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瞳耀】最佳男主(娱乐圈paro/上)

  • 这是一个努力调整生物钟的人的午夜两点定时发送。

  • @独钓冰窟  @挖坑作死小分队 我真滴很努力在写了嘤嘤嘤【擦眼泪

  • CP瞳耀,娱乐圈paro,双影帝设定。俗不可耐的老掉牙写法,看标题知剧情。 

  • 关于演技流派看看就算,主要是我瞎扯。三大表演体系是斯坦尼(体验派)、布莱希特(表现派)和梅兰芳,方法派姑且算作斯坦尼体系的美式化——衍生产物。

 

 

 

“我假设现在镜头前的那位真的是一名从业五年以上的演员?”

 

展耀双手环胸挑着眉问,他这套绵里藏针的话术永远让人招架不住。导演抹了一把脑门儿,满手湿漉漉的全是汗:“哎、哎。他入行……有十年啦。”

 

七月初的天气仍然是这样热而闷,尤其是在这种半棚拍的场地,四面不透风,偏偏又是现场收音——一切制冷和鼓风设备在拍摄时都必须停止运转,以保证杂音不被那毛拖把似的麦克风捉住。在这样的季节开机简直是要人命,这意味着至少三个月,他们都得在相当磨人的环境里进行拍摄。

 

这会儿还没展耀什么事,他前阵子事儿多,太忙,进组安排得晚,戏份都往后推了一点,但他完结了手中事就风风火火来了,于是正撞见另一位男主角艰难拍摄的场景,忍不住嘲讽了两句。

 

拍这部电影还真不是展耀自己的意思。中成本,也不是纯正商业片,导演攒了这个本子好几年,就想着有朝一日冲个奖回来,于是豁出老脸用早年的人情换来展大影帝挑重任。毕竟展耀是最年轻的举起国内小金杯的男演员,又是绝对的盘正条顺,脸和身材挑不出错,有他在,不论是电影的质量还是票房,都能有所保障。

 

展耀接是接了,可终究还是有点意难平。一开始展耀就是因着卖导演面子才考虑了这么个本子,后来觉着还不错就应承了下来。然而等他稍有空闲,细细地把剧本和原小说读了三个来回,他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所谓的刑侦双男主,怎么看怎么像俩人有一腿,再一联想导演的冲奖初衷,他还有什么不明白呢——俗套的爱恨情仇和激烈的枪战打斗最多只能在商业片里获得漂亮的票房数字,可若是想要博得那群刻薄评委的青睐,恐怕非得有点什么发人深省的内涵,比如家庭暴力,比如性别平等,再比如小众群体……

 

比如同性之爱。

 

 

 

同性题材近年来几乎被拍烂了,真真切切反应社会现象的也有,借着风向刻意卖腐的也有,仅仅叙述相同性别之人感天动地一段情的也有。对大多数行业来说,有前人走过的路往往能顺畅些,但就影视业这块儿好像恰恰相反——拍的人多了,就俗了。这回的导演显然是个有想法的,他异想天开地要求,剧情里完全就没有感情线,但你俩演对手戏必须给我有“爱情的感觉”。

 

于是乎这个剧本就成了不折不扣的“两面派”。展耀第一遍读的时候就纯粹是平常心,不过把它视作寻常的刑侦题材来看。案情扑朔迷离,剧情环环相扣,人物关系错综复杂,看到精彩之处他拍案叫绝,大叹心理学之精妙;然而到了第二遍第三遍,细节处的提示如“同喝一杯牛奶”“扔个枕头给他”让展耀起了疑心,等他怀揣着截然不同的心情从别个视角再看一遍,终于从那些看似普通的细枝末节里咂摸出了导演和编剧的“用心险恶”。

 

这都什么玩意儿。展大影帝私下里啐了千遍万遍,可自己接的本子咒骂着也得好好拍完。至于导演那些个稀奇古怪的期许他从来没在怕的——一个标准的布莱希特表现派,你给他提供完整的人设和剧本,他有百分百的信心能按着要求走到底,哪怕它看起来再荒谬,表现派也不在乎其中情感逻辑缺乏的缜密性。他们无需“共情”,他们只需“模仿”,模仿剧本里的角色行动,眼里的爱恨说要三七分就绝不会是四六开。

