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看简介&置顶,拒绝催更。】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不接受转载和开放转载的整理博】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你要是误解我,我就怼你。

【明星大侦探】【白&朱纯友情rpf/双北】明星兄弟情(七/END)

  • 久等了,谢谢大家。完结。前文请见tag明星兄弟情

  • 梗自微博已获授权(cr.秋风清水_)。

  • 双北CP/白朱龙宇无差rpf又名rpb√【根据评论提醒更改说法为RPF=Real Person Friendship

  • 请勿上升真人,一切是我瞎编。

  • 简言之大概是个白宇老师和朱一龙老师一起上了明星大侦探并且杨蓉老师也在场的故事_(:зゝ∠)_

  • 凶手,你猜对了吗?




在来参与这个节目之前,朱一龙考虑过自己的综艺感问题。他其实反应并不算慢,只是下意识地把事情在心里细细思索清楚了才一点一点往外吐,有时就会给人一种反射弧很长、接不上话的感觉。《明星大侦探》倒是很好地弱化了这一点,人物本身自带的设定和剧情能够让他用演戏来填补思考的空白,而作为相当典型的浸入式演技派,他也能够更好地带入角色思考案情。

 

然而同样地,随之而来的也有弊端——比如此时,朱一龙就只能独自站在投票室里一脸茫然。二轮搜证和讨论得出的新线索简直推翻了他之前所有的波澜不惊,以至于他对整个人物的构想和设定都崩塌得不成样子了。毕竟,从毒药来源来看,有条件下手的只有何丞相和宇皇子,但鉴于前者明确地知晓龙将军和甄香太子的身世,看起来似乎全无作案动机……

 

一定漏了什么。朱一龙心想。可是在刚刚进行的个人三分钟搜证环节他一无所获,如今只能依据现有的线索硬推。福尔摩斯说,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便看起来再不可思议那也是真相……

 

“咔哒”两声,象征票数的手铐一开一合,确定了它的归宿。

 

第二个进来投票的是白宇。他的目标就明确得多,直接站在了写着“何丞相”的投票箱前。沉默良久,他上前两步选定了结果。工作人员示意他对着摄像机多说几句自己的推理过程,一向话不算少的他难得地犹疑了,最终摇摇头婉拒。

 

杨蓉和魏大勋倒是常规操作,相当配合地在一排投票箱前走来走去,一边念念有词陈述着自己的推理过程,煞有其事地排除了几个又纠结着几个,最终投出自己那一票。

 

直到六个人重新聚齐了回到场景间的镜头前,朱一龙和白宇仍然各自皱着眉若有所思。具有票选象征的大铁笼已经搬到了旁边,一会儿得票最多的嫌疑人将会被“关入大牢”。撒贝宁搓搓手哼起了奇奇怪怪的调调:

 

“有一种——”

 

“不祥滴预——鱼鱼感!”何炅杨蓉魏大勋无缝衔接上后半句,两位节目新人一头雾水地干瞪眼。

 

“我觉得我这次肯定猜对!”撒贝宁夸张地嘿嘿笑着,“我肯定猜中了!金条拿来!”

 

何炅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那可不见得。”

 

“难道是你吗,凶手!”杨蓉笑着大叫,魏大勋怀疑的目光扫过来又扫过去。

 

“诶,龙哥,”沉默了很久的白宇突然开口,“你投的谁?”

 

朱一龙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呢?”

 

节目组拍足了素材,执行导演手一挥,负责画外音的工作人员清清嗓子开口了:“下面宣布投票结果——”

 

六名嘉宾安静下来,凝神细听。

 

“获得零票的玩家有……”撒贝宁往前跳了两步煞有其事地对着镜头挥手,下一刻就听音响里传来声音,“——龙将军,以及,何丞相!”

 

何炅把跳脚的撒贝宁往回一拽,拱手行了个文臣礼。朱一龙有样学样,也上前做了个潇洒的武将行礼动作。杨蓉整个人蹦起来:“Why?怎么回事!有人投我?谁投的我!”

 

撒贝宁跟着她蹦:“Why?怎么回事!有人投我?谁投的我!”

 

“我投的,”魏大勋直言不讳,“我第一轮投的宁皇帝。”

 

紧接着画外音再度响起:“下面公布获得一票的玩家……宁皇帝!”

 

“你这个不孝子!居然投寡人!你这是欺君,欺君!”

