一样。毕竟两个都是她的男人又互为彼此的男人嘛。”

 

撒贝宁听得一头雾水,从业这么些年还是头一次听闻这种奇妙的“三角关系”。

 

“算了,”撒贝宁已经放弃挣扎,“那你简单跟我说说这俩演员吧?朱一龙,白宇,我都听说过,剧没看过。那个朱一龙还来我们央视录过几次节目……反正我没遇上。”

 

何炅的音调一下子古怪起来:“呃,我觉得,你可能见过。”

 

“这话怎么说?”

 

“他们都属于那种你在一部剧里见过到了下一部剧也以为没见过的演员。”

 

何老师您在说什么?怎么每个字我都听得懂连在一起我就不明白了?撒贝宁带着一肚子疑问来寻求何老师的帮助,又带着更多的疑问结束了对话。

 

不对,这俩新嘉宾肯定有问题。北大还行的机智大脑很快得出了结论。他得好好搜一搜……哦,有过合作的作品是吧。

 

撒贝宁就这样点开了一部名为《镇魂》的网剧。

 

录制当天撒贝宁到得特别早。这回是个架空古代的背景设定,妆发估计都要折腾大半天,他前一天在北京还有工作,怕飞机晚点,几乎是一下班就连轴转着飞了长沙,到录影棚的时候秋末的天空才刚姗姗来迟地亮了个透。

 

“撒老师好!”“撒老师回来啦!”

 

节目组里有许多阔别已久的熟面孔,也有很多稚嫩的新人。撒贝宁打了一圈儿招呼往化妆间里走,惊讶地发现竟有人比他到得更早。对方看起来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造型师正往他头上戴发套,他不便起身,只能抱歉地一笑:

 

“撒老师您好,我是朱一龙。”

 

撒贝宁迎上去两步同他握个手:“你好你好,我看过一点你的作品,很不错。我是撒贝宁,你应该也知道,我跟何炅何老师,我们俩是这个节目的固定嘉宾。今天的录制中如果遇到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找我们。”

 

“诶,好的谢谢谢谢,”听到撒贝宁说看过他的作品,朱一龙微微睁大了眼睛,旋即抿唇一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前两天何老师也和我们说过了。今天就麻烦你们了。”

 

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话多如撒贝宁竟也有那么些许的谜之尴尬——你说这人要是个能谈天说地的,再生疏也能唠叨一块儿去;要是他实在沉默寡言,撒贝宁也有信心独自carry全场滔滔不绝。偏偏朱一龙永远是那样认真地回应着别人的话,脸上的表情像是一本正经地写着“洗耳恭听”四个大字,让撒贝宁不敢放飞地欲言又止。

 

于是化妆间大门重新被人推开的时候撒贝宁简直如获救赎,化妆师死死把他摁在了椅子上嚷嚷眼影差点花了。然而来人并不是能和他一唱一和的何炅,甚至也不是还算熟悉的魏大勋与杨蓉,是另一个有些陌生的年轻人。哦,这应该是白宇。

 

撒贝宁那颗可怜的心从冰水里刚刚挣扎出来,又重新落了回去。这回轮到他动弹不得了,只好别扭地往边上伸出一只手:“你好白宇,我是撒贝宁。”

 

“撒老师您好您好,我是白宇,今天我和龙哥就多拜托您几位照应了。”

 

撒贝宁内心正暗自感叹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话多些比较好套路,一转眼就傻了。刚才那个全程温和礼貌中带着一点小尴尬的朱一龙突然活泛了起来,整个人带着刚刚做好的造型几乎要椅子上蹦起来——

 

“白宇,我知道今天要见面你很高兴,可是你能不能不要又发我的表情包?”

 

“我没发啥呀龙哥,这不是刚好刷微博又收了两张新的和你分享一下嘛哈哈哈哈哈……”

 

“你给我个金箍棒我能打死你!”

 

这俩哥俩在边上沙发聊得热火朝天,一会儿低头刷刷手机一会儿又争来抢去。何炅也来了,悄没声儿地溜到目瞪口呆的撒贝宁边上,低笑道:“撒老师,我跟你说了吧,他俩一块儿来,你就别担心冷场了。”

 

“不是……刚才我先遇上朱一龙了你知道吧,小伙子挺礼貌的,人也好接触,就是……”撒贝宁难得地找不到形容词,“然后这白宇一来,就突然……我怎么有点说不明白呢?”

 

“嗨,撒老师,您不用多说,我们都懂,习惯习惯就好。”杨蓉不知什么时候也冒了出来,后半句刻意把嗓门儿往上一抬,“哎哟,我说我这女主角来了,怎么好像就没人看见啊?”

 

那厢白朱二人略带茫然地齐齐抬头,瞧见杨蓉挑着眉正笑得瘆人,赶紧冲过来打招呼:

 

“蓉姐好蓉姐好!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哈哈哈!”

 

“刚才没注意到真不好意思……好久不见!”

 

杨蓉把撒贝宁从化妆椅上轰起来,跟何炅两人并肩坐下开始上妆,笑道:“我还以为两位男主角一合作就把我忘了呢。”

 

“那哪儿能呢,”刚拖着速率条补完一遍剧情的撒贝宁终于逮住了插话的机会,他瞥了一眼杨蓉的角色卡说道,“哪里就能忘了我们的蓉夫人了?不就演了个兄弟情嘛!”

 

杨蓉抬眼默默注视着撒贝宁。

 

何炅转头默默注视着撒贝宁。

 

白宇和朱一龙有些尴尬地对视一笑,面对著名的法制节目主持人想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围观了好一会儿的魏大勋拍拍撒贝宁的肩膀,说:“撒老师,我们可以不说话。”




  • 未完待续,更新不定。

  • 双北的朋友们在哪里!挥舞你们的双手!告诉我没有忘了我!

  • 北老师和居老师的友情向每次都能让我写到跪地orz

评论(211)

热度(4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