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染_

【头像不是哈利波特↓】
挖坑努力填,不填也是缘。

挂人。

呵。

上周还是搞创女孩的我,今天已经不关心哪十一人出道了。

反正我们镇魂女孩出道了👌。

我不允许有比我更沙雕的文手存在在镇魂tag里。

如果有,我就再沙雕一点。

【搞双北的朋友们你们要相信我的策略,我先用镇魂把新的小伙伴勾引住,然后再酱酱酿酿……懂了吗👌(就是不要催我更新的意思催了也没用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巍澜】当小说阿澜遇见剧版沈巍时他们都在搞什么猫咪<二>

  • 【复习休息期间随手搞的东东√】

  • 极度沙雕预警。

  • 我不晓得有没有人写过……最近期末没空刷tag(´ . .̫ . `)如果有看到过类似的ball ball小可爱们告诉我我就不碰瓷了……

  • 这就是个沙雕段子hhhh大概是小说版死给撮合帮助剧版好兄弟的故事√

  • 是坑,更新不定。【期末不开心的时候摸一摸√

  • 文章tag:谁能比我更沙雕




1.

 

说服沈巍相信自己的离奇经历来龙去脉好像比想象中容易很多。

 

——这么想着的阿澜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自己吐出“昆仑”“鬼王”等字眼时对面傻站着的人眼里有多少波涛汹涌。

 

巍巍没有巍巍不知道巍巍根本没有把这些告诉我的好兄弟!天,另一个世界的好兄弟居然已经什么都了解了吗?

 

厉害!

 

对阿澜的来历,沈巍已经没有太多怀疑,所有的戒备都在这张熟悉的脸孔与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灵魂前被抛却脑后了。然而他还是有那么几个疑问,不吐不快:

 

“赵……嗯,阿澜,为了避免……”

 

“你就这么叫我吧,怕乱,我懂,我也乱。还有什么问题?你随意问,我知无不言。”

 

“好的阿澜。我是想问,你刚才摸下巴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是想到什么了吗?如果有难处,请说出来,我尽全力帮忙。”

 

“什么?”阿澜被问得一头雾水,他刚才根本没注意到这些细节,蒙圈地伸手摸了摸下巴,随即惊叫出声,“哎哟我靠!什么情况!”

 

 

 

2.

 

“哎哟我靠!什么情况!”赵云澜嗷地一声嚷出来,把好容易缓过神来的斩魂使又给震了一跳,“我的刺呢?我玫瑰花的刺呢?我的刺!”

 

 

 

3.

 

沈巍几次三番欲言又止,他见识过赵云澜对他那一圈儿胡茬的宝贝程度,但显然面前这个异时空穿梭而来的伙伴对这点嫌弃得很。

 

算了,养两天就回来了。沈巍努力控制住了自己冲上去拦住阿澜拿起剃须刀的冲动,巍然不动。

 

……好吧,他得承认他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好奇。

 

等阿澜剃完胡子从洗手间转出身来,他挑眉勾唇的灿烂一笑,让沈巍眼前隐约一花。

 

好方的下巴。

 

 

 

4.

 

“我们这个肯定是短期的交换,放心。这阵子我会努力配合你,演好原来的那个‘赵云澜’的。”

 

阿澜说这话的时候,趿拉着拖鞋在赵云澜的房间里晃来晃去。太有意思了,这儿的一切都是那么亲切地陌生着。原本该放香烟的小抽屉里塞满了棒棒糖,从前总是空荡荡的袜子格里一双一双塞得又乱又满,胃药离奇地出现在冰箱里,然而边上的那罐牛奶奇妙地也正处在过期的边缘……他几乎能够想象出另一个赵云澜和自己之间所有的异同点了。

 

沈巍见他翻弄冰箱,赶紧打断:“我今天还没收拾冰箱,估计你那又有过期的东西了,别瞎折腾,小心胃。真饿了就到对面去,我给你弄点吃的。”

 

“好嘞,我想吃酸菜鱼……嗯?对面?”

 

阿澜发现自己忽略了他和“赵云澜”之间最大的一个不同点。

 

“怎么了?”沈巍被有着和他好兄弟一模一样的脸——虽然现在少了一点刺但还是相同地很明显——的阿澜同志那紧盯不放的眼神瞧得有些不大自在,“我,我是说错了什么吗?”

 

阿澜依旧死死盯着我们巍屈巴巴的沈教授:“你刚才说……对面?”

 

“嗯。”

 

“哇哦,”阿澜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在脑内算了一遍当初买下这房子花了他多少积蓄,“我家那位也攒了好几千年的钱,怎么就不知道搞点房地产投资呢?败家。”

 

“您家那位是指……?”

