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瞳耀】幼稚完

橘花跑路了!橘花跑路了!欠下了十集Sci带着一堆奇奇怪怪的脑洞跑路了!她用瞳耀短篇抵债!原来点不到邀不着的文通通小短篇!通通小短篇!【擦眼泪

莫染守着道长在瞳耀尖叫!在瀚冰挣扎!在这里试探橘花会不会对rps伸出试探的小手掌!

假的橘花:

送给 @莫染_ ,没嗑完就想跑路真是内心惭愧


很短,言之无物,还ooc




似乎每夜畅快淋漓的性事后展耀总会赖床到十点半,半梦半醒中使唤白羽瞳跑茶餐厅帮他买杯冻柠茶顺带捎点蛋挞菠萝油叉烧酥之流的茶点。


等到白羽瞳回家后就能看到自家对象随便地穿着他或者是自己的衬衫——完全取决于拿谁的更顺手。扣子以前是不系的,在白羽瞳四次三番警告后才胡乱系一通。懒洋洋坐在餐桌前,笔直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眯着眼朝窗口发愣。


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的白羽瞳差点以为展耀是中了什么邪,久而久之就对这个极其不像展耀的展耀产生了超乎寻常的包容。尽管吓人得像双重人格精神分裂什么的,白羽瞳自己搜肠刮肚为展耀的异常作出强行解释后,就把一切锅套给压力太大神经长时间紧绷需要一定的放松这种似是而非的借口。


展耀喝冻柠茶也是麻烦得可以,非要把柠檬片另外打包,喝的时候像吃生鱼片一样挤汁。白羽瞳就没那么多讲究,用塑料勺把茶里的柠檬片戳个面目全非就喝了起来。


白羽瞳眼珠子提溜地转着要该怎么让展耀把裤子穿上,就眼瞅着展耀小心吃起他这回钦点的新鲜葡挞,像是怕把渣掉衣服上。而眼尖的白羽瞳都能看出衬衫上留有牙膏泡沫的渍,头痛地想这已经脱离压力大要放松的程度了,堪比灵魂出窍好吗?


问题不大,这个祖宗吃饱喝足一会又该睡了,十二点准时会还给他一个正常到不能更正常的展耀。


可今天这尊大佛似乎不想说话,而是扯了扯白羽瞳的衣袖问他还记不记得他们第一次上床的事。白羽瞳险些把冻柠茶喷了展耀一脸,先不说往常展耀在这个时间里除了给他菜单安排基本不会说上半句话,有的时候甚至能在两人做完后给他报菜名,强调着鸡尾包不要有椰蓉的。


秉持着前一晚刚上了人家第二天自然要对他千依百顺的好男人品性白羽瞳,咬咬牙忍了展耀要开始对他过往黑历史鞭尸的行为。是,他们的第一次简直就是地狱级别的,展耀还能愿意跟他发生第二次性关系他就该烧香谢谢祖宗了。


要说是被美色迷了眼还是自己撞了邪,白羽瞳用屁眼想都觉得实在是苦了展耀。那是展耀唯一一次没有事后醒来进入老僧入定模式,因为他直接发烧烧晕过去带去医院打点滴了,唯一的相似点大概是醒来之后都挺沉默的。


展耀看着白羽瞳黑着脸没说话,就只顾吧唧吧唧地吃完第二只葡挞,低着眉抿了一口茶,嗓音有些沙哑地说:“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了你。”


“我不怕你吃了我。”白羽瞳眼观鼻鼻观心,说的话倒是不假,“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


“都多久以前的事,早就无所谓了。”


你也知道久,又干嘛还提起呢?


展耀站起身走到白羽瞳面前,日头的强光打在他身上让白羽瞳有些恍然。他弯下腰亲吻白羽瞳的唇,阳光照得他的脸有些热,让白羽瞳不知道自己这张脸到底是被贴热的还是什么火被点起来烧的。


这张嘴是甜的,有茶味,有柠檬香,又有牛油的味道。


“……回去睡吧。”白羽瞳憋了一会就挤出这几个字,他不知道今天过后他会为这一刻的温存无比怀念。展耀淡淡看了他一眼,也就不再闹腾,乖乖回房休息了。
结果呢,展耀今天过后突然就不见,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不着痕迹。


展耀试过对白羽瞳进行心理暗示但是无数次都失败了,直到他发现白羽瞳对人最不设防的时机是犯傻一样看他吃早点的时候。


白羽瞳记得自己有过那么一个冻柠茶味的伴侣就够了吧。


至于他,将只身去迎接危机。有幸的话顺利回来,事后被白羽瞳要杀要剐躺着被他干两天都无所谓。不幸的话,也不是把白羽瞳的弱点变成最坚硬的盔甲。


连不幸都是幸运的。

评论(5)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