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瞳耀】真情实感(演员paro,一发坑)

  • 这篇是废稿。改了改放出来,只是因为柠檬太太和小云想看【心软地点烟
  • 我的意思是,这个文我构想好了,但是目前是不打算接着写了。
  • 就这么多。

 

 

 

“……在我看来,斯坦尼体系在国内固然风靡,但其局限性大家有目共睹,我对其持保留态度……过于碎片化的表演训练显然会对年轻演员的角色塑造予以不那么正面的影响。相较于这种相当苏联风的流派,美式化后的产物——方法派——也许在这方面会相对好些,但我其实并不推荐……”

 

“……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比较欣赏布莱希特的表现派。表现派,在内心描摹角色设定,再对该设定进行模仿,一是能够更好地塑造角色细节,二则是这种方法较为‘可控’。我们可以随时停下来对角色进行新的设计和调整,这无疑能够使……”

 

展耀眼见着下课铃响起的刹那台下一片昏昏欲睡的学生精神抖擞地抬起了头,无奈地清清嗓子,“好吧,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下课。”

 

一片椅子拖动和整理课本的嘈杂中,后排隔壁学校第一次溜来旁听的小姑娘好奇地问同伴:“诶,你们上展老师的课,怎么都这么……”

 

“冷淡?”答话的女孩和所有表演系的同学们一样,画着精致漂亮的妆容,然而这也掩不住她眉宇间的倦意,这暴露了她之前两小时课堂的心不在焉,“你没看错,就是这样。”

 

“冷淡也说不上,就是感觉你们都,呃,没我想象中的兴奋。”

 

“谁没有过兴奋呢?是,当我得知我大学第一堂专业课的授课老师是谁的时候,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觉;可等我在这间教室里听了整整一个学期枯燥乏味的长篇大论,我对展老师就只剩下颜值的崇拜了。当个纯正的颜狗不好吗?”

 

“可是……可是那是展耀,展影帝啊!”

 

“影帝?”女孩飞扬的眉尾勾出一个尖刻又伤感的弧度,“在我看来,当一名演员离开舞台和镜头,当他失却诠释角色的勇气和动力,那些光环就熄灭了。”

 

“……我、我不太明白。”

 

“你不明白正常。我一开始也不明白,为什么堂堂影帝上起表演理论课居然是照本宣科,没有人能从他的课堂上收获课件之外的任何东西。后来我终于懂了——他的理论和实践,脱节了。”

 

 

 

年少时的几年留学经验和后来的一段演艺生涯让展耀保持了每天查看邮件的好习惯。他高效率地回复了几个来自学生的问题,又婉拒了一些媒体的采访邀请,鼠标指针最终停留在一封标题简短的邮件上,那里意味不明地写着个阿拉伯数字“1”。出于某种预感,展耀没把它直接拖进垃圾箱,而是点进去看了看。

 

这是一个剧本节选。大概是哪个导演手抖发错了人。

 

展耀笑着摇摇头。三年前他获得那座金杯时邮箱里塞满了这些东西,即便他宣布退出演艺圈,各式各样的本子还是不愿气馁地纷至沓来,好像所有的导演编剧投资方都认为自己一定有什么能够打动新鲜出炉的年轻影帝——资源,金钱,权利,他们从不吝惜在投资回报率高得惊人的事项上许诺惊人的利益。当他们发觉这一切许诺并没有得到任何回音时,第一反应一定是加码,然而时日一长最真实的结果就暴露出来:展耀,那个分量极重的金杯的最年轻获得者,真的不再演戏了。

 

退出演艺圈后展耀过得自在极了,他把金杯的照片和一份亮闪闪的国外著名学府表演系博士毕业证书往电影学院一投,三天后就收到了表演系副教授的聘书。再也不用没日没夜地熬角色,也不用昼夜颠倒地赶通告,展博士自此过上了幸福轻松的教师生活。授课于他而言并非难事,复杂的专业词汇在博士论文里不过是轻飘飘的一角,两根手指头轻轻一捏,就在那里了。有人说他太过清高,也有人说他装腔作势,还有人说他急流勇退;但只有展耀自己知道,他不过是不敢再演。

 

三年前那部镀了无数层金的影片让他的名字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符号,“展耀”一夜之间化作新一代演技派的代名词。等他转向教学,也曾有长枪短炮架在窗前录他对布莱希特的赞美和对表现派的推崇。然而时日一长,同学发觉了这门课的乏味本质,业内人士也开始对这名年轻演员的实力产生了质疑。那些富丽堂皇的辞藻之下是空荡荡的无知,展博士厉害的从来只有一张嘴,而那个声名赫赫的展影帝则宛若天边划过的灿烂流星,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展耀年少的时候聪颖得很,连连跳级,比同龄人早了好几年就远赴重洋留学进修表演课程了。他一路从大学到硕士又读到博士,带着高级知识分子的光环连着进了几个组,收获一片好评。然而和他后来在大学课堂里说的恰恰相反,过去他从不是布莱希特的拥趸,而是斯坦尼的忠实追随者。真听真看真感受,去储存情感,去释放自己,毫无保留地投入到人物的故事和情感里去;角色笑,他就发自内心地开怀大笑,角色哭,他就痛彻心扉地嚎啕大哭。当时的老师无不称赞他是年青一代体验派中的佼佼者,与角色共情能力一流。然而正是这样的天赋,给他带来荣誉的同时,也带来了灾难。

 

——他过分入戏了。

 

那部后来被称作经典的电影中,展耀扮演的是一名协助警方破案的心理学博士,最重的戏份在于大结局,博士遭受反派绑架。在经历了幽闭和暴打之后,我们的主人公留下了深切的PTSD综合征,且因其本身对心理学的深刻认知而难以疏导,郁郁而终。在该部分的拍摄中,导演刻意地诱导展耀深入角色、极端共情,最终成果惊艳观众和评审,是展耀斩获大奖的关键因素——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展耀的情绪失控和认知混淆。他再不敢接触新的角色,也不愿再同学生们分享体验派的切身体会,只能任由时间一点点淡化那场真实得可怕的戏剧冲突在他内心深处留下的阴影。

 

回想着往事,展耀自认已经释怀,然而嘴角的弧度在邮箱附件页面加载完成的那刻骤然凝固。面对导演栏里那个三年前频繁出现在他梦魇里的熟悉名字,展耀做了一个决定——他绝不能让更多的演员遭受这名导演的恶意引导,作品固然重要,但精彩的作品不应当是用演员的灵魂换来的。

 

白羽瞳。展耀定定地注视着剧本封面上既定男主角的姓名。这是个很年轻的男演员,他听人提过两句,非科班出身,误打误撞闯进演艺圈,很是艰难地摸索了两年。展耀想,他的演艺生涯不该由一名被金灿灿奖项遮住双眼的导演挥手中断。三年前没有人来帮助年轻的展耀,但三年后展耀希望有人能拉一把年轻的白羽瞳。

 

“是我,展耀。”沉默良久,展耀轻轻地敲击键盘回复道,“这个本子,我接了。”

 

 

 

  • 没了。

评论(2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