 

“当然是我们的斩魂使大人啊!”

 

“哦,那我就放心了。”斩魂使是什么好东西,沈巍定了定神,思索起来。他还从没有听说过这么霸道冷酷绝美无情的好东西。学习了。

 

 

 

5.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另一个世界里,阿澜的斩魂使大人已经濒临崩溃。

 

“我,说,了,请,不,要,叫,我——黑!老!哥!”

 

失去了刺也要照皮不误的小澜孩快乐地笑着:“好的,老黑哥。”

 

 

 

6.

 

前边的其实基本都是玩笑话。当了镇魂令主这么多世,又曾是那样运筹帷幄谋略在胸的昆仑君,阿澜哪里看不出来,这个世界里的沈巍和赵云澜之间的关系和他想象中的发生了巨大偏差。可是当他旁敲侧击了好一会儿,又觉得其中相处的点点滴滴都那样耳熟。

 

“带着小郭办案的时候遇见的?”

 

“对,那孩子差点没摔死。”

 

“大庆对你温驯顺从?”

 

“嗯,第一次见面他也提了这个。”

 

“挡酒?”

 

“我喝醉了,他送我回来的。”

 

“胃痛?”

 

“我遇见了,我送他回来的。”

 

“房间?”

 

“我收拾的。”

 

“那粥?”

 

“他爱喝的。”

 

“等等等等,这些套路怎么这么似曾相识。可奇了怪了,好像你俩和我俩还真不大一样……”阿澜皱着一张脸挠他的后脑勺,“你和赵云澜,到底什么关系啊?”

 

 

 

7.

 

“你和沈巍,到底是什么关系?”

 

面对好容易平静下来的斩魂使的问话,赵云澜不住一怔。

 

他想起很多很多次与沈巍的相谈甚欢,那双眼,那枚唇,那眉宇之间留下的轻轻皱痕,和那个晴朗的下午从特调处百叶窗缝隙里挤进来的阳光温柔又炙热,将那句话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里。

 

“这或许……”赵云澜偏了偏头,不自觉地笑起来,“就是兄弟情吧。”




  • 只有更沙雕,没有最沙雕√

  • 沙雕作者,评论等你。

【巍澜】当小说阿澜遇见剧版沈巍时他们都在搞什么猫咪<一>

  • 【太傻了,不小心删了,重新发一下√】

  • 极度沙雕预警。

  • 我不晓得有没有人写过……最近期末没空刷tag(´ . .̫ . `)如果有看到过类似的ball ball小可爱们告诉我我就不碰瓷了……

  • 这就是个沙雕段子hhhh大概是小说版死给撮合帮助剧版好兄弟的故事√

  • 是坑,更新不定。【期末不开心的时候摸一摸√




1.


“阿澜。”


“小巍。”


两个大男人相视一笑,却不显得腻歪。这句没头没尾的呼唤好像也不是为了什么,就是单纯地想把恋人的昵称放在唇齿之间滚一遍。自从他们俩确认了关系,面上偶尔还能勉强维持一下,私下里早就热乎得不行。在他那位厚颜无耻的恋人的死缠烂打反复要求之下,如今除了某些特别时刻,他们几乎不会再直呼彼此的大名。


斩魂使工作状态中是那样冷漠淡然拒人千里,谁又能想到平时家里的碗都是他洗的呢?当然,也没什么人能想到(或是不敢想)他会有这样温柔的口吻:“阿澜,你先睡会儿。过两天才是七月半,别大日子还没来,先把自己忙倒了。”


“得令!”我们的镇魂令主也确实是身心俱疲了,他可不如家里的另一位,肉体凡胎实在经不得高强度工作的长期摧残。既然恋人已经发话,他也干脆从善如流,翻身往沙发里一窝。


“回房间去睡,别又着凉!”等斩魂使清理完厨房回到客厅,看见的就是恋人四仰八叉仰在沙发上沉沉入睡的一幕。算了。他无奈地笑笑,进屋抱了床薄被出来,轻手轻脚地为对方掖好。


“……晚安。”话随吻落,点在眉间。



2.