 

“第一轮的时候你听着实在太可疑了……”

 

“老白,他俩比你在剧组还闹腾。”朱一龙忍不住偷偷笑着吐槽起来,结果等了几秒没人接话,顿时有些惊讶,“……老白?”

 

白宇这才晃过神来:“啊?哦。我在想,我们六个人,侦探一人双票,现在定了一票,还有六票,大家都是怎么……票数最后怎么分?”

 

“还能怎么分呀!我二你四,我就知道是你,凶手!”杨蓉的嘴快噘到天上去了,委屈得不得了,“你们怎么还有人投我——到底谁投的我呀!我连毒药都没有!”

 

魏大勋说:“就是啊,她连毒药都没有……”

 

“宇皇子和蓉夫人,平票。”画外音恰到好处地响起,“由投了第三人票的侦探做最终选择。”

 

魏大勋的附和哽在了喉咙口。白宇和杨蓉都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四下看着,这个结果着实有点出人意料。

 

“你们干什么啊——这不是很明显了吗?何丞相和宇皇子有毒药,但是何丞相没有动机,那排除一下就剩下他了呀!”魏大勋又懵又急地走来走去,“我第一轮投错了,第二轮就投宇皇子啦。现在又是我投,那我就直接……”

 

“等等!侦探,再想想!”朱一龙匆忙打断了他,“侦探,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有三个人都投了蓉?”

 

“这还不简单吗?宇皇子投了她,你作为他的好兄弟也投了她,那……还有一票谁投的?”

 

“但是我没……”

 

“我投的。”“是我投的。”何炅与撒贝宁再度异口同声,他们惊讶又了然地望了对方一眼,笑了起来。与此同时白宇和朱一龙也交换了个眼神,里边的情绪复杂得多了。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

 

何炅迈入投票室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不是凶手。”

 

撒贝宁投票前陈述时一张口就说:“不可能是何丞相。”

 

何炅说:“原因很简单,我没有动机杀害甄香太子。二十三年前我既然要努力保下兄弟的一条血脉,就不必拖到二十三年后再动手;宁皇帝同理。”

 

撒贝宁说:“我并不认为何丞相有杀人动机,在这次的案件中我始终不怀疑他,因为我很清楚,亲历过当年闹宁宫变的,绝不会愿意让那张高高在上的椅子再多沾染一分一毫的鲜血。”

 

何炅说:“龙将军也可以排除,他的逻辑能自圆其说,而且他没有毒药——至少按他所说,他的毒药前两天丢了,宇皇子肯定了这个说法。”

 

撒贝宁说:“只有凶手能够说谎,所以当有两个人的言辞能相互印证,其真实性必然确凿无误。龙将军不可能下毒。”

 

何炅说:“那么……”

 

撒贝宁说:“……就只剩下宇皇子和蓉夫人了。”

 

彼时摄制组的几个实习新人都惊呆了,毕竟两位固定MC的投票是完全分开、各自独立的,但何炅跟撒贝宁的推理过程却惊人的一致。

 

摄制组的前辈感慨:“所以每次后期组都很快乐——两位老师给的素材特别好剪。”

 

但那都是后话了。铁笼边上仍然有四个懵懂的玩家高高竖起耳朵听后续推理。

 

撒贝宁又一次把手腕抬起来摆了摆,那个挂着蜜蜡珠子的红绳手链微微晃动着:“小白,你的毒药是哪里来的?其实是一样的道理。”

 

白宇尚且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茫然,朱一龙脑内突然灵光一闪,他转头去看何炅,果然后者正含着笑看他。

 

“嘘——”何炅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现在请勋皇子投出他至关重要的一票,两位嫌疑人还可以做最后的拉票,不对,‘推票’陈述。”

 

杨蓉不愧是经验丰富的演员,事到如今面上半分慌张也没有,全然是着急和不解:“大勋,我觉得你的思路很对呀,谁有毒药谁就是凶手,这不早就明摆着了吗。我真不明白他们双北突然改票是怎么回事……诶,你可想清楚了啊,撒老师投我了啊,撒老师,狗头侦探,明灯,懂?”

