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瀚冰】有点漂亮(沙雕短篇,rps一发完)

  • 巨型沙雕!巨型沙雕!请没有做好防御措施的群众迅速撤离!迅速撤离!

  • 本文可能会毁掉一个浪漫撩人经典名场面。

  • 关键字预警:华农兄弟(。

 

 

 

最近工作有点忙,连轴转。挺好,这好歹意味着有点热度了。不过再怎么健身举铁练肌肉,高瀚宇终究不是铁打的,昨儿个他为了拍杂志抱着一桶冰耍了半天帅,为了效果还多少灌了几口红酒,晚上回去一不留神就烧起来了。他琢磨着第二天也没啥行程,干脆也不定闹钟,准备好好睡到自然醒,让自己的身体心理都缓口劲儿。

 

——然而高瀚宇还是一大清早就被吵醒了,以一种极端意想不到的方式。

 

你能想象吗?你飞来飞去跑通告折腾了大半个月终于把自己弄倒下了,量量体温三十八度,吃了药还出去跑了两圈也不见好,于是你就把胡乱洗漱好的自己往柔软的大床里一抛,只期盼着能睡个好觉退个烧——刚闭上眼没多久你就感到后颈一疼整个人腾空,四肢下意识地挣扎着却无处使劲……

 

“……哇,这个竹鼠怎么这么热啊,是不是中暑啦。哦没有,他的脚还会动。”高瀚宇听见有人这么说着,声音熟悉又陌生,语中之意令人不寒而栗。

 

卧槽!下一刻他居然切实地感受到自己长出了一条尾巴!它现在正被人攥在手里,这个突然大头朝下的姿势令高瀚宇眼前骤然一黑。因巨大信息量和生理性不适的双重打击而晕厥过去的高瀚宇在失去意识前,听见那个声音带着笑意说:

 

“哇,这个竹鼠,有点漂亮哦。”

 

 

 

高瀚宇好恨。

 

一个多月前的《浮夸》采访中他用一句“有点漂亮”成功俘获一大群小姑娘的怦然心动和某位大爷的开怀大笑,彼时他又兴奋又满足,或多或少还免不了有点儿得意,心说难得能把不动如山的季肖冰撩成这样真是赚到;然而,一个多月后,高瀚宇听见“漂亮”二字简直想要退避三舍。

 

——就在他发高烧的那个晚上,世界变了。他现在是一只竹鼠。他拥有一个饲养员。

 

饲养员的名字叫季肖冰。

 

叫做季肖冰的饲养员和外面那些饲养员都不一样。他文质彬彬,他温文尔雅,他虽然不能看透竹鼠的内心,但他能吃。

 

是的,能吃。

 

高瀚宇缩在小小的隔间里战战兢兢地啃着米糠拌饭,时不时能听见外边季肖冰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和被拎起的竹鼠吱吱哇哇的乱叫。

 

“哇,这个竹鼠,你们看,中暑了。竹鼠中暑怎么看呢,就是把尾巴提住抓起来,它要是四只脚不会动了,那就是中暑了。中暑了就没得救啦!好漂亮的,不要浪费,不如我们就把它炒了。”

 

随着一个同伴——高瀚宇不得不接受现在那是他的同伴——凄厉尖叫的远离和终结,高瀚宇的心冰凉一片。然而他居然有些庆幸,至少被捉出去吃掉的那只不是他,他安全了。

 

噢,我的老天爷,不对!季肖冰熟悉的脚步声又折返回来了!高瀚宇早已经把这个节奏和音色记得一清二楚,毕竟过去在片场时他常常装睡,听着对方在自己身边走过来走过去。

 

脚步声近了,更近了!高瀚宇一个激灵,一双带着薄茧的手把他托了起来。和外面那些别的饲养员不一样,季肖冰饲养员的手指修长得很,骨节分明。如果放在平日里,高瀚宇很乐意握住这双手唱唱情歌或者趁机想法子撩上两句,然而此时此刻,他只能僵硬着躯体,感受微凉的指尖在毛发间穿梭,饲养员说话的时候胸膛传来的振动是那样迷人又惊悚:

 

“哇,大家看这只竹鼠,”高瀚宇第一次这样局促地面对镜头,“他的皮毛,牙齿,眼睛——好漂亮的!咦,怎么不动了,是不是中暑了?”

 

高瀚宇浑身一震,连忙摆手蹬腿挣扎起来。

 

“噢噢噢,没有中暑。”

 

高瀚宇敢以季肖冰鼻子上的痘发誓这个语气绝对有遗憾的意思。

 

“你们看哦,他走路的时候屁股会一扭一扭的,很漂亮哦。”季肖冰这么说着,把手中的竹鼠放到了地上,“快,走起来,运动运动!”

