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瞳耀】你好狠(久别重逢の一)

  • 天雷狗血预警。国内同性婚姻合法设定。我承认我玩梗是故意的,但情节是真情实感的

  • 大致包含(但不保证一定包含也不保证仅包含)下列元素:竹马竹马,破镜重圆,黑化预警,先婚后爱,疑似替身,似三非三,车祸失忆,身患重病,家庭阻力……

  • 随时坑,心情不好极端焦虑的时候会捡起来写一点。至于文章专属tag,相信你们已经发现了。




<一>

 

展耀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在机场大步行走。五年,整整五年,他原以为大洋彼岸十二小时时差的国度已成为他的习惯,然而等重新呼吸到这片天空下的熟悉气息,他才知道,这里的一切都已经融入骨血。因为脚下的土地是他的故乡,有他的亲人,朋友,还有他……

 

末梢上挑而常常显得带点柔美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冷冽,展耀无声地勾起嘴角。伤痛?背叛?毁诺?屈辱?他如今的归来,可并不意味着遗忘和放下。

 

白羽瞳,我回来了。

 

过去的一切,我要你百倍偿还。

 

 

 

<二>

 

“白sir,喝,来来来!等会儿咱们去赌两把?拉斯维加斯诶!赌城!”

 

“可不是嘛,澳门那比起来,小玩意儿——好不容易上边批我们出国——好不容易!我们不醉不归!白sir,喝!”

 

“对对对,白sir你也别想逃,我们共事多久了,啊?算不算兄弟!你姐今晚把公孙拐跑了,你说,你是不是要把公孙那份也喝了?”

 

彩灯闪烁,灯红酒绿,电子音乐炸响强劲的鼓点节拍,KTV包厢里这桌醉醺醺的人早把什么上下级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压着他们平时绝不敢造次的白羽瞳白队长灌了不少酒。赵富这回带了齐乐一块儿来,他盯着拿着话筒魅力飞扬的女友,浑身上下所有细胞都雀跃得一蹦三尺高,这一上头,竟连一直坐在角落里的展耀也没放过:“展博士,这次多亏你!上个月包局说要调个心理学专家过来sci,我们谁——都不服气,本来还想给你个下马威……”

 

难得清醒万分的蒋翎立刻插话:“我没有啊!我一向佩服学心理学的!哎呀展博士,这几次案件你真是功不可没,是不是在美国进修真的很有帮助啊?我以前大学最听不进心理学,感觉没用,可你一开口,说什么我都要信了!”

 

“可不是嘛,每次白sir的配合也真是绝了,你这边刚说通,他就猛虎下山扑过去啦!”马韩拍着大腿把白驰挤过去一点儿,“小白,你跟你哥有这么默契吗?”

 

“没没没、没有。”

 

“那是白队长本来就厉害,是不是?”展耀接过王韶递过来的啤酒,嫌弃地皱皱眉,还是一口闷下去大半杯。

 

“酒量差就少喝点。”白羽瞳突然没头没尾地开口说了一句话。

 

“哦?那白队长酒量好,就多喝点喽?”

 

展耀眉毛一挑,动作潇洒地把边上几瓶花花绿绿的酒全开了,大杯子小杯子斟满了一溜儿,再把小个儿的杯子往大个儿的里一丢一推,原本度数就不算极低的洋酒混在一起,颜色好看极了,但越是鲜艳的色彩越透着危险——这样一杯混酒下去,能比分开喝上头得多。他把其中一杯端起来,也不管溢出来的酒水沾湿了自己的袖口,起身走了几步,往白羽瞳面前站定了,递过去。

 

白羽瞳原本就坐在角落里,外套丢在旁边,平时扣得整整齐齐的衬衫扣子最上头开了两颗,但整个人还是维持着往日里沉稳的气场,若非这会儿一个个玩high了,他也不至于被灌了两口酒。他两只手肘撑在腿上,十指指尖相抵,正垂头思考着什么,一双发亮的皮鞋尖就踏入他的视界了。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他就猜到了来人是谁,然而他仍然把目光一点点上移,裸露的脚踝,包裹住长腿的裤子,靛蓝色的长风衣下罩着副瘦削的身板儿,然后他终于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展耀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嘴唇动了两下,可包厢里太吵了,白羽瞳什么也没听见。