 

这种得心应手令展耀天然地拥有着优越感。他的优越感从不是高昂着脑袋用鼻孔和下巴看人的轻蔑,他的优越感是来自于他本身就站立在群山之巅。像一只猫,毛发柔软地闪着光泽,但当他望你一眼,你就知道他在说,你不配做他的同类。此时此刻监视器后的这只猫就是正这么望着镜头前可笑的人类,语意里满是嘲弄,但其实没什么恶意,他只是表达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他行吗?

 

 

 

白羽瞳真是有些冤枉了。道具加绿幕,任谁在这种信念感要求极高的环境里拍摄都不免遇到些困难,尤其对面并没有能接住他戏的人,几个小群演能够勉强按着剧本要求走到位说好词儿就很不错了,几个动作拍下来不晓得NG了多少次才算完,若不是他精神体格都不错,换个人早一头栽倒在这四五十度的地方了。

 

好容易又备了几条镜头,白羽瞳喘着气儿从奔上来的助理手上接过冰水,咕咚咚灌了一气儿,回头就去看导演,想瞧瞧回放效果如何。这一转身就望见导演边上立着的人影儿。薄薄的靛蓝短袖衬衣被汗液濡湿,深一块浅一块地贴在瘦削又挺拔的脊背上,那人正斜斜地倚靠着边上的桌子垂头和副导演交流着什么,大概是听见这边群演散开的动静,蓦一回首,恰撞上白羽瞳的目光。

 

展耀。

 

只需要千分之一秒,白羽瞳就能认出如今这位炙手可热的年轻影帝。他有着标准的年轻男演员的体格和身量,肩背腰臀腿的流畅线条像是用尺子量好了才雕刻出来的;至于五官,白羽瞳敢打包票,去外头大街上绕一圈,下到三岁刚会走上到八十牙掉光,女性观众最想嫁的男演员里展耀绝对能高票当选。然而白羽瞳认出展耀的原因并不仅是出于对方惊人的国民度,而是他清晰地知晓,这将是他接下来三个月的搭档……

 

剧外搭档,剧内情侣。

 

白羽瞳又喝了两口,把瓶盖拧好,一边往导演那儿走,想去看看回放。要是这段打戏没什么毛病,他就能去换了这身黏糊糊脏兮兮的衣服了。然而他没能和导演说上话,展耀步子一错,侧身拦在了他跟前:

 

“打得不错。”

 

“谢谢。”

 

“演得不行。”

 

展耀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四平八稳,神色不动如山,唯有左边的眉毛不易察觉地挑了一下,白羽瞳瞧见了。他直直地把目光迎上去,手也往展耀肩上一搭,导演看得心里发怵正想打个岔,就听一句词漏出来:

 

“我呢,现在才发现,原来你一直在仰慕我。我呢,特别理解你们这种仰慕明星的。”

 

展耀一怔,注视着那双发亮的眼睛,相当自然地把肩上的手甩开:“爪子拿开。”

 

有点意思啊。展耀心里想着,不自觉呲了呲牙。

 

白羽瞳瞥了一眼,几乎又要克制不住地接上一句台词,他咬咬牙根咽回去了。和展耀不同,白羽瞳从最开始就听导演讲清楚了这部戏的主要脉络,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接了下来。他用了一个月把剧本翻烂,洋洋洒洒写了上万字的人物小传,然后把它们塞进了碎纸机里,再不做任何设计,“毫无准备”地进了组。

 

作为一个合格的方法派,白羽瞳一如既往地试图与角色共情共想共命运,把自己和文字中那个单薄的形象糅合成一个独立的新个体。也许前两天的拍摄情况因为环境和对手的原因而不尽如人意……

 

但是,从白羽瞳对上展耀的那一刻,他确信,他开始入戏了。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东西。争取迅速写完丢掉。

评论(7)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