 

高瀚宇好恨。

 

 

 

高瀚宇绝望了。

 

第一周——

 

如我们所见,为了躲避中暑后的二三事,高瀚宇努力让自己的烧退掉了。

 

第二周——

 

“哇,这只竹鼠,有四斤多了,好重的!好漂亮的。不如我们做成红烧竹鼠,一定很好吃。”

 

高瀚宇在小小的隔间里跑起了步,他决心锻炼身体,绝不增重。

 

第三周——

 

“哇,这个竹鼠昨天和隔壁的公鼠打架了,受伤好厉害的,没有治疗的价值了!不过还是很漂亮的。不如我们做个叫花鼠,应该会好吃。”

 

高瀚宇躲过了一场竹鼠混战,胆战心惊。

 

第四周——

 

“哇,这只竹鼠,它老婆走啦,它就抑郁啦,三天没吃饭了,这样下去不行的!你们看,本来很漂亮的,现在都瘦了。不如我们用来做汤,很香的。”

 

高瀚宇面对新进来的母竹鼠四下奔逃,拒绝交配。

 

第五周——

 

“哇,这只竹鼠,它不肥不瘦,刚刚好哦。很难得了这样子的,太胖了太肥,太瘦了没肉,这只好漂亮的,不如我们就把它烤了吧。”

 

高瀚宇绝望了。他不得不承认,经过一个多月的自我管理,他已经成为了这片养殖场里最漂亮的鼠。

 

 

 

季肖冰总觉得今天高瀚宇怪怪的。工作室那边接到杂志拍摄合作邀约时他还挺高兴的,他有一阵儿没和高瀚宇见面了。前段时间风风雨雨有的没的事儿也不少,对方相当利落的举动让他觉得心安,他自知没有看错人。

 

但今天高瀚宇实在奇怪。从他刚一进来季肖冰就意识到了不对,躲闪的眼神和局促的话语完全不像是之前那个活泼又爱撩的大男孩了。

 

化妆的时候季肖冰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哎,你怎么啦,天气太热中暑了?”

 

“没有!”

 

没有就没有,那么大动作干嘛,张牙舞爪的。季肖冰挑挑眉:“那怎么这么低落?前两天吃多了没健身,胖啦?”

 

“我没有!”

 

“那就是被哪个漂亮小姑娘嫌弃了甩了。”

 

“绝对没有!”

 

高瀚宇气坏了。季肖冰今天怎么每一句都往他心口上戳呢?昨天夜里做的那个梦实在太吓人啦,他到现在还没彻底缓过来。

 

季肖冰看他是真急了,虽然摸不清头脑,但还是和往常一样下意识地哄了两句:“好好好你没有,你很好,你今天状态特别棒——你上次撩我那句土味情话怎么说的来着?呃,你脸上有点东西?有点……”

 

高瀚宇欲哭无泪地强行打断了他。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高瀚宇都不敢主动去撩季肖冰了。他总觉得自己随时会被煎炸煮蒸熬炖成奇奇怪怪的东西。倒是季肖冰活跃起来,三不五时发个微信问“干嘛呢”,有新的进组动态也会第一时间和他分享。有一天季肖冰连发了几个爆笑的表情包,高瀚宇磨蹭半天回了个问号,对面就丢过来一个B站视频链接。

 

“哈哈哈哈哈老高你看,这个华农兄弟太逗了!”

 

高瀚宇脸色铁青地看完了那个养竹鼠吃竹鼠的视频。他决心要一整天不理季肖冰了,然而犹豫半天他又删删减减发了条消息出去:

 

“你喜欢看这个啊?”

 

“是啊,竹鼠多可爱啊。尤其那只白色的,你别看每次小哥都把他拎起来逗,其实最喜欢他啦!”

 

手机听筒里传出爽朗的笑声,震得高瀚宇耳朵痒兮兮的。

 

“你喜欢白色的竹鼠啊?”

 

“对呀!”

 

“他生病也没关系?”

 

“我心疼还来不及。”

 

“他打架了会受伤。”

 

“那赶紧给治疗呀!”

 

“他长胖了怎么办?”

 

“多运动运动就行。”

 

“他失恋抑郁了呢?”

 

“那他不是还有我呢吗?”

 

高瀚宇觉得耳朵不仅有点痒,而且还有点烫。

 

“哦,那好吧,”他摁下语音键,哼哼唧唧道,“那你觉得,我……白色竹鼠,是不是最漂亮的竹鼠呀?”

 

过了好一会儿,高瀚宇快要把手机屏幕盯穿了,突然有一条带着红点的语音“嗖”地一下蹦出来。

 

“还行吧我觉得。虽然有时候太活泼,话又多,跑来跑去还喜欢嗷嗷叫,但我不会烦他哒……”

 

高瀚宇有点高兴又有点失望,正要再回点什么过去,又听见后边还有几秒钟的声音——

 

“毕竟嘛,我觉得他还是,有点漂亮的。”

 

 

 

  • 懂梗的人应该都懂。B站指路up主华农兄弟,收获快乐。

  • 没想到一个纯沙雕最后还能圆成个反撩的故事。

  • 没了。

评论(51)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