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瞳耀】你好狠(你不像他の二)

  • 突然爆手速。狗血给我力量。

  • 天雷狗血预警。国内同性婚姻合法设定。我承认我玩梗是故意的,但情节是真情实感的

  • 大致包含(但不保证一定包含也不保证仅包含)下列元素:竹马竹马,破镜重圆,黑化预警,先婚后爱,疑似替身,似三非三,车祸失忆,身患重病,家庭阻力……

  • 随时坑,心情不好极端焦虑的时候会捡起来写一点。至于文章专属tag,相信你们已经发现了。




直升机带着他们迅速前往最近的机场集合搭乘飞机,紧赶慢赶能保证十二小时落地香港,全体到位。

 

展耀前一天晚上几乎没怎么睡,左手被拷着难受得很,酒精让他的神经又是兴奋又是疲惫,心里更是因着那只大发醉疯的白老鼠的一通骚操作乱成一团。本以为这混乱的一切能在今天早上画上句点,哪里想到辖区内突发的恶性连环杀人案爆发得如此厉害,重案组全员出动仍然毫无所获,上边不得不强行下令,缩短SCI众人的休假,紧急召回。

 

脑袋一阵一阵地胀痛,空荡荡的残留着酒液气息的胃也开始折腾。展耀婉拒了来自身边赵富的一起斗地主的邀请,临着窗户靠着椅背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会儿。起初他还隐约听见那几个相当能闹腾的活宝在吵吵嚷嚷,勉勉强强动了动挡住半边耳朵,很快那些杂音就小了下去。半梦半醒间,展耀感到身边的位置晃动了两下,他刚微微皱起眉,那动静就消停了。有半条毯子轻轻地罩上来,光线也一点一点暗下去,手边碍事的杆子再也不硌得慌了,他舒舒服服地窝成半个球,睡着了。

 

整个世界重新明亮起来的时候展耀醒了。他侧过头,发现赵富不晓得跑哪儿去了,身边的位置上坐着的是那个他曾经最熟悉的家伙。对方挪得老远,整个身子几乎只占了三分之一张椅子,展耀真是惊奇他竟然这样都能不动如山,坐得笔直地闭目养神。

 

展耀坐正了,左右动动脖子伸个懒腰,突然意识到身上的这条毛毯、被放下的挡光板,挪开的座椅扶手都是谁做的好事。他犹豫了一下,把身上的毯子拿下来抖了抖,轻轻地要给边上的人盖上一角。

 

“醒了?”白羽瞳突然睁开了眼,正巧看见展耀的动作,像是想起了什么,怔了怔,又笑了,“应该快降落了,遮光板都被空乘打开了。他们四个打了会儿牌又聊了会儿天,后来也都累了,刚好调调时差养养精神,这会儿应该还睡着呢。”

 

展耀握着那一角毯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终没好气地揉成一团丢过去:“白sir原本不坐这儿吧?”

 

他语气冲,音量却放低了。白羽瞳相当配合地凑近了,压着嗓子说:“拉斯维加斯飞香港的班次并不频繁。”

 

“……嗯?”

 

“这架飞机是我姐的。”

 

展耀磨着牙根去瞪白羽瞳,后者笑得张扬又带着点恶劣,他看得一时间几乎愣在那里。白羽瞳见他神色淡漠,便也一点点收敛了表情,问:“怎么了猫?”

 

“白sir,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不至于这么亲密。”展耀彻底冷了脸,一个字一个字硬邦邦地往外蹦,“过去的一切早就该翻篇了,不是吗?”

 

白羽瞳脸色大变:“猫,我以为过去的事情应当让它们过去。”

 

“对,包括过去的关系。”展耀不为所动,“请尊重些,不要那么称呼我。”

 

“你!”

 

他们这一闹腾,前排四个半躺着的都醒了过来,毕竟都是警察中的精英。马韩问:“白sir,展博士,有什么事吗?”狙击手目光如炬,疑惑地看着后边那两位看起来气氛又不太对的上司。

 

“……没什么,”白羽瞳压住心头蹭蹭窜上来的火苗,不怒反笑,“我只是希望展博士能够认清楚现在我和他之间的关系而已。”

 

同事们大概都以为白羽瞳指的是上下级关系,然而展耀却明白,此刻这家伙放在兜里的手一定攥着那只闪闪亮的银戒指,只要他接着开口怼人,白羽瞳真能干出亮明婚姻关系的事儿来。

 

“白羽瞳,你可千万别那样笑。”展耀垂下眼睛,轻声冷笑,“你笑起来,就不像他了。”




  • 我真滴很忧愁。我发现很多小可爱get不到狗血梗了。

  • 是的替身情节上线了。

评论(43)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