 

但这并不意味着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不明白展耀是什么意思。小台子上抱着电吉他的齐乐也停止了歌唱,周遭一群人的目光聚集到这个小小的角落。展耀径自站在那里,他人瘦,又高,虽然平时看着书生气十足,气势却是半分不弱的。马韩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到这两位上司配合默契是多么不合时宜——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白羽瞳与展耀的生疏不和是sci全员有目共睹的。他们的想法和行动力似乎是天生合拍无比,但他们两个人又似乎是天生两看生厌;有时候展耀明明带着笑和大家聊着什么,白羽瞳一进来他就换上了面无表情的冷峻脸色;还有时候白羽瞳好容易松了口风让他们偷个小懒,展耀一出现他就能立刻切换到满分严厉的地狱模式。

 

然而也许是昏暗包厢里闪烁的彩灯使然,又或者是新切换的抒情歌曲伴奏过分靡靡,他们竟然看见展耀捧着手上那杯鲜艳漂亮的混酒,对白羽瞳歪头笑了笑。白羽瞳沉默地抬头看着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白长官不喝,那还是我自己来吧。”不再是电音摇滚作为背景音,展耀的声音也分明起来。他扬手仰脖就把那杯酒往自己喉咙里倒,大概是动作过猛,酒又倒得太满,有酒液顺着弧度漂亮的唇缝落下来,沿着下巴到喉结又一路滚进衣领深处不见踪影。下一刻SCI公认武力值最高的白警官就从沙发上窜起来夺过了酒杯,并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杯中剩下的大半喝得一干二净。

 

展耀有些被烈酒呛着了,声音喑哑:“我以为白sir洁癖厉害得很呢。要是想喝,我倒了挺多,白sir大可以取一杯新的。”他这么说着,不紧不慢地走到自己先前的位置上坐下来,优雅地翘起二郎腿,重新拿起满满的一杯,然而当他刚抿了半口,手中一空,白羽瞳又把杯子夺去,喝空了。半明半暗的灯光下展耀的一双眼睛瞪圆了,他手上的动作快起来,大口地灌酒,但每次都喝不上两口就被人半道截去。白羽瞳眼睛发亮,坚定地望着那双圆眼,几乎是用夺枪缴械的速度抢着面前人的酒杯。

 

在场的再没人敢吱声,谁也看不懂两位长官在这儿较的是什么劲。赵虎挽着齐乐溜了,马韩和蒋翎决定去疯狂shopping一顿,王韶拉着白驰往赌场跑,转瞬间包厢里就空下来,只剩两个互相对瞪的狂饮的年轻男人。喉头吞咽液体的闷声,玻璃杯撞击桌面的脆响,节奏愈发快起来,像战场上的鼓点,敲得白羽瞳和展耀耳边隆隆作响。不多时,这一桌子全扫空了,鼓点声停,耳畔的呼啸却依然汹涌。展耀头晕眼花,先前的闲适优雅统统荡然无存,咬牙切齿道:

 

“白羽瞳,你永远是这样……过去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我已经装作和你素不相识,你还来招惹我!”

 

白羽瞳酒量很好,奈何今晚实在喝得又多又猛,整个世界也都是旋转的。他只能勉强维持着一点清醒回答:“你喝太多对胃不好——是你来的警局的,也是你来的SCI……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对你视而不见。”

 

“但我没想再跟你扯上半点关系!既然当初你说了退婚,我展耀也不是什么纠缠不清的人。”

 

这句斩钉截铁划清界限的话像是个触发器,让白羽瞳浑身上下都兴奋起来。他一向是个行动派,酒精让他的血液沸腾了,大脑运转速度显著下降。他只记得自己仿佛拽住了对方细瘦的手腕就奔跑起来,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有人在询问他的故事,有人在大喊大叫,有人在欢呼鼓掌。