听见这轻快随意的敲门声,沈巍就知道,他对门的邻居又来了。门一开,果然,那家伙正没骨头似的倚着门框没心没肺地傻乐着。


“你干什么?”沈巍推推眼镜,转身就要往回走,没成想对方并没像往日一样自动带上门跟过来,而是一把扯住了他的手肘。


赵云澜说:“哎呀……内什么……也没什么,就,大庆昨天又跟我犯什么猫病,今天我那屋子吧,就有点,乱……有点乱,哈哈哈哈哈哈……”


他话没说完就被沈巍往外推。


“……诶您赶我走说说就行别动手啊我可干不过你这普通的绝世高手……”


“你钥匙呢,”沈巍径自走到对面的那扇门前,“开门。”


说实在的,沈巍永远想不明白赵云澜是怎么做到在区区两天之内把他刚收拾过一遍的房间折腾得如幽畜过境的。他无声地叹口气,指尖一捻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边上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赵云澜立刻躬身伸手接过去,还装模作样地一阵拍灰。沈巍瞥了他一眼,他连忙把表情一收,做正经状。


沈巍算是彻底拿他没办法了,把衬衫袖子一截截挽起来:“……好了,你休息去吧。我来收拾就行。”


得了便宜的赵云澜努力压抑住继续卖乖的冲动,迅速点头翻身上床,就怕迟了一步沈巍反悔又揪着他念叨什么注意身体调整作息。等沈巍好容易把这垃圾堆拾掇得干净整洁,这厮早就会周公去了。


“……晚安。”话随笑落,散在风里。



3.


第二天的天气好得不得了。阳光简直灿烂得有点过分,带着粥的香气一个劲儿地往熟睡的人的鼻腔里钻。


“醒了?跟你说了以后别在沙发上睡。快去洗漱,来吃饭。”守了一夜担心恋人着凉的小巍同志如是说。


“醒了?早饭我刚弄好,带一份过来给你,趁热吃点。我先走了,早上第一节还有课。”回去休息了一晚还是对邻居不放心的沈巍教授如是说。


阿澜/赵云澜:???




4.


什么是爱情?爱情就是,一个眼神能够确定。


什么是兄弟?兄弟就是,一个对视互通心意。




5.


沈巍面色沉沉:“你是谁?我想,你应该不是赵处长吧?”


沈巍对面的阿澜眼神迷蒙:“……不是,你也不是我们家小巍巍吧?”




6.


小巍强忍情绪:“阁下何方神圣,请分说清楚!恐怕您并非镇魂令主吧?”


小巍对面的赵云澜一脸懵圈:“……不是,你也不像是黑老哥啊?咋,又来一长得一模一样的?我这好兄弟到底有几个好兄弟啊,嗯?”



7.


沙雕相遇,注定了沙雕故事。

这就是沙雕的开始。




  • 沙雕作者,评论等你。

敲里吗

我写的那个双北/鬼撒

好像就是A穿越到过去拯救B然后B疯了很多年没等到A因为A需要B才能成长为A

我死了

我跪下认错 我是魔鬼

我需要一点东西来镇一镇我的魂。

我没忘记甄艾!!!我们艾快醒过来了!!!
可是我在搞镇魂!还有我的期末考!
镇魂是魔鬼!!!地星人!!!
我们艾会有的!有的!!!!!

【镇魂/巍澜】无题(趁热记脑洞√)

不晓得啥时候写,先记一下,怕忘了。
设定大概是原著大背景,细节随剧版,男主们的脸和性格偏剧版(我的意思是玫瑰花有刺(?
万一大家看到有人这么写了麻烦告诉我一下哈哈哈那我就乖乖吃粮了ο(=•ω<=)ρ⌒☆

想写个故事,经历一切后世界风云突变时光回溯,赵云澜留住了记忆,一步一步万年走来。为了保护沈巍,这一次,他选择了让对方做那个忘掉一切的人。

特调处的同僚们对赵处长都有着奇怪的感觉。所有人都说他高冷,沉默,寡言,但是明明和他们一起相处的时候是那样自然亲切。他们不知道,他们曾经同生共死过那么多次。

龙城大学的教授沈巍无意间被卷入奇怪的意外事件。在这里他遇到一个人,这个人初见的时候眼神中就带着他看不懂的复杂挣扎。

“你好,我是龙城大学的教授,我姓沈,沈巍。您是……”

“我姓赵,特别调查处的,前来查案。”这个男人顿了顿说,“赵云澜,我的名字。”

这一次,握住手就差点忘记放开的人换了一个;这一次,记得万年以来种种是非的人换了一个;这一次,没有什么斩魂使,只剩下负重前来的昆仑君,真正地独行着,独行着。

“……赵处长,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第一次见到你,我好像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兄弟情(?)故事,在沈巍从驳杂的记忆里翻出一些零碎的过往之后,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今天真的好累

复习一阵儿然后想要放松一下

就笑了十五分钟

再复习一下再放松一下

又笑了十五分钟

一点都没有放送

我要笑出腹肌了

好累哦

当我跟别人介绍镇魂的时候我都在说些什么☜