 

撒贝宁张牙舞爪地作势要扑上去讨公道,又被何炅拽住了。

 

白宇沉思了片刻,说:“反正我那边的毒药真没动过。何老师床下那两瓶拿出来的时候我特地叫了大家一块儿看,有一瓶上边沾满了灰尘,还有一瓶留下了指印,明显是动过的。我承认,我二轮投票前观察了大家,发现何老师跟撒老师有投蓉妹的倾向,为了自保选择跟票——但我确实没有杀人。”

 

魏大勋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可怜的小脑瓜闷得发痛,最后一咬牙一跺脚牵起了杨蓉的手,在她的哀嚎中把她推进了铁笼:“我是信何老师!何老师你不是明灯的,对吧?”

 

结果很快公布,真凶果然是蓉夫人,众人挑战成功。

 

何炅两步闪开扑过来拜大神的魏大勋,大笑:“哈哈哈哈,你还没弄明白啊?”

 

撒贝宁一边陶醉地抚摸着战利品金条一边努嘴:“得了吧,这大傻子你还指望啥?我看小朱和小白都是明白人儿,说说看?”

 

“因为你们之间的关系……表现得不一般。”朱一龙知道这是给他们俩提供镜头呢,斟字酌句慢吞吞地说道,“所以关于毒药,我们都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人物关系。”

 

白宇也反应了过来:“我的毒药是从龙哥那里得到的,那么自然也……”

 

“对啦!我没看错人,”撒贝宁得意坏了,“何丞相跟蓉夫人是夫妻关系,所以事实上何丞相的卧室就相当于‘何丞相与蓉夫人的卧室’,你们恐怕都被语焉不详的节目设置误导了。”

 

“还带这样玩儿的啊?”魏大勋呆滞了。

 

何炅揉了一把他的大脑袋:“是呀。一开始连我也想不明白,直到最后个人搜证的三分钟里,我重新去看了一下之前拍的我床下毒药瓶的那两张照片,被动过的那一瓶瓶底上有一点红色的印子,我比对了一下,和蓉夫人的甲油颜色一样。”

 

白宇凑到笼子边上翻来覆去地看杨蓉今天深红色的指甲,大叹节目组实在鸡贼。

 

杨蓉三言两语交代清楚了前因后果:“今天我邀甄香太子来,其实是因为,他知道了他自己的身世。如果你们把死者的发髻解开,应该能找到一张密信纸条,是太子的下属收集的情报。”

 

撒贝宁蹲下去弄硅胶假人头上的那顶假发,果然从卸下来的发冠内部找到了一个纸卷,上边写着“殿下实乃丞相夫妇亲子”几个字。

 

“他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就告诉我,他不想做皇帝了。”杨蓉道,“他说,他早知自己才德不足,庸碌无为,恐怕难当大任,若非生来冠以太子之衔,绝不愿坐在今天的位置上。那时我——蓉夫人,对自己血脉相连的亲生儿子感到无比失望,他竟然违背了她复仇的本意,要独自逃离了。”

 

何炅长叹一声:“甄香太子也是个好孩子。”

 

“是的,他也许不是个好储君,但他是个好孩子。只可惜,他没有一个好母亲。”杨蓉苦笑道,“我今天邀他前来,其实就是逼迫他做出决断。我告诉了他我背负的所有一切,然后对他说,如果他决心继续做他的太子,未来登上皇位助她心头解恨,那么蓉夫人将永远尊他一声‘殿下’;可如果他心软了,想要回来做生父生母疼爱的富家子弟,就接过我递给他的一块糕点,尝一口,唤我一声‘母亲’。”

 

朱一龙面色凝重:“你骗了他。”

 

“对,我骗了他。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当他了解前尘往事却放弃与我同谋时,我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红芙蓉上的毒我早已事先涂抹好,只要甄香太子选择吃下那块糕点,就必死无疑。”

 

白宇仍有不解:“你怎么能保证他一定碰过那朵花?”

 

“很简单,我喜欢芙蓉花,这很多人都知道。他既然希望重新认蓉夫人为母亲,又怎么会拒绝她一个小小的、让他帮忙摘下一朵红芙蓉的请求呢?”杨蓉长出一口气,“说实话,作为玩家我很郁闷被你们抓住,但又很庆幸你们投中了‘蓉夫人’。我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不论对龙将军还是对甄香太子,她都不配‘母亲’这个称谓。”

 

一期节目的录制从头到尾掐下来竟然超过了十个钟头。杨蓉和魏大勋有事先行一步,何炅一问剩下的几个都还空闲,干脆攒了个小聚餐,拐道儿就领着人上自家老爹的龙虾店里去了。白宇和朱一龙两个还犹自尴尬着,那厢撒贝宁已经轻车熟路穿进穿出里外里跑了好几个回合,又是催菜又是打招呼,那熟稔劲儿惊得他俩满脸愕然。