 

记忆混乱不堪,白羽瞳只记得他好像从兜里掏出卡片,换来一点闪亮的星光;又好像望见一望无垠的他最喜爱的纯粹洁白……有神圣的音乐响彻天地,一切都如梦境光怪陆离,唯有指尖触及的那块微凉皮肤是那样的真实。

 

陷入沉睡前,他听见有人说——

 

“白羽瞳,你好狠。”

 

 

 

<三>

 

白羽瞳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睁眼才发现已经天光大亮。他一向警觉,觉浅,今天难得醒得不甘不愿,宿醉让神经迟钝了两个八拍,等他接了电话听完蒋翎传达的立刻整队回国的命令,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处。

 

这里显然是某家酒店豪华套间,周遭布置得细心周到又漂亮,作为白家的少爷,白羽瞳当然不是第一回见,但凡出门在外他一向不委屈自己。

 

但这场面他真没见过。白羽瞳猛地扭头,看见身边躺着另一个人。对方的风衣早不知被丢到哪里去了,领带被拽得歪斜,最上边的扣子崩开两颗,最重要的是白羽瞳的右手和这人的左手被一副手铐紧紧束缚在了一块儿。白羽瞳木然地抬了抬手,手铐“当啷”一响,身边的人骤然掀开眼皮,露出那双布满了红血丝的圆眼睛。

 

“展耀,我……”

 

“白警官既然酒量欠佳,就不要在外瞎逞能,”展耀的声音仍有些沙哑,他嘲讽又刻薄地说,“玩够了吗?”

 

白羽瞳手忙脚乱地从兜里摸出钥匙,解开了手铐。展耀坐起来揉着发红的手腕:“行了,赶紧起来再去一趟,刚好八点人家上班了,去晚了还要排队。”

 

“什、什么?”

 

“白长官不会真喝断片儿了吧?昨天晚上拽着我一路狂奔我到现在可都还是腰酸背痛,您倒是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展耀停了手上的动作,狐疑地上上下下打量着白羽瞳,“你忘了昨天晚上你都拉着我做了些什么?”

 

某一个瞬间有不少黄色废料涌入了白羽瞳的大脑,但下一刻他就被展耀手指上闪烁的银色指环惊得瞳孔一缩。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无名指,那里有一枚一模一样的印记。买戒指,结婚登记,礼堂宣誓,群众祝福……昨夜的场景一幕幕闪现,他猛地跳下床,冲到外间,在凌乱的桌上一通翻找,最终抖着手拿起两张薄薄的婚姻证书。白羽瞳转身,就看见展耀从卧室的门里转出来,后者有条不紊地打理着的衣着,对着自己挑了挑眉:“快点儿啊,Las Vegas可不光结婚的多,离婚的也多,赶紧把这档子事儿了了。”

 

“不、不是,可是……”

 

展耀的眸光一下子锐利起来:“白长官,昨天是你我喝多了,醉酒乱事。今天一觉醒来咱们也该把关系捋捋清楚:我们两个就是普通同事,最多有那么一丁点已经过去的往事,再没有什么——也不应该有什么更亲密的关系……什么动静?”

 

窗外风声猎猎,有奇怪的轰鸣声靠近。展耀靠近了窗户抬头看天,隐约瞧见有一朵阴影落在了这栋楼的楼顶。

 

“我们恐怕没时间去办理那个什么离……离婚手续,”向来行事利落雷厉风行的白长官难得地结巴了,“蒋翎电话,包sir命令,紧急任务立刻回国——直升机已经到了。”

 

片刻后,展耀阴着一张脸,后头跟着拎着两个巨大行李箱的白羽瞳,两个人一齐登上了直升飞机。

 

——当然,他们的兜里都还各自揣着已经摘下来的戒指,以及一张要命的证书。




  • 本章你读出了哪些狗血梗?欢迎在评论里交流。

  • 感谢此前热心小伙伴以及咸鱼群提供的狗血素材。

评论(32)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