 

“甭管他,来得多了,真当自个儿家了。”何炅正剥着一只鲜红透亮的小龙虾,说出来的话埋怨是埋怨,可半分拦人的意思也没有,“赶紧趁热吃,凉了不好入口了。”

 

白宇谢了一声就要伸筷子去夹,朱一龙张了张口想拦着,结果什么也没说出来。倒是撒贝宁又捧着一碟子小龙虾进来了:“小白,你何老师说你胃不好,我让后厨做了份不太辣的。大冷的天也别喝冰的,一会儿热饮就上来了。”

 

中国人的各种传统文化似乎总少不了和吃挂钩,同样地,在饭桌上好像也能更好更快地拉近距离、敞开话匣。他们定的包间,足足够大,四个人倒是挤在一块儿坐,空气里隐约藏着的一点尴尬很快消弭了。散场的时候何炅弯着眼睛扯着撒贝宁一道儿走了,剩下朱一龙和白宇两个在包间里等各自的助理开车来接。

 

“老白,我……”

 

“那个龙哥……”

 

他们目光一汇,一齐笑起来。

 

白宇说:“龙哥,今天节目结束后你就,怎么说,我觉得情绪有点不太对?”

 

朱一龙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讲。我觉得有点抱歉,今天投票的时候……我本来觉得不对,但是用了排除法发现,只能选你。”

 

“嗨,我刚知道你投我的时候也挺郁闷的,不过后来一想,综艺游戏而已嘛。龙哥你别太在意。”

 

朱一龙笑了笑,自己也有些困惑:“其实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我总觉得有点辜负‘信任’。”

 

信任?白宇摸了摸胡子,略有所得:“龙哥,你觉得是谁辜负了谁的信任?”

 

“是我和你……不对,”朱一龙恍然,“我是觉得,‘龙将军’辜负了‘宇皇子’的信任。作为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至交密友、生死兄弟,不该投出那一票。”

 

“确实。他们能够为了对方的利益而不惜一切代价,还真是感天动地兄弟情。”

 

“兄弟情”三个字一出来,他俩都愣了愣,随即爆发出一阵狂笑。在之前合作的那部网剧中,白宇和朱一龙饰演的两个角色分明就是相互爱慕,但为了过审,不论是剧本台词、宣发通稿或者是观众粉丝,都众口一致地盖章为“兄弟情”——这个词几乎已经被灌输了全新的定义了。

 

“龙哥,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宁皇帝跟何丞相、宇皇子跟龙将军,他们都不是亲兄弟,但情谊是真的。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

 

“我也是。”

 

“嗨呀,我挺想知道结局的,希望这期节目快点播出,看成品一定很有意思。”

 

“我也是。”

 

“诶龙哥,你有没有这么觉得,就那什么,”白宇挠了挠后脑勺,压低声音凑过来,“何老师跟撒老师……挺‘兄弟情’的?”

 

朱一龙也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和友人分享自己的看法:“……我也是。”

 

夜深了,人散了,一场综艺通告完美落幕,而两名演员的演艺生涯还在继续。一个月后节目正式播出,他们收到了魏大勋的微信——

 

“为什么是这个结局啊?宁皇帝年迈退位,何丞相安享晚年,宇皇子治理封底,龙将军镇守边疆……那我呢?为什么我看了好几遍也没找到我的结局?就这么把我抛弃了?就因为我没有个好兄弟?”

 

收到这条微信的另外五个人爆笑如雷:“勋皇子,你还不明白吗?这么一算,甄家的年轻人就剩你一个——你呀,当皇帝啦!”




  • 这个故事到此为止了。这一章我写了很久,都不太满意,因为不知如何落下句点。终于在深夜写完了它。

  • 其实有点惭愧,算起来2W8的一篇文章,不算太长,拖了一个半月才堪堪完成。其中逻辑细节bug一定很多,感谢大家的等待和包容了。

  • 再次提醒我可爱的读者们:《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即将开始录制,播出也临近了,但从未有官方消息称白老师和朱老师将受邀参加,此前所有营销号内容皆不作数,切勿急躁、画饼、碰瓷,自娱自乐就挺好。

  •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喜欢。单纯因为这个故事关注我的可以say goodbye啦,我们其他文/坑再见。

评论(30)